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少爷想吃我吗(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摘取高岭之花,很难吗?

          事实上还真挺难的。

          自习课,阮甜无聊地一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握着笔在草稿上胡乱涂画,同桌袁园桌上摊着练习册,练习册上压着一本同人漫,她翻过一页,倒吸一口气,攒紧拳头抵住嘴唇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压抑的尖叫。

          阮甜瞟了她一眼,视线移到漫画上,看到零星的台词,“……我洗好了,要吃我吗?”这什么羞耻py啊?怎么会有如此淫乱之事,她凑上前,两个女孩子头挨着头津津有味起来。再翻过一页,连阮甜都不禁瞪大眼睛,哇,还可以这样。

          放在抽屉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顾不上去查看是不是傅庭峭发来的消息,捅了下袁园让她翻页,袁园正想动手,突然顿住,小声问道:“班长是不是在瞪我们啊?”

          阮甜抬头一看,坐在讲座上的班长确实正在盯着她们,她马上低头“嗯”了一声,恋恋不舍看着袁园把Bl漫画塞回抽屉。袁园赶紧:“我今晚把它看完明天早上就带给你哈!”

          唉——阮甜趴在桌上,深深叹气,三月不涉黄,为人尽枉然。

          少爷也未免太难搞到手,啧。明明已经态度松动愿意抱抱牵牵小手什么的,亲亲却还是蜻蜓点水般亲下嘴唇或者脸颊,就好像他是晋江清水文不能涉及脖子以下描写的男主角,循规蹈矩,而她是活在的淫荡少女,满脑子黄色废料。

          到了放学时候少女仍然没精打采地趴着,傅庭峭用手指碰碰她的脸颊,担心她是不是生病了。阮甜拽住他手指亲了一下,傅庭峭立刻侧头,观察到教室里的同学走了一大半,没有人关注到他们这里。阮甜不满,被看到又怎样,她越发胆大,竟一口含住他的指头。傅庭峭一怔,下意识想往外抽出手指,少女的口腔湿润温热,一边含着还一边抬头去瞪他。

          嗯?为什么要瞪他。正直的男生想不通,隐约感觉她似乎生了气,又不知如何是好,俯下身用另一只手刮了下她的鼻梁,女孩鼻头翘翘的甚是可爱。阮甜这才放开他,只是噘着嘴还是很不开心的模样。傅庭峭拎起她书包,一手拉起她,低声问,怎么啦。

          阮甜的视线在他的唇、喉结之间来回游移,考虑是否要咬他一口,最终没有付出行动,只是哼哼唧唧,“饿了……”

          原来是饿了,傅庭峭摸摸她的头,牵着她往外走。此时学校已经没有多少人,少年少女牵着手在夕阳下拉出长长的影子。两道影子时而贴近,时而分开,有时一个走前,另一个马上跟上。

          吃过饭阮甜就溜回房间,傅庭峭望着她上二楼,原本想叫住她一起写作业的打算便作罢。他回房戴上耳机听英文新闻,写完了练习题,看了下时间,22:30。扫一眼手机,正好有一条新消息弹窗,点开一看,震惊得差点摔破手机。阮甜竟然给他发了张裸照!

          他立刻反手把手机盖在桌上,以手撑额,似是头痛,这比当初夹在他里的自拍要大胆得多,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越逼着自己忘记刚才看到的那一幕,脑海就越发清晰勾勒照片上女生私处部位,纤细的手指拨开花唇,里面似乎还渗出点滴花露……shit!必须要告诫她要保护好自己,绝对不能拍这种照片存在手机,更不能发给别人,尽管没有露脸……

          叮叮两声,手机又有新消息,傅庭峭把屏幕朝下的手机翻过来,余惊未消,他滑动解锁,屏幕还停留在刚才的聊天界面,但照片已经显示被撤回,阮甜发出照片后发了句:少爷想吃吗?随即又撤回照片,发了一个小人哭着流泪说我错了然后下跪的表情。

          傅庭峭无语,敲了敲她房门,阮甜的声音从里面传出:进来~

          见到来者何人,原来盘腿坐在床上的睡裙少女嗷一声大叫,仰面倒下又迅速把头埋在被子里,双手拍打被子同时蹬腿,声音闷闷的,“我不要做人啦!”

          傅庭峭原本的几分羞窘惊吓也淡去,反而觉得有点好笑,上前用一只手将阮甜拉起来,因女生软绵绵的身躯坐起来都坐得七歪八倒的,他不得不坐在床边扶住阮甜的肩。阮甜两只手抱住他的腰,头也靠在男生胸前,说,“我发错照片惹……”

          男生胸膛震动,似乎在笑,阮甜抬头可怜巴巴地说,“人家原本只是想先发张胸照的嘛!”

          笑了几声随即猛咳起来的傅庭峭,“胸……那个也不要发。”

          阮甜跪坐起来轻轻拍打他后背以顺气,“为什么啊?我给我男朋友发自拍有什么问题?”

          傅庭峭攥住她双手,表示这样不安全,万一手机里的照片泄露,始终对女生伤害很大之类的。

          阮甜眨眨眼,问不发就可以了吗,那少爷要看看我吗?

          傅庭峭:……看什么?

          阮甜把睡裙往上掀,傅庭峭连忙按住,结果只是按住女生的大腿根,睡裙已经被掀到腰部。阮甜看着傅庭峭,甜甜地笑,把睡裙放下,声音也甜甜:“少爷怎么把手放到人家睡裙下面呀?”傅庭峭收回手,被戏耍了也不生气,无奈起身,说早点刷牙睡觉吧,别明天早上又起不来。阮甜喊了一声少爷,傅庭峭转身,这次少女的睡裙也被掀到腰部,纤细修长的双腿交叉,遮挡住没有穿内裤的私密部位。

          阮甜分开腿,手也伸到下面去拨开花唇,如照片上一模一样的角度。

          傅庭峭的回应则是上前把女生推倒在床上,一扯被子将其三两下卷成一个寿司卷,摸摸她的头,说,不穿内裤容易细菌感染。然后就走了,走了……

          阮甜踹开被子,神他妈不穿内裤容易细菌感染!!!

          这章还是没有肉,别骂了,下章一定搞黄色,搞快点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