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不小心被包养 第10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现在徐博思还根基不稳,等安逸稳固了自己的地位的时候一定会反击,不是为了伤害别人而反击,而是为了驯服那些想伤害自己的人。

          king的原名叫刘涵树,是刘涵因的哥哥,king的爸爸叫刘肃应。king的爸爸也是财力非常雄厚的老总。

          这些都是徐博思从百度上查到的。

          同样是老总,king的爸爸怎么就那么放得开呢?再看海亦风的爸爸……啥也不说了。

          有一天v队单独排舞的时候,king突然冲进来发狠地把jk按在地上打。

          大家赶快上去拦,king打完后红着眼睛出去了。

          众人一起看向徐博思,“追去啊,你们俩平时关系最好了。”

          徐博思才停止无边的乱想追出去了。

          两个人一起出去喝酒,king喝完就开始嚎啕大哭,徐博思不得不说,还是挺丢人的。

          徐博思就问king,“你怎么了?”

          king哭着说,“我爸爸包养了jk。”

          徐博思愣在那里,半天没反应过来,“也许……也许……搞错了吧。”

          king接着说,“真他妈恶心!jk原来和yolo是一对儿,因为yolo,jk才进的卓星,现在他居然这样,他背叛了yolo,也背叛了我!我被我爸爸背叛了,也被我的队友背叛了。我爸爸把我养大,一直对我很好,他在我心目一直是一个非常崇高的存在,没想到他居然这样,而且我妈明明知道却一点也不生气……还有jk,不能说我们是生死与共的朋友,可毕竟我们这么些年以来一直并肩奋斗,他怎么能……?”

          对于这种豪门纷争,徐博思不知道该说什么,反正如果安逸是king,徐博思一定会冷静地,运用各种手段毁掉jk,但是对于单纯又冲动的king来说,这些显然不合适,所以徐博思只能作为一个听众默默地听着。

          团队的氛围变得很尴尬,不过徐博思暂时从风口浪尖上退了下去,king和jk的矛盾一下子上升为主要矛盾。

          king还是处于优势的,首先king的人气比jk高,其次刘肃应这个年龄了,应该会把儿子看得比情人重要吧?

          在king和刘肃应联合施压下,jk被开除出队。对外宣布是jk身体受伤。

          徐博思一方面觉得jk罪有应得,另一方面又同情jk,两个人的错却只让一个人来承担。

          jk在宿舍收拾东西离开的时候,看起来有气无力的,除了king以外大家依次跟jk告别。

          徐博思走到跟前的时候,对这个无数次让自己难堪,让自己难做的人也没了多大的恨意,而且jk已经对徐博思没了威胁,所以不打算浪费时间再踩jk一脚了,所以轻描淡写地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不能奢望我们是朋友,起码不希望继续当敌人,如果你愿意,就做路人吧。”

          jk苦笑了一下,“看到你我就觉得不公平,你凭什么?你是很努力,但是我也很努力,凭什么我千辛万苦得到的东西,你那么轻易就得到了?”

          徐博思说,“因为我运气好。”

          jk无语凝噎。

          徐博思又面无表情地接着说,“不过即便我运气不好,没有得到我现在的,我也不会破开我的底线去追求我得不到的。”除非我妈病了没钱治……这个就不说了,有点跌份儿。

          jk仿佛明白了什么似的,带着自己的东西,环视了这个宿舍最后一眼,关上了门,脚步声消失在门外。

          徐博思不愿意去想太多,就看着没了jk这个劲敌,以后他的日子应该会好过一些。

          不过也有徐博思倒霉的那天,徐博思和海亦风打电话的时候让king听到了。

          本来徐博思觉得没有什么,以前就觉得要不什么时候告诉king吧,要不对不起他们俩那么好的关系了。

          可是king突然对徐博思特别冷淡。

          自从上次jk的事过后,大家就对king几乎到了唯命是从的地步,平时king也不怎么欺负大家,所以还算相安无事。

          king和徐博思之间的距离突然拉开,大家就觉得徐博思得罪了king,一下子都不敢搭理徐博思了。

          徐博思心中还是有点小郁闷的,不过尽量自己调解。

          尽管徐博思已经是这个团队中人气最高的了,结果录《crazybluks》的时候还老是被骂。

          “anry你怎么回事啊!主动靠近点king啊!这是为了观众要求,有没有要你怎么样!”

          king老是不配合,无奈徐博思决定私下找king和解,首先大丈夫能屈能伸,其次两个人本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最后以前king就很照顾徐博思,这样的朋友宁多不少。

          徐博思把king叫到宿舍阳台,“你最近怎么了?”

          king也不拐弯抹角,“你是不是包养了一个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