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五章(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阿北走了,阿东不知所踪,阿西身受重伤,阿南还在望川宫等着他回去,黎素忽然有一种气数将尽的感觉,心被风吹得瑟瑟的,沿着麦田一路向前,裴云奕忽然跟上来,小心翼翼地开口问他:

          “阿北,给你打走了?”

          “你不是嫌他碍事,我叫他走,不好么?”

          裴云奕深深看他一眼,并不说话。

          马蹄声越来越近,黎素听了半晌,因为距离逼近,他也总算能有所察觉。

          “为的是个胖子,有两拨人,虽然一并过来了,但可能各有所图,要小心。”

          “何以见得?”

          黎素也看向裴云奕:

          “你听,马蹄声每次落下,最先入耳的音总是又沉又结实,后面就会轻缓许多。”

          裴云奕眼中露出光芒来:

          “这人一定不是一般的胖子,放眼武林,只有衡山掌门乐无涯了!他体格与常人有异,足有三四个壮年男子那般重,微微一跺脚,这地也要震上两震。”

          黎素从怀里拿出一段极细的丝线,用金钩固定住,绑在路边一棵大树上,离地约三尺高,又使劲绷紧了,把另一头绑在对面树上:

          “有两波声音,此起彼伏,阵仗这么大,可能有事生。”

          两人没有代步的马儿,这时候继续走下去,被现更危险,只得顺着麦田往里走,打算走到附近的集镇上去落个脚,歇一晚。

          他们离开后不久,马蹄声滚滚而来,到了此处,纷纷人仰马翻。那冲在头阵的马儿被细线割断了前蹄,受了惊,乐无涯等人硬生生从马背上甩下来,纷纷喊爹骂娘。

          黎素接连几天折腾,肚子开始受不住,本来已经六个多月了,奈何他越消瘦,即使脱了衣裳,看上去也不过四个月,加之刻意隐瞒,穿了宽松的袍子,人也颀长,撑得起这一身,因此除了裴云奕外,竟无一人察觉。

          黎素别的都不怕,只是连日奔波,颠倒黑白,又没有好的汤水,直觉委屈了肚子里的小东西,不知道生下来可怜成什么样儿,不由伸出手轻轻去抚。假如有一线希望,阿东还活着,他一定要跟他逃到塞外,再也不回来。

          越靠近镇子,才现气氛越诡秘,虽然市井布衣贩夫走卒,街头巷尾与别处无异,但人人都不多话,炊饼摊前缕缕白烟,无人问津,清冷得很。

          黎素二人找了个早点铺子,随意填了肚子,就听见不远处有人在骂:

          “他娘的,究竟是哪个天煞的东西,害我们损兵折将。”

          黎素一看,为的正是乐无涯。

          “冤家路窄,那个路口有好几条大道,他们偏偏往回折,走到这里来。”裴云奕悄声道。

          黎素摇了摇头:

          “不对,他们的目的地本就是这里。”

          二人无话,从乐坊镇开始,黎素觉得自己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牢牢抓住,逃脱不得,无论他走到哪里,都像要回到原点。

          似乎宿命难改,天命难逃。

          “天一教的人来了么?”乐无涯问镇上守候已久的随从。

          “莲花生派了万重光来,他自己大概是不会到的。”

          另一队人到了此地,就与乐无涯分道扬镳,放下话道:

          “你们指望找了个靠山,就可与莲花生坐下来好好谈么?天一教是狼,望川宫是虎,可至少有根有源,这又是个甚么东西,来历不明,借着咱们的刀杀人,亏了你们还前呼后应!”

          乐无涯冷笑一声,道:

          “那么常兄今日又是为甚么而来,今日午时,若冥王不给咱们药,你我都熬不过三天。你是条汉子,就在家置好了棺材,等着暴毙,何必巴巴地赶来!”

          那姓常的是临风镖局总镖头常远风,听了这话目眦尽裂,无奈没有回敬的话,只得甩袖走了。

          黎素小声道:

          “人都齐了,唯独缺了望川宫。”

          正在此时,狂风大作,黄沙飞舞,悠悠笛声不知何处而来,渐渐众人才看清,半空中四个人踏着风由远及近,缓缓下落,四人共抬一顶轿子,轿子以幔布掩盖,望不到里面的人。

          那人向地上撒了几颗药丸,乐无涯等人便纷纷跪地去找,一时间混乱不堪,因为人多药少,也不分等级尊卑了,有几人甚至大打出手。

          轿子里的人静静看他们反目哄抢,就在这时,有个声音从远处传来:

          “天一教万重光,请赐教。”

          “赐教不敢当,莲花生呢?”

          万重光脚尖点着乐无涯等人的脑袋,撑开折扇,落地之后笑了笑:

          “教主要事缠身,这种小事就不必劳烦他了。”

          轿子里的人冷笑一声,示意随从起轿离开。

          乐无涯等人吞了药,痛楚减轻几分,便抬头去寻冥王,结果却看到裴云奕与黎素。

          “裴公子好雅兴,竟与望川宫这个风骚男人一道,早前听闻你被他迷得神魂颠倒,果然传言不虚。”

          那愈行愈快的四个人,带起一阵罡风,正要消失不见,却被轿子里的人喝住了,他说,等一等。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