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肃穆的警察局里,进进出出不是一些作奸犯科的歹徒,就是不学无术的卒仔,累得人民保母片刻也不得清闲。

          警员们各司其职,问案的问案、做笔录的做笔录,忙得不可开交。

          奇怪的是,在警察局的一个角落里,少数几名刚结束手边工作正忙里偷闲的警员却围成一团,争相绕着一张办公桌打转。

          “不是我夸口啊,告诉你们,要是头儿肯派我出马,别说是小偷、强盗了,就算是十大枪击要犯,我也能轻而易举的手到挽来。”嚣张的夸口从人群中央传出。

          臭屁的言辞并没有引来围观警员的挞伐与嘲弄,相反的--

          “小吾啊,老听你在吹嘘,到底什么时候才要大展身手让我们瞧瞧?”

          “想出马,等你摆平头儿那关再说吧!”

          “小吾想要摆平头儿我看是难上加难咧”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争相闹着说笑。

          论自信,人称小吾的安胜吾是多到整个肚皮都要给胀破了;论智商,号称iq一百八的小吾更是傲视群雄;论身手,路拳道。空手道、柔道是无一不通。

          这样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要真能投身警界,不单是人民的福气,就连警察在执行警务时也会如虎添翼。

          奈何安胜吾天不怕、地不怕,独独就是被众人口中的头儿给吃得死死的。

          聪颖过人的才智、略带自我膨胀的臭屁,时而纯真时而老成,说出来的言语常叫人哭笑不得,甚至捧腹大笑,安胜吾可说是警察局里公认的开心果。

          问题是,虽说是开心果,却也不见得每个人都懂得鉴赏。

          像是众人口中的头儿--警察局长就笑不出来,还常常为此气得七孔冒烟。

          所以,任凭安胜吾再有本事,只要一遇上警察局长,仍是那句老话--没辙!

          安胜吾两颊发窘地泛起红操。

          换成平常,要她发窘是万万不可能,偏偏繁察局长就像是她的罩门,每攻必胜可说是狂妄自大的她唯一的弱点。

          “话不能这么说呀,我可是因为敬老尊贤,不想仲逆老人家,才还时收敛自己的脾性退让。”

          死在面子也是安胜吾的众多“优点”之一。

          “小吾,你这话就说得谦虚了。谁不知道整个局里就只有你能让局长失控。”

          要是这样也算敬老尊贤,全天下的长者怕不有一半全给她气死了。

          “局长在咱们局里可是集理智、冷静、内敛于一身,出了名的沉稳干练,独独只有在碰上你时,才会激起咆哮叫嚣的火花。”另一名警员也跟着糗她。

          “这你们就不懂了,就是因为局长对待我的方式不同,才能突显出我的异于常人和高人一等。”安胜吾试着替自己扳回颜面,并不忘自吹自擂一番。

          一群警员围着安胜吾有说有笑,闹成一团。

          猛地,一个班员提出质疑“小吾,这种时候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咦?!”

          这么一提醒,其他警员也察觉到不对劲,表情全都变得有些不自然。

          该不会…

          “你又跷课啦?”

          “头儿不知道你来吧?”

          “惨了!头儿又要发气了。”

          俗话说会叫的狗不会咬人,那么平时难得一叫的呢?发起火来岂不令人震撼?

          虽说局长发火的对象不是自己,但是基于和安胜吾之间的情谊,众组员们仍是忍不住要符她捏把冷汗。同时更不忘提醒自己,待会头儿发飘时能闪多远就问多远。省得扫到台风尾。

          说时迟那时快“安一一胜一一吾!”一声河东狮吼突地从局长室里传出来。“三秒钟内马上滚进来!”

          同心圆中的安胜吾顿时成为众警员同情的焦点,个个全都一副欲言又止,想开口帮她打气,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脸上清清楚楚写着爱莫能助、无能为力等等字样。

          安胜吾心里虽然暗呼不妙,但表面上仍在逞强“听到了吧,头儿迫不及待想见我了。”

          想当然耳,这么破的场面话,当然是无法取信于人啦!

          “小吾,我们会在外面替你祈祷的。”

          “我想哀悼比较适合。”

          “祝你一路顺风,我们就不送了。”

          低迷的气氛。配上众人阴郁的神色,场面真有如电影荆轲刺秦王中,临行前众人城外相送的景象。

          安胜吾表面上佯装轻快。脚步却是万分沉重。

          在通往局长室的方向,一名失风被捕的瘪三叼着一根烟,两脚踏在桌上,吊儿郎当的倚着椅背。

          “警官,都说了东西不是我拿的,你到底要我说几遍?”

          负责做笔录的警员开口“对方不见的皮夹明明就是从你身上搜出来的。还想狡辩?”

          “奇怪了。对方的皮夹莫名其妙跑到我身上,关我什么事?”瘪三仍是抵死不肯承认。

          “你--”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