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事后,我把俩姐妹穿戴妥当后,抱到另一张床上睡觉去了。

          天亮以后,刘老汉匆匆忙忙的赶到家里跟我们做早饭,两姐妹洗刷了后也出来,但走路怪怪的,明显是给我昨天干的狠了,刘老汉见了也不是很在意,随便问了下我怎么回事,我含糊不清的说这是施法后的后遗症,过两天就好了,刘老汉对我又是一番恭维。

          估计俩姐妹也不好意思问刘老汉,毕竟是女孩子的羞人处。

          此后两天风平浪静,我也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再次搞这对姐妹花,这时,村子里的何支书和他儿子过来请我了……

          请进屋子里后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他儿子这个月初八娶亲,希望我这个高僧能到场宣扬下佛法,保佑这对新人以后生活幸福美满,同时也希望我的到来能给他们家的婚礼增点光、捞点脸面。

          算了下日子还有五六天,请贴早就已经发了出去,连刘老汉也有收到。

          前些日子和刘老汉闲聊时他也有跟我提过,说何支书儿子要娶媳妇拉,娶的那个女孩是隔壁村的,长的白白净净、细皮,和都还很大,以前农村里男人形容女人的词语总是很单调的、很土、很粗俗的,但非常实在,一般都认为大的女人生娃儿不会难产,大的生了娃儿才有足够的奶水喂养。

          在那个年代,比较穷的山村里,条件那么差,也没现在的剖腹产和奶粉,即使有也不是他们能够消费的起的,所以这两样往往是男方关注的焦点,如果娶的女人两样都比较大,那都会让村里人感到你有福气。

          来到他家后,何支书就把我安排在他家左面的一间房,和洞房竟然只有一墙之隔,我不禁又打起主意来,这么近,是不是在墙上挖个,等新郎和新娘进入洞房以后,行那夫妻之礼时,我再吹点迷香进去,那新娘不就任我鱼肉,书上说的那招老汉推车还没试过,也不知道滋味儿到底怎么样?

          时间过的很快,几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这几天我除了在家帮忙贴一些喜字外,就忙着计算出门迎娶的吉时,什么时候去迎娶是最好最吉利的时辰。

          最后决定新郎迎亲时在卯时出发,辰时迎娶回来。

          一些婚宴准备啊、什么证婚人啊、迎娶过程啊、拜天地过程等就不再一一为看官描述了,肉戏要紧……

          不然仙大大要怪罪于我的,哈哈婚礼进行的非常顺利、热闹,双方的家长、亲戚朋友、还有村里的乡亲都有到场,何支书满面红光,挣足了面子。

          酒过三巡,新娘早就已经给宾客灌倒,给抬到了洞房,新郎仗着有两个能喝酒的乡亲挡酒,现在还举着杯子,但也已醉眼迷离,还在强撑着,村里的几个闲汉早就想在桌上把新郎灌醉后,闹洞房时摸摸新娘子雪白的呢,一看这个架势更是拼命的劝酒……

          贫僧滴酒不沾、坐山观虎斗,看着他们喝的那么高兴,暗自寻思:“何支书也喝倒了,新娘子也醉倒在床上,只剩下村里的几个帮忙洗碗做饭的妇人和几个孩子还在前面的院子里看电影,新郎还在拼酒,估计等会也不行了,这个时候岂不是天赐良机?”我借机离开了众人的视线,走进了里屋。

          洞房的门虚掩着,我轻轻的一推就打开了,房里面贴着一个大大的双喜字,几根红蜡烛已经燃烧了一小半,新娘子穿着一身红艳艳的具有民族特色的上衣,着及膝的红裙子,此时新娘子因喝了太多的酒已经仰面躺在床上,由于头偏在一边,看不到脸的正面,但细长雪白的脖子已经让我起了反应,尤其是那随着呼吸一挺一挺的硕大胸脯,估计我一手都握不住。

          我轻轻地走过去,趴在她的大腿旁边,吸着新娘的醉人体香,看着眼前在红裙子下显的更雪白耀眼的大腿,不自觉的伸出舌头舔了几下。“恩……哼……哦……”新娘竟然这么敏感?

          我于是决定从下面开始进攻,双手轻轻地打开新娘并着的大腿,丰满的大腿深处一条纯白的三角出现在眼前,神秘的三角地带处几根黑亮的闪烁着荡的色彩,我颤抖的伸出右手缓缓地探入,尽头是一阵柔软,我将她的大腿打的更开一点后,右手的大拇指和中指弯曲,勾起包裹着神秘花瓣的布料,一股特有的味扑鼻而来,贫僧的又涨了三分,顶在裤子上好不难受。

          凑过去仔细一看,新娘的花瓣与刘霜刘丽俩姐妹的花瓣不同,颜色也比较深,上方的肉豆也比较大,附近的毛也比较多,贫僧不喜欢毛太多的花瓣,因为贫僧喜欢用嘴巴使劲的舔,舔的花瓣直潺潺水流,这样内就更湿更滑,棒子插起来也更加顺畅。

          如果毛太多,舔的满嘴毛,那就不好了……

          趁着新朗还在和贺喜的村民喝酒,我决定速战速决,来日方长,以后说不定还有一亲芳泽的机会呢。

          我打定主意后就撩起袈裟,褪下裤子,把已经顶的很难受的掏出来,怒涨的暴露在空气中,离眼前醉酒的新娘的不到一尺,双手拂过充满了弹性的大腿,白皙柔腻,滑过膝盖,右手手指很快又钻入了,揉了揉那因兴奋充血挺立的红豆,把住向荡的花瓣凑过去,但没有直接马上,而是将先在花瓣口上下拨动,很快,就粘满了新娘的,看着时机成熟,我对着红色的口用力的。“扑哧!”一声很轻微的水声,已经全根进入湿润的小逼,与此同时,新娘虽然酒醉还没醒来,还在迷迷糊糊中,但也很配合的发出了一声痛苦而满足的呻吟,把我吓了一下跳,我凑过去仔细的端详了一下新娘的面容,果然长的很清秀,瓜子型的脸蛋白白净净,不知是扑粉了还是喝醉的脸庞更显迷人,一对柳叶眉毛象弯月一样,此刻却轻轻的蹙在一起,紧闭的双眼下黑黑的睫毛,小巧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口略张着,可能刚才时太猛。

          我看着花朵般的新娘,心中莫名生出一分爱怜之心,停住了,忍不住吻上那粉红的樱桃小口,舌头也伸进去不停勾引口腔里面的丁香,手也没闲着,隔着新娘的衣服使劲的搓揉两只,新娘也很快有了反应,身子也扭动起来,迷迷糊糊把我当成了新郎,“好热……

          啊……哦……”的慢慢地呻吟起来,那轻微的呻吟飘入我的耳朵,效果不蒂于吃了春药,火热的停留在湿润的花瓣中,再也忍不住的大力起来,我直起身子,一只手抱住新娘的左大腿部,另一只手摸着新娘的,不时的低头看几眼在花瓣中进进出出的,了几十下,新娘显然已经给贫僧干的兴奋不已,口里不断的发出满足的叫声,一开始还只是呻吟,后来声音却开始慢慢大起来,我怕叫太大声别人听见,连忙俯下头堵住她的小嘴,猛舔她的丁香小舌。

          接着左手按着她的肩膀,右手从衣服领口里面伸进去,两根手指直接袭击山峰上面的,很显然这里是新娘的另一敏感点,给袭击时新娘身体的扭动更加厉害了,口里发出唔唔唔的声音,我的给夹着更加紧了,让我差点就忍不住,我长吸一口气后更加奋力的冲刺,的频率再次上升,静静的屋子里面只听到啪的撞击声,新娘喘的也更加厉害,终于新娘的口一阵强烈的收缩,一股喷洒在我火热的上,让我不禁打了个寒战,我低吼着奋力地再撞击十几下终于忍不住将浓浓的射进新娘的最里面……

          后的我如潮水般褪去,我抽出已经慢慢变软的,白色的随着的抽出从花瓣里流了出来,我随手用床单擦拭了几下,打量了几眼新娘,此时她闭着双眼,嘴角微微上翘,一脸的红潮,略显疲惫,正慢慢的进入梦乡,我把被子跟她盖好后,悄悄的走出了洞房……

          回到房间后,我又把元阳大法练了一下,新娘的体质还不错,但不能和吸收的元阴相比,当然我还是挺怀恋刘霜和刘丽这俩双胞胎,也在不断的寻找合适的时机,但一直未能遂愿得偿。

          此时我的功力已经大涨,已经进入到第四层,对于以后的帮助更大,和我过的女人也会从中得到不少的好处,面容会变的更加的水灵诱人,皮肤也会更加的白嫩光滑,当然也会更加的高涨,计算了一下日期,不知不觉已经在村里快呆了将近半个多月,想着还有很多事要做,要给师傅报仇,还要去寻找师傅以前的家人,以我目前的功力来说还不足以给师傅报仇雪恨,想了一阵后决定还是先把功力提升上来再说,提升功力就必须要和女人,又能享受不同的女人又能突破功力,想到这,贫僧性福的笑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