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六章(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从沈涟漪那儿出来后,谭霁北去了酒吧买醉,还是酒保小弟给谭霄谭城打的电话。

          人一去,就见谭霁北醉的不省人事,倒在一边说着胡话。

          见着谭霄,抱着他又哭又笑“哥……我结不成婚了……这里它装了一个人……可惜她不稀罕了。”

          谭霁北戳着自己的心窝,那儿生疼,从没有过一次,他觉得,那里的跳动是因为一个女人的存在……

          谭霄一惊,也不管他能不能听得进去“老三我警告你,别乱来。下个月你就要结婚了,你……我知道你放不下,你想想一个女人而已,你以后要什么样的没有?”

          谭霁北呵了一声,灌了口烈酒,又快又急,酒渍顺着喉结划落,他痛苦的抹了下面,喃喃“不是这样的……谁都不是她……我的涟漪是独一无二的……”

          谭霄要劝,见旁边的谭城淡定的举着手机,不知道从多时开始“你这是干嘛?”

          谭城换了个姿势,举着手机,对准谭霁北的脸,吊儿郎当的拾起谭霁北面上的果盘盒子,丢了个果仁嘴里“从小到大他就没什么丢脸事儿,我心里膈应,巧了,今儿个,见得老三为情所困的画面,千载难逢的机会,不录下来太可惜。”

          谭霄无法,叹气“你能不能认真点?”

          谭城点头摊手“我认真,你继续。”

          谭霄还想对着谭霁北洗脑,人早就趴在桌上,嘴里不住呢喃沈涟漪的名字,谭城见好就收,将视频保存发给自家母亲,随后默默地扫了眼结账的谭霄“你真赞同老三和秦家姑娘结婚?”

          他赞不赞成有用?

          他们家说的算的是老爷子。

          老爷子的克星有两个一个是谭母,一个是谭霁北。

          而谭霁北拥有这个家里最大的靠山,从小到大就是他们家的小霸王,所有人都围着他团团转,哪个不琢磨着他的心思来,换言之,就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要说有,现在应该是有一个了……

          谭霄觉得谭城说的是屁话,也懒得答。

          见他不应,谭霄自顾自“咱家两个政治联姻够了,我倒希望老三开窍一点儿,勇敢追求自己喜欢的。”

          谭霄哼笑,拿起谭霁北的手机给沈涟漪发了条信息,发完删掉,对着老二意味深长“追求自己喜欢的太难,对我们来说都太过奢求。”

          他们的光鲜身份太过显著,以至于有太多言不由衷,不得不放手的……

          有时候更羡慕普通人的生活是真的。

          沈涟漪接到信息是凌晨下半夜,这几天,她的睡眠都不怎么好。

          短短几个字:沈小姐,希望你能离开我弟弟

          署名:谭霄。

          沈涟漪敲着键盘客气回复:不用你说,我也会的。

          谭霄见着回复,默了几秒,看向一旁的谭霁北,一键清除干净。

          谭城轻笑,总觉得谭霁北的追妻之路漫漫无期。

          这几天谭霁北不知道抽了什么风,每天早晚一个电话,三五条微信的,离不了一句我想你。给沈涟漪烦的不行,直接给人拖黑。

          林尽这几天也挺忙,忙着给沈涟漪找对口工作,想着让她今天去见见人,说是面试,也就是走个过场。

          沈涟漪嘴上答应着,选了一身套装,挺整齐的。

          白衬衫,雾霾蓝长款A字裙,贴身勾勒曲线,颜色上又不会太张扬。

          还在镜子前捣鼓头发,一会束起,一会儿放下,左右打量,随后还是决定放下头发,拎着包匆匆出门。

          门口,林尽的车还没到,她刚要给他打电话,身前停了一辆黑色奔驰,车窗下摇她看清人后一愣,女人轻笑“有空吗?和我聊聊吧。”

          沈涟漪想了想,还是上了车。

          车上给林尽发了条短信,说是临时有事去不了。

          发完一键关机,看向一边的女人。

          “有事?”

          苏婉晴嘴上道“我知道一家下午茶很好的地方,我们去试试?”

          “不必了,我还有事。”沈涟漪嘴上拒绝着。

          苏婉晴眼里浮现失望,嘴上吩咐司机就近停车,拐了个弯儿,司机停车下车。

          苏婉晴斟酌开口“为什么接近林尽?”

          原来不是叙旧也不是关心她……

          为自己前一刻的自作多情惨淡一笑,嘴上嘲讽

          “你说呢?阿姨”

          苏婉晴想到林尽这些天的反常,无奈的叹了口气。

          前几天,林尽一身伤回来,突然跑回家对着他父亲说,要娶一个女孩儿。

          她想那就是沈涟漪。

          在林尽的嘴里,林父知道沈涟漪毕业于名校,很是满意,多问了几句家里情况,林尽支支吾吾说是孤儿……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