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 Episode10归(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如果这就是夏天,那么请让它就这样继续下去,唱响最后一道旋律。

          那存在于无数个指间光年中的夏夕,终究变成朝阳初升时碎裂在海面上的泡沫。

          于此,铭记于心。

          临行的托付】

          thefurthestdistanotthati’tsaytoyouimissyou,itihenearefa11ingin1ovebute’tstaynearby]

          “我说——你还没和宫雅好好打声招呼吧。”

          握着茶杯的手一顿,云雀和弥抬眼看向问话的异眸青年,缓缓点了点头。

          千羽千寻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拿起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时值盛夏,缀着黑斑的白蝴蝶轻盈的滑动于草叶的缝隙。树开始合唱,花仰着脸欢呼,隐约的虫鸣鸟啼若有若无。

          “别以为我没看出来,那丫头只对你有兴趣,你也喜欢她。我在你们俩之间夹着都快要纠结死了。”千寻苦着一张脸,“好不容易从远征队回来一趟,干脆点坦白了算了。连恭弥都和白哉在一起了你们还有什么好纠结的。不就是亲兄妹么。”

          “正因为是亲兄妹我才不能对她告白。我们必须要为云雀家留下子嗣,身为黄金一代的我的妹妹……只有和你结合才能诞生优秀的后代。”

          “所以呢,你打算让她和我在一起自己甘愿退出?我说她对我没那个意思而且根本就把我当成她闺蜜你难道没看出来吗!”

          “你只是长得有点清秀而已。”

          “而已?!”

          “和我在一起她是没有未来的。我身在远征队,不可能在她有危险的时候赶回来,我又随时可能牺牲。”和弥放下茶杯,语气异常郑重,“所以,我妹妹……就交给你了,千寻。”

          “和……”

          云雀和弥站起身来,向千寻微微躬身,然后拿起放在身边的斩魄刀,头也不回地离去。

          他一直都知道云雀宫雅对他的心情。

          可是,原谅我,宫雅,我没有永远站在你身边的资格。

          他们曾经相爱过。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而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

          无人的回忆】

          神无月一直是讨厌夏天的。讨厌那初夏的恬躁蝉鸣,讨厌那焦灼的驳日,讨厌在空气中流窜的那种不耐烦之感……

          但是有谁曾告诉过他,盛夏之花,苍穹之彼,都是夏夕独有的美丽。

          夏日的鲜花,在盛开的瞬间便极力的展示自己的美丽,全部植物的生命在花开的一瞬间达到了顶峰,完美而又盛大地绽放自己的希望。那样的孤独与华丽,哪怕肆意的绽放后,就是长久的别离。

          “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呢?”

          “终于起来了,月。”小木屋的门被推开出了低沉的声响,身穿红色汉服的黑青年端着一盘包子走了进来,“今天的早餐是这个哦。”

          “不……我说,风——这包子都吃了多长时间了啊!换换种类不行吗?”

          “不——行。今天的包子是红豆馅的。”

          空气中泛起夏日里淡淡的花香气。

          神无月不情愿地咬了一口包子,口里熟悉而陌生的甜味让他不由得停下了咀嚼的动作。

          “这个味道……”

          为什么这么熟悉呢……熟悉得……让人想要落泪。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一望无垠的田野,穿着白色振袖的白女孩在开满花的田野里奔跑,背后是一片的残垣断壁。灼日在她的头顶上烘烤,但她却笑得灿烂,胜过田间的绚烂之花。整个画面偏暗色,没有声音,远远地被映在脑海里,不过在那骄阳背后的蓝天,却是一如既往的蓝。

          那孩子……是谁呢?

          “吃完了的话我们就去逛逛吧。”

          “……啊。”

          他点了点头,却放下了那才刚刚咬了一口的包子:“我吃饱了。”

          “才吃了一口吧?今天的包子有那么不好吃吗?”

          小木屋在两位主人离去之后显得尤为安静,空余那白玉盘上冒着热气的包子不断变冷……变冷……

          突然,有谁的手拿起了那才咬了一口的包子。

          穿着白色振袖的少女将它放进了口里,她没有咬,只是用嘴唇轻触着它。有两行泪痕从那姣好的脸庞上流下。

          然后,女孩子的的人影嘶的一声,如同溶化在从窗户的影子中透过的太阳的光中一般消失了。

          包子仍然留在那里,仅仅只被咬了一口。

          改变的未来】

          谢谢你们,能够一直原谅我的任性。

          日番谷冬狮郎的手掌动了下,握在手心里的纸张顿时出微弱的呻yin。

          “云雀恭弥……”他低声说道,“你果然是个混蛋。”

          我跟和弥说过,这不仅仅是彭格列与密鲁菲奥雷的决战,也是我和神无月的战斗。若是他将这封信带给你——日番谷冬狮郎的话,就说明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但是未来不仅仅只有一个。十年前的我一定会改变这个未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