• 第二章(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几个人这便开始拉拉扯扯,那妇人左躲右闪,口中求饶,道:“几位爷,唱也可以。几位爷的席面摆在何处,等小女子梳洗换了衣裳,便带着姊妹前往。”这几个人哪里肯依,嬉笑着上前撕扯那妇人的棉衣,往她身上乱摸。积雪反射着船队辉煌的灯光,照在那妇人脸上,只见她苍白的面颊上怒血上涌,一丝丝铺展,她转了个身,从身后卸下胡琴的包袱,紧紧握在手中,浑身颤抖,似乎强忍着什么。“禽兽!”她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来,冷冰冰却带着慑人的戾气。

          调戏她的几个人都是一怔,退缩了一步,忽觉头顶剧痛,抱头转身一看,那刘家公子刘覃手持船桨喝道:“光天化日,调戏妇女,好大的胆子!”他偷袭得手,在几个流氓头顶各自狠狠揍了一下,将船桨舞得虎虎生风。

          “啪啪啪。”船上刘家兄弟都鼓掌激励,高声叫好。刘覃手忙脚乱间自觉威风凛凛,兴高采烈等着流氓们退去。他彩衣玉带,雪白的靴底,一望便知是官宦人家子弟,又有偌大船队在背后撑腰,放在常人,早弃了那妇人抱头鼠窜而去,而这些流氓却只揉揉脑袋,笑嘻嘻围拢刘覃,道:“小哥儿想英雄救美,也不称称自己斤两。”刘覃一生在大将军庇荫之下锦衣玉食,因家教严厉,也少与人争斗,哪见过这等场面,慌乱间倒退数步,叫道:“且慢!”

          段行洲听见外面吵闹,也站到船舷边,见情形正是大捕头出手制敌的好时机,便叫了声:“小公子,这种事就当由我们公门里的人处置,且待我来收拾他们。”刘覃端着亮相的身段,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概对着流氓们哼了一声,道:“你们不配小爷出手,交给六扇门里的人也罢了。”

          那些流氓听见段行洲叫嚷,竟面呈喜色,点头道:“好啊,我们等着。”

          几个人与刘覃面面相觑,打哈欠的打哈欠,伸懒腰的伸懒腰,也不见有什么大捕头下船,半晌才听骆翊在船上呼道:“覃哥儿,老爷说了,自己惹出的麻烦自己解决吧。外人不得插手。”流氓头子叹了口气,对刘覃道:“原来还是要打你。”

          “等等,容我说两句话。”刘覃倒也面不改色,回头对自家兄弟道“下来帮忙!”

          “帮你挨了流氓拳脚,回来还要挨老爷板子,算了吧。”兄弟们都是摇头“我们助威就是。”

          “救命,要杀人啦。”那妇人见刘覃被困,疾向船队方向跑。刘木上前一把拦住,道:“那些坏小子盯着我家小主人,你逃命就是了,怎么还往我们船上钻?”说着只觉手心里一凉,低头一看却多了柄船桨。

          “你不是外人,打他们。”刘覃施施然拍拍手“我带人给你助威。”

          “嘿嘿。”刘木看着船桨,眼角一阵抽搐“正是小爷锄强扶弱、大显身手的时候,我一介老仆越俎代庖,不好吧…”

          “别客气,我信任你。”刘覃抽身便走。刘木紧随其后,将船桨风车般使开,只道如此那些流氓便不得近身。流氓头儿却一笑,认准船桨的走势,抬起腿来“啪”地将船桨踢断。刘木手拿着一截断棍,脸色顿时煞白。船上的骆翊和段行洲也微微一怔。那些流氓赶上前来,拳脚轮番上阵。刘覃也学过马上步下的外家功夫,四处支挡倒也不致一败涂地,渐渐被那几个流氓逼得向段行洲船边退来。那流氓头儿见近了船,突然舍了刘覃和刘木,拧身一跃,直扑船舷。段行洲大惊,抽出匕首大喝一声:“大胆!”

          寒夜静止的风里“哧”的一声轻响,从容飘落的雪花在那流氓头儿面前忽地纷乱。那流氓头儿脸色一变,足蹬船舷,振臂犹如巨鹏,倒掠而出,身法间没半分匪气,气势凝重,竟像名门大派的路数。“哈哈,怕了吧。”段行洲见对手被自己的气势镇住,惊吓退走,更是得意,跃上跳板就追下船去。刘府的家丁见这些市井流氓胆敢上船滋扰,当然责无旁贷,大呼小叫,就要帮着拿人。

          那流氓头儿一声呼啸,其余三人跳出圈外,跟着他向白下县城方向逃窜。“不要追了。”骆翊高喝,又对段行洲叫道“小段捕头,这些不是普通的流氓,小心他们调虎离山,趁机上船生事。”众家丁如释重负,段行洲不免悻悻。这一阵忙乱过后,刘覃才想起寻那妇人,却已不见人影。

          晚饭时,骆翊寻到段行洲舱中,见他执笔对着白纸冥思苦想,笑道:“小段捕头这是准备做诗么?”

          “哈哈,”段行洲忙起身道“我正打算修书给白下县令,请他务必缉拿这些流氓归案,可惜就是想不起那县令姓氏,着实难办啊。”骆翊道:“不烦小段捕头,大将军那边已修书去了。王师爷弄了条狗来,不如咱们去他那边吃酒。”

          师爷王九贵的屋门一开,便是一阵浓香。段行洲沉醉不已,连骆翊的话也没听真切。王九贵听说段行洲是寒州赫赫有名的捕快,倒先怔了怔“哦,久仰了。”段行洲自然得意自己声名远播,高兴之下多吃了几杯,便口不择言道:“贵府老爷进京,是天大的喜事,怎么王师爷总是愁眉苦脸呢?”王九贵一口酒呛在喉咙里,咳了几声,叹道:“我家眷还在南边,待老爷安置了,方能想法带来,眼看过年了,一人离乡背井,总有些不自在…”“这么说,骆先生的家眷也还在南边?”

          骆翊呵呵大笑“我?老光棍一个,天生残疾,若非有人收留,只怕命也没了,这辈子就不想拖累人了。”三人刚吃了几杯,便有个亲随模样的少年进来请骆翊上大船去。骆翊道:“积雪路滑,行走不便,这里又有狗肉伺候,算了。”那亲随应了一声便走。他们才说了几句话,门外有人大笑道:“老骆,你好大的架子。”骆翊叹了口气:“惊动老爷来了。”

          刘锋竟是带着席面过来的。“一日不和老骆聊天,饭也吃不下。”王九贵忙起身道:“小的不便打扰老爷的酒兴,告退。”骆翊道:“这是你的舱房,怎好意思让你出去?”王九贵只管神色躲闪,执意要走,刘锋道:“不必婆婆妈妈,咱们去老骆的屋里吃酒。”

          酒席挪至骆翊屋里,刘锋埋怨道:“这个王九贵,最近老躲着我。我身边的事你最清楚了,是不是账房里出了什么差错?”又转而对段行洲笑道“你是查案子的人,你若查明他为什么总躲着我,我可有赏。”段行洲拍着胸脯道:“不到京城,我便让大将军知道分晓。”刘锋为人洒脱,这便高兴起来,吃了几杯酒,便问起段行洲在寒州当地破案的故事。

          “从前寒州有个富商,”段行洲搜肠刮肚,找了个隐约还有印象的,说与他们听“名字么,我却记不得了。”他这般丢三落四地说了两段,倒也让刘锋和骆翊啧啧称奇。段行洲见刘锋高兴,故得寸进尺:“大将军给小人讲讲从前在河西一月内连克十五城的故事吧。”刘锋仰起头,皱眉想了想,叹道:“河西…那真是久远了。”

          段行洲支起下吧,扑闪眼睛:“要听,要听。”

          刘锋便讲了一段自己陷入重围,苦战不脱,幸有骆翊带兵来救的故事。

          段行洲讶然道:“骆先生也带兵打仗?”刘锋呵呵大笑:“要不是天生残疾,骆先生到这个岁数,不在大将军府,也当封侯拜相了。”骆翊道:“若不是老爷收留,我现在也不过在书馆里教书罢了。哪儿有报效国家的机会呢?”刘锋摇头:“我这个大将军是因骆先生辅佐才得来的,更不要说那些战死沙场的好朋友了。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如今的太平盛世是多少人肉垫起来的。唉,那些打打杀杀的往事,不提也罢。”他道了一声不早,意兴阑珊地起身,段行洲便也告辞。走到门外,才发现雪已停了,岸上船舷的积雪让灯光照得白生生仿若天子脚下的祥云。

          段行洲虽诗兴大发,却不敢在刘锋面前造次,苦想着诗句慢慢低头往回走。忽听背后一记沉重的风声,随即惊雷般轰的巨响,他一惊之下回头,见骆翊船舱的木板被击出一个大洞,刘锋仰面摔倒在地,船舷上一个蒙面的修长人影正抽回一条黑黝黝的铁链,甩起铁链尽头的铁锤,向刘锋头颅便打。段行洲隔得尚远,不及相救,只道刘锋性命难保,不料船舱中射出一根拐杖“啪”地击中铁锤,那蒙面人身子一震,手腕疾抖,铁锤便倏然蹿回他的掌心。“老爷,快跑!”骆翊掷出拐杖之后。手中已无御敌兵刃,只得在舱门前大叫。刘锋在船舷间如此狭小的地方竟能闪避对手必中一击,已属不易,他身躯高大,只觉束缚,根本无暇一跃而起。蒙面人略略扫了一眼刘锋惊讶的面庞,冷笑一声,正待取刘锋性命,眼角却瞥见一道白光冲自己面颊飞来,忙将手中铁锤掷出。那飞来的暗器竟被铁锤击得粉碎,碎片漫天飞扬,蒙面人唯恐是毒物,闪避之间,又是一道暗器掷来,正中他肩膀。

          “雪球?”蒙面人拂去衣衫上的雪片,不由大怒。

          骆翊却趁机将刘锋一把拖进屋去,大叫道:“有刺客!有刺客!”

          整个船队顿时哗然,到处都是脚步声,然而眼下却只有手持流星锤的刺客和双手紧握雪球的段行洲两人而已。

          “嘿嘿。”段行洲轩眉冷笑,嘴角不住抽搐,拼了命地想挤出些胸有成竹的气概来。那刺客却不言语,慢腾腾从袖中放出铁链。“着打!”段行洲大喝一声,兜头就是一雪球。那刺客只用手一挥,便将雪球打得粉碎,转手抖出铁链,用铁锤劈开舱门。舱内狭小,那刺客料定流星锤不得施展,举臂向后一探,从背负的狭长包裹内锵然抽出一柄细长的利剑,忽闻身后风声,料定又是段行洲的雪球,随便展臂一挡。雪球倒是散开,可手臂却是剧痛,裹在雪球里的匕首当地落在地上。

          “哎呀!”段行洲懊恼万分“怎么偏偏打中的是刀柄?”他顿了顿足,抢身上前,就想拦腰抱住那刺客。那刺客身法轻灵,扭身闪避而去,段行洲也不是吃素的,穷极长臂,堪堪抓到他身后包裹,用力猛扯。那刺客几乎被他勒得窒息,掉转剑身将包裹带子“哧”地刺断。

          此时骆翊一手拄拐,一手持剑,又杀出门来,那刺客见势紧急,翻身跃上舱顶。待段行洲气喘吁吁爬上舱顶向下观望,只见骆翊扶杖已然兜到这边的甲板上,而刺客却人影不见。

          这时家丁仆人各执家伙冲了过来,有几人照着段行洲就将凳子扫把乱丢一气。段行洲好汉不敌四手,挨了几下便滚下舱顶,摔在甲板上。

          “都住手!”骆翊高叫“灯笼!”刘府众人高举灯火向江中打量,只见黑黝黝的江面,哪里有人影在?段行洲爬下舱顶,对骆翊道:“骆先生,只怕照也无用,刚才我可没听见有人落水的声音,这种天气跳到江里,恐怕也游不远。”

          “正是。”骆翊点头道“只怕还在船上…”他想了想,顿足道“若他再去危害老爷的家眷可如何是好?木二爷!”他叫了几声,刘木方从船头方向挤开众人,跑了过来。

          “快带人搜查船只,拨齐人手,保护老太太和太太。”

          “是。”刘木应了,点了几个人,护送刘锋回房,又命船上众人全回自己舱房待命,不得随便走动,这方调拨了人手,一路搜查过去。

          刘木虽然领命,却不胜烦恼,要知二十只大船,船舱无数,船工也有数十,要搜出一个不相干的人来谈何容易,若真的搜不到,只怕老爷还要怪罪自己办事不力。刘木愁眉苦脸搜到段行洲船上,已觉不耐,见段行洲让出舱房,走到船舷边等待搜查,便对手下众人道:“这船上只有大捕头一人,要是刺客藏身在此,大捕头如何不知?小段捕头,你说对不对?”

          他哈腰赔笑,这等前倨后恭,倒让段行洲手足无措,稀里糊涂地笑道:“对,对。”刘木这便带着人风卷残云般地走了。段行洲拍了拍脑袋,一头雾水。

          这番大闹惊动了所有人。搜查过后,不见刺客人影,众人方能走动,不久吧阡、詹柱两位副将也到刘锋舱中问安,众人大赞将军临危不惧,又夸骆翊赤胆忠心,最后对段行洲的机智勇敢也狠很赞美了一番后,便坐在一起揣测那刺客是何许人也。詹柱抢着道:“老爷这些年远离中原,从未在寒州一带结过仇家,真是蹊跷了。大概是见我们船队大,上来偷盗?”

          吧阡摇头:“听骆先生的话,那刺客受阻,还往屋内追杀老爷,定是认准了人,还是刺客无疑。我看是从南疆跟来的苗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