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五章入怀温香(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香园中的女人,还是害怕打扰她们做土皇帝的美梦,也一如既往地反对八大世家进驻圣城啊。东方丹嫣然一笑,玉指指着狗一样逃窜的周军,“他吵人清净的一通乱吠,我们哪里能将他当成人呢?”适当的打击了一下韩琳琳,东方丹又丢出一把甜枣道:“妹妹不用担心,我东方丹虽然出身东方世家,代表着八大世家,但是所作所为,都会从圣城的大局出发,绝对不做违背良心,违背圣城百姓的事情。”

          望着一辆辆停靠在驻车场的豪华名车,花解语秀眉微蹙,暗恼东方丹来到圣城没有与自己事先打招呼,“好了,两位姐妹,不要再在这里罗嗦了,客人都基本上到齐了。”眼神回望一下苟常炮,左右开弓的拉着韩琳琳和东方丹,迈着碎步走向市政厅。

          封建时代保存得最完美的一栋建筑,完全按照短暂陨落的清王朝皇宫一样建造的市政厅,巍峨耸立,给人一种皇家贵气。

          汉白玉雕饰的两侧扶手,光亮照人,黄石铺就的台阶,步步延升,直通市政厅议院大厅。行走在台阶上议院是市府两部之人,虽然对苟常炮的身份无比好奇,但是一个个肃然而走,没有发出一声聒噪之声。

          七祖,这就是您老人家留给这个世界永世的辉煌吗?缅怀起祖宗光辉岁月,苟常炮禁不住热血,也想如同祖宗一般,建立不世功绩。

          两部人马,泾渭分明的列成风两排。而在花解语队伍中,一身警服威风凛凛的妲茹妞,粉拳暗扬的对苟常炮做了一个警告的动作。

          “哈哈,原来新一任议长真的是东方小姐,我们圣城有幸啊。”身着俭朴衬衫,头发花白的老人,带头说出了迎接的话语。

          对着老人躬身一礼,东方丹神情恭谨的说道:“唐爷爷过誉了,牡丹首次回到圣城,一切事宜都应该像您老人家学习呢?”面前的老人,被成为圣城政坛上的一颗常青树,世家代过去三十年派遣到圣城的代言人——议长,不明不白死去了三位了,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受到一丁点波及。老人那双毒蛇一般微带阴冷的眼神,令东方丹心中感到不寒而栗。

          唐天放,能够将我的丹儿吓得神魂不宁,你真不亏圣城不倒翁啊!苟常炮觉得自己好似被狠狠打了一记耳光,但是却不得不将口腔中泛起的血丝吞下,因为祖训有言,任何人都不能辜负圣城唐家。

          迎宾曲响起,一身艳丽旗袍的主持人,手持着话筒宣布道:“今日必定是让历史记住的时刻,圣城迎来了她的第三十三任议长,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来自东方世家的大小姐吧。”

          东方丹黛眉微蹙,对花解语无奈道:“这个粉红真的太过分了,我还未正式上任,她就开始挑拨我们姐妹的关系。”款款走向前台的东方丹,美眸中对花解语的羡慕一闪而过,但还是被心思细腻的花解语捕捉到了。

          挽起韩琳琳的手腕,花解语嘴角划出一道弧线,螓首微转的望着苟常炮,“老公,你和唐老爷子,一点关系都没有吗?”不解的芳心中,却在不断思索着神秘唐家的来历,几乎所有家族都不知道他们到底从何而来,根又到底在何处?

          两家真正的关系,苟常炮从来没有思索过,但是却坚信相互肯定是同盟军,耸耸肩膀,手指指向唐天放,“他不是你最忠心的下属吗?你直接追问他就好了,他如果不回答,你直接解除他的职务好了。”对于老婆出自花家的身份,苟常炮内心一直都有着几分忌惮,害怕她无意间说出了苟家的最核心的机密,每一次都将话题转移了。

          花解语面色动容,右手拍打掉苟常炮使坏的大手,“我这个市长如果能够罢免唐爷爷的话,世家插足圣城的阴谋,就不会如此艰难了。也许,我一旦做错了事,反而会被他抓住鞭子革职了呢。”一市之长的花解语,觉得圣城一直都被数只处于黑暗中的大手指挥着,数百年如一日的运转着。

          “圣城目前的经济发展势头良好,几乎有超越帝都京城和南府的驱使,这都是最近十年科技园所做出的巨大贡献。所以”东方丹在长篇累牍的废话之后,终于即将宣布经济建设方面的施政大纲了,苟常炮身边几人也安静了下来。

          井然有序的两排政客们,一个个站得犹如雕像般笔直,几乎连针落地的声音都可以听见,“所以,本人也很欣赏香园领导层所做出的成绩,以后的经济建设,以他们的提议为中心。”东方丹铿锵有力的话语,让安静的议政厅,变得一片死寂。

          东方丹能够代表八大世家吗?这个时候,苟常炮发现了唐天放回头悄悄望了自己一下,老谋深算的小眯眼中,也是如此一样的疑问。

          狠狠地拍了两下手掌,花解语低声喃语道:“以退为进,东方丹比起世家那些莽牛更加聪明啊。”手掌一送,将韩琳琳推出了队列。

          “对于香园韩大总经理,大家都应该熟悉了吧?”东方丹疾步走下台,将主席台让给了韩琳琳,自己却站在主持人风露骨粉红身边,关注着厅中所有人的表情。

          唐天放的肥肥的脸庞,几乎将他黝黑的眸子弄得无法有出头之日,“常炮侄儿,你回来之后,一直都呆在家中,让我们家彩宁真的找得好辛苦啊?”手指伸出,对着莺燕成群的女人堆中指了指。

          “啊,常炮弟弟,你专门到这里找姐姐的吗?”与自己老爹似乎心灵相通的唐彩宁,身体挤出人推,直接无视掉花解语,一把抓住了苟常炮的肩膀,整个人都几乎挂在了他的身上。

          炎炎夏日的淡薄装束,苟常炮感觉几乎纵入怀中的唐彩宁,比一个身无寸缕的裸女更加诱惑自己。从套裙领口飘溢处丝丝馨香,直扑鼻端,像一剂烈性的春药点燃了潜伏在男人体内的。

          厅中本来倾听着韩琳琳下半年报告的男男女女,都一个个回头望着变得如有小猫一般温顺的唐彩宁,暗暗猜测着苟常炮到底是何家子弟,当着老婆的面拥抱一个未婚,让冰清玉洁的市长大人都没有一丝吃醋的表情。

          伸手将入怀温香紧紧拥住,苟常炮环过的手掌,狠狠的刮动了一下那张经营的琼鼻,“彩宁妹妹,哥哥就是哥哥,哪怕比你大上一秒钟,我也总是你的哥哥吧?”一袭淡粉色的套裙,根本难以遮挡住怀中那诱人的风情,苟常炮无法抵挡的低头,大嘴鼓起口口热气吹着发香氤氲的秀发,一对虎眼也顺着欣长的玉颈,窥视着深邃两边坚挺。

          黑色花边,仅是覆盖住了怀中那对巨硕的顶端,让本来封挺的尤物显得更加完美诱人;两颗紫色葡萄,好似坠落在镂空真丝中的仙果,让人急不可耐的想将她们采摘下来;四周圆润丰腴的玉面波晕,更是充满令人悸动的想象力。

          柔软的娇躯扭动着,唐彩宁恢复了一贯的脾性,玉手紧紧掐住苟常炮的耳朵,霸道的狠狠说道:“哼,你不是就比我大了那样不到三分钟吗?想要我称呼你哥哥,门都没有?”

          本来还羡慕市长丈夫无边艳遇的政客们,见到满脸娇红的唐彩宁,都急忙转头做着倾听报告的模样,不断的向满天神佛祈祷宁魔女没有见到自己。

          怀中拥有魔鬼身材的女人,总是将她丰满的身躯在怀中不断的扭动着,苟常炮觉得更胜一年前的旺盛,如同焰火一样噗嗤点燃,时刻不离手的武器,一下子就变得无比狰狞。

          初步探测到自己男人有深度的花解语,看到苟常炮眼中欲之光微不可见的闪过,感受到了他忍受的艰苦,芳心升起无限怜惜,“彩宁妹妹,没有门道,哥哥自己寻找得到。”在众人身后说出口浪语,花解语感觉浑身都是一热,压抑的情绪在这一刻也变得高涨起来。

          自己老婆的富含暧昧的话语,让苟常炮就像一个手握尚方宝剑的臣子,胆量一下就增长了数分,伸出大舌在唐彩宁透明的耳珠边舔舐了一下,“宁妹妹,没有门道,哥哥帮你打通就好了。”神武巨炮对着唐彩宁腿间狠狠的顶去,一双大手按住两瓣柔软的丰臀,使力的向自己怀里挤压着。

          一直喜欢的浓郁男人气息,总是让自己闻得如痴如醉,吹拂而出的热气,让自己遍体舒坦。

          但是,这一刻,唐彩宁还深切的体会到了“遍体酥软”这个词语的深刻涵义。仿佛得了小儿多动症一样蹦蹦跳跳的坏东西,实实在在的狠狠撞击在唐彩宁的私密处,激荡起一层层被压抑的,就像波浪一样弥漫在全身上下。

          “坏蛋弟弟,你放过姐姐吧?姐姐以后都听你的话。”不堪忍受沉重猥亵的唐彩宁,终于说出了求饶的话语。

          摩挲的手掌毫不停歇,苟常炮继续不断向前顶着使坏,“好妹妹,叫声好听的,哥哥就免了对你的惩罚,否则,我就让所有人都看看,唐老头的女儿的模样,是多么诱人?”双眼中、面庞上,都散发处灼灼燃烧的欲火。

          “哥哥,好哥哥,你饶了宁妹妹吧?”唐彩宁娇慵无力垂下的玉手,亲昵的拍打一下苟常炮使坏的东西,娇躯斜斜依靠在了旁边看戏一样的花解语身上。

          最脆弱的软肉受到了拍打,一股钻心的剧痛感,让苟常炮怒瞪了一下回过头来的唐天放。看见他竖指称赞的模样,苟常炮更是无语,有这样的老爹吗?恨不得将自己女儿推销出去,尤其甩卖给自己一样。很喜欢女人呆在我的怀中。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