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百二十:皇帝的思量三(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二百二十:皇帝的思量三

          温婉虽然有些郁闷,但瞧着皇帝的样子,她心里也有些害怕。更新最快,而且,在没找到合理的措辞以后,是绝对不能随便编造一个理由的。因为这事,对她来说太重要了。她是真的不要再呆在这里了。总要一个适应过程,一定得答应啊!她只要一想到立即就得跟贤妃这个老妖怪斗法,她就一阵发虚,恨不得离得越远越好。以前没办法也就算了,现在有法子,她要不争取,可就是大傻瓜了。

          温婉看着皇帝,觉得心里怪怪的,可还是老实地回去了。咳,古代的女子真悲催。要是在现代,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买张飞机,买不到飞机我买火车票,全国四处跑都没问题。

          当天晚上,皇帝得了消息,靠在龙椅子上,沉默了好半天。又再看了一眼手里的资料,皇帝面上的表情温公公是看不出来的,但他能感觉到,皇上现在的心情不平静。

          温公公心里很奇怪。究竟是什么事,让皇上的情绪起这么大的波澜。好多年没感觉到皇上的心绪这么波动了。

          皇帝低低地自言自语“丫头,到底是你说的大话,还是你真的有如此的才能呢?”随后想到一个人,让他立即过来觐见。

          皇帝就把淳王宣进宫里去了。淳王进了皇帝,行了礼站在皇帝面前。皇帝看作着淳王道“老八给朕建议,将温婉放到你府邸里,让你教导一番。你是否愿意,要是你不愿意就算了。”

          淳王心里一个咯噔“皇上,臣愿意。”

          皇帝听了以后,面无表情地问道“你是看在老八那庄子二成五的股愿意呢?还是想着用温婉来教导你儿子的份上,把你儿子教导成才,不要成为纨绔败家子所以才愿意的?或者应该说,你开始故意引得老八跟温婉意动,让他们两人起了心思,才有的老八过来求朕让温婉去历练?”

          淳王立即低下头,没想到瞒过了那两位,最终是没瞒过皇帝老儿的眼。这会,还是老实交代吧“臣不敢欺君。臣那日之所以说这么多,也确实是存了私心。想让温婉帮臣教导一下臣那不成器的儿子。但臣跟郑王与温婉说的也是真心话。这孩子,因为缺少人教导,很多东西都不懂得。所以才会那样,臣也是真心为着温婉好。”

          皇帝沉默了,并没有立即回了淳王的话。一双大手滑一下案几上的奏折,拿起一本本奏折慢慢叠加起来。最后拿起一本奏折翻开看了一下,里面又是向他要钱。看得他心烦不已。

          皇帝抬头道“那你说说看,温婉说她可以给老八赚上亿两银子的事,你觉得是真是假?你跟温婉合作过很多次,对她做生意的本事应该是极为了解的。你说说,她这话,有几分虚的,几分真实的?”

          淳王愣了一下,消息传得还真快,皇帝这么快就查到了。当下没含糊,不敢打着蒙混过关的心思,诚恳地说道“皇上,臣不敢欺君。温婉其他才能臣不知道,但是温婉对做生意好象是与生俱来的本领一般,只要过她手的生意就一定能赚钱。而就臣对温婉的了解,温婉是一个很内敛谨慎的人,从来不会说没把握的话,不做没把握的事。臣跟温婉相识这么长时间,是没听到她说过一句狂妄的话了。如果皇上一定要臣来说,臣认为,应该有六成是真的。”

          皇帝听了这话,手轻轻地抖动了一下。六成?一看淳王的样子就知道这还是保守的说法。这个孩子,竟然有富国之才。是真的有这等才能,还是她说的大话呢!

          皇帝陷入了沉思之中。现在朝廷最缺的是什么,自然是银钱了。先皇是位穷奢好逸的主,大齐朝于先皇在位的那些年里,最后弄到外戚专权,朝纲混乱,时不时出现暴乱起义,弄得民怨四起。他接手的那烂摊子,先是花了好一顿心血除了外戚,再花了他一辈子的时间将这破碎的山河收拾起来。可是,这些年他基本上一大半时间在为着银钱焦头烂额。如果温婉真有此才能,那……。

          皇帝这会也终于理解了老八了,为什么就老八这么重规矩的人会答应得如此爽快。这丫头,确实如淳王所说太过内敛,所以她说出来的话的可信度才更高。如果她真有这等才能,换句话说,这几年赚到的那上百万两银子,对于她来说,都还是小打小闹,跟小孩子玩过家家的游戏。如果她所说的是真的,那这个丫头其实还是将自己所有的本事隐藏了起来。

          皇帝等淳王走后,静静地坐在龙椅上。

          他开始得知道有一个小女孩,是福徽的女儿,跟老八长得一模一样。最先闪现出来的念头,这是不是老八设的计。要不是他无比确信老八之前是真的不知道世间还有一个跟他长的如此之像的小女孩,无比确信温婉真的是福徽的女儿。他定然会认为温婉是老八的亲女,设计这一套来颠覆他的身份。

          等他知道有一个金丝楠木盒子,拿到那个盒子,再去查了当年师mei跟姓杜的女人生产时间,再想想之后苏凤之后古怪的举动,还有小公主死的时候她并没有异常悲伤,只说去了也好,至少不要来到世上受苦,当时以为她是悲伤过度,现在想来应该是因为不是亲骨血,也知道这个孩子定然活不长。

          他去翻档案,再把当时的脉案翻出来。可惜,脉案上什么都没有。那位太医,乃是师mei的心腹。去找当日接生的稳婆伺候的丫鬟,没再见到任何一个。正因为都消失,越是显示师mei是做好了十足的准备。

          那么多的证据已经说明了问题,只是之前没人会想到这些,一旦怀疑破绽多得是。那时他就基本确定,老八,其实就是师mei的亲身儿子。只是当时他是怎么也想不通,到底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四年过去了,他已经猜测到了五六分。只从苏凤将老八换走这事,他就猜测到,皇后该是师mei杀的。当时想到这点,他认为自己应该是很愤恨的,可是却让他自己都吃惊的是,他竟然能平静地如一汪水一般。等他见再到老八的时候,心里平静却是化为更大的迷团。他一定是弄错了,如果真是师mei做的。那她这么做到底是因为什么。杀人,无非为权为利。可是她自己也跟着去了,还把儿子换到一个他最为厌恶的一个卑贱辛者库里女奴的名下。让老八在后宫受够了苦。

          只是他到现在也想不通,没有想通师mei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知道,盒子里定然是有答案的。但是,他如今又不能打开盒子。只有等到尘埃落定的时候,他才能打开盒子。否则,如果现在打开盒子,他定然会失了公允。

          老五虽然有些唯我独尊缺点,但是本性是不差的,本身才华能力也有,如果能如现在这样下去,只要身边的人能好好辅助,继位也不会太差,守成是没问题。唯一担心的就是怕将来没人弹压得住他,性子有回复如初,会不会任意妄为,唯我独尊,导致他收拾的江山又得一片混乱。那他到了地底下都不能瞑目了。

          老八,才华跟能力都是尖顶尖的,性格刚毅人也善谋,按说当为储君的不二人选。但是因为自小受到的不公平对待,由内到外散发出一股戾气,那些之前对他不好的,欺负过他侮辱过他的,除了他的几个兄弟,其他的臣子家的孩子跟那些宫女太监,那几年全都被他明里暗的弄死了,没一个能逃脱得开。如果他这股戾气不能清除,真将皇位传给他,将来会不会成为一位暴君,燕家的天下会不会就将不保,这个他倒说不准。因为郑王的能力在那里,而且他还把封地治理的那么好,国家在他手里,本心来说应该不会太差。但是他的几个还活着的儿子,除了最小的恒王,另外三个,谁没有欺负过他,侮辱过他。如果真将皇位传给了他,将来定然一个都活不成。毕竟再怎么样,那都是他的儿子,他的骨血,他又怎么放心得下。

          看看吧,再看看吧!老五这两年的这个缺点已经改正了不少,要是再有几年时间,应该能把这个最大的缺点彻底根除。老八,自从温婉出现以后,身上的戾气倒是慢慢开始消散。再压压,再压压。

          皇帝按了按太阳穴,转而回想着刚才淳王说的话,想起他刚开始得知温婉筹建明月山庄时,手里拿着温婉画的建筑图纸,那不可思议的神情。接着几年,一直在观察那孩子。可是让他失望的是,那孩子再没有什么惊艳之作,后面赚钱的法子全都是投机取巧,他也就没放多大心思去关注了。现在瞧去,该是这个丫头刻意隐匿锋芒。

          还有,虽然这个丫头今天做得非常隐秘,但就是因为太隐秘了,反而露出了破绽,让他发现,这个丫头的棋艺,竟然不在老八之下。

          拥有一身的才华,却能隐匿不露。这需要何等的忍耐力?至少,皇帝自认为自己在这个年龄段是做不到的。可是这个丫头,却做到了。老八一手的棋艺很可能是当时身边人所教导,加上他自己也很聪明,倒不难解释。可是这个丫头这超群的棋艺从哪里来的?如果他猜测得不错,这个丫头估计就是用棋艺赢得了宋洛阳。

          还有六章就进入到下一卷了。

          二百二十:皇帝的思量三

          二百二十:皇帝的思量三是由【无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