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三三章 大结局下(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凌熙这几日格外犯困,颠沛流离了许久还未休憩太久,就被姬钰拉去大婚。

          许是经历了裴凌风一事后,她的脸皮也变的厚了很多,本来对大婚紧张的心情,如今也是既来之则安之。

          绿童站在旁侧,看着凌熙的模样也新潮澎湃,只有她知道这些月来自己给凌小姐做了怎样的保养,令得小姐皮肤如玉如雪,这样美丽的身体怕是任何男人也抵制不了诱惑,不过眼下,她也知道姬钰公子早已经和凌熙小姐有了肌肤之亲,如今少的只是这大婚的典礼而已。

          不过对于姬家安排大婚,她觉着有些不满。

          当初卫师师小姐出嫁的时候虽然是在姬家迎娶的,这次凌熙的婚事也是由姬家安排的,那卫师师何德何能居然与凌熙小姐相比。

          不过当绿童看到诸多的姬家侍婢捧着喜服与凤冠站在外面,聘礼已经堆积如山,方才在心中舒了口气,这些东西怕是在别的宅院里根本就摆不下吧。

          而且姬家是礼仪大族,对于大典等事还是很懂规矩,在主持大典方面旁的家族也是比不上的,但见姬家准备好了最后一套礼节,催促凌熙把衣物都穿戴好,不过凌熙却是不喜欢马上穿戴上凤冠霞帔,那些东西可重的要死,她完全不想把这种东西一直给顶在头上,若一日下来,她的脖子也非要被压断不可。

          好在姬钰已经把那些简单化了许多,十二幅的红色凤凰裙子在凌熙这里已经变成了短了几寸的,否则迈不开步子。

          可是凌熙依然忍不住道:“一层套着一层,这成婚大典还真是太麻烦了啊!”

          绿童噗哧一笑,看着凌熙的目光有些羡慕,“凌熙小姐,想要嫁给姬钰公子的女人可是很多的,就是把她们的脑袋砍掉也是愿意嫁给姬钰公子的,更何况在头上压着凤冠,比起诰命夫人的身份还要高贵百倍,这可是千年也求不来的好事情。”

          彼之甘露,我之毒药,凌熙轻叹,“看来这一日都要很辛苦啊!”

          绿童重重点了点头,喃喃道:“辛苦也是值得的,今日可是风风光光的大日子,让整个颍川的百姓都来瞻仰小姐您的美貌,等到今日忙碌完了,姬钰大人这次修建好了新的府邸,小姐过去后那可比在姬家随心所欲多了。”

          凌熙弯了弯嘴角,“也是,忍过了今日,以后也就没有那么多规矩了。”

          外面又传来了噼噼啪啪鞭炮的响声,每隔半个时辰,就有一次鞭炮的声音。

          绿童道:“已经放了两次了,还有一次,就是迎接您的队伍来了。”

          但见姬府的园内四处张灯结彩,整个园内亮如白昼。

          每个人的面容都带着喜庆的色泽。

          旁人成婚的时间都是下午,吹吹打打的即可,但是姬钰如今是一字并肩王,二人的婚礼不逊于帝后的婚礼,所以在礼节上格外的繁琐。

          临近吉时,第三次鞭炮声响起,绿童欣然道:“来了,来了。”

          凌熙终于完整地穿戴好了华丽的衣衫,戴着精美的龙凤双飞盖头,那珍珠一串串的在她面前晃动,轻轻遮挡住了她的视线。

          很快姬府的人快步来到了此地,笑着道:“来了,来了。这次大典的队伍已经来了,快扶夫人起身,现在先安排去大承殿去祭告姬家的祖宗,然后由姬钰公子带着夫人去主街道龙凤游,让百姓们瞻仰您二人姿容,大家都快些帮忙扶着夫人,莫要耽误了吉时。”

          饶是宫女们训练有素,但是这次大典实在是太正式了,总是出错一二,嬷嬷站在前面训斥了几句,众人方才找到自己进退的位置,众人从姬家走出来,在姬府外的兵马围绕下,凌熙在两个孔武有力的妇人扶起了身子,十公分高度的扣盆鞋底踩着红色的毯子,走的摇摇晃晃,饶是她这个踩惯了高跟鞋的后世女子也显得弱不经风。一路上更是不允许她的脚尖踏上尘土,寓意着凤不沾地。

          那红色的毯子从姬家铺出来,也弯弯绕绕不知道有多长,这里寓意为天长地久。

          透过盖头,凌熙的眸子看到了周围都是一片吉色,来迎接的队伍亦是穿戴华贵,凤辇用的则是紫色,红色,蓝色三色相间。

          与寻常百姓那满目热闹的红不同,她的凤辇有一种庄严的色泽。

          但是当她再次挑眉的时候,看到一个穿着黑色与红色相间衣物的男子走了过来,目光温柔地望着她时,凌熙的心似乎在这时候也已经化了。

          往日里,姬钰都是穿戴白色的衣衫,这次他穿戴着贵重的喜服,整个人的眉眼里有种高贵的气度,竟然瞧得她心中砰砰地乱跳了两下。

          如今整个世界都仿佛只剩下二人,不论外面的婚事操办的多么繁琐,只是锦上添花的一丝丝点缀而已。

          就在这时候,旁侧走来一群少年,正是清凉书院的诸多学子。

          每个人穿戴的非常正统,正是古典的汉服。

          每个男子的唇边都带着笑意,看向姬钰与凌熙的时候,深深一揖,这是发自肺腑的礼仪。

          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容出现,凌熙这时候方才感觉到了这场婚礼是自己的。喜庆的气氛即便阖着眼眸都能感觉,在她心中感受到周围的祝福,体会到这莘莘学子们的祝福,她的欢喜之意也一点点的浓郁了起来,想起自己在大雍朝的点点滴滴,还有与每个人的交集,她已经感觉到了辛酸的甜蜜,这一刻,她

          酸的甜蜜,这一刻,她心中是非常感动的。

          苏氏与苏家的人这时候也来了,苏氏看着凌熙的模样,心中欢喜不已。

          她也拿出了帕子轻轻地擦拭着欢快的泪水,女儿长大了,出嫁了,这是她一生最希望看到的,也是她最大的幸福。

          苏老爷也是激动不已,拉住了苏氏的手,“太好了,我就说熙儿当年的命肯定不差的,什么袁岚的事情,根本就是一个笑话,他怎能配得上我们家的熙儿。”

          苏氏的嘴角也轻轻地颤抖着,不停地道:“是,是。”

          苏老爷接着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日后也别想太多了。”

          凌熙素来性子很冷清,但是也有百炼钢华为绕指柔的时候,她虽然习惯孓然一身,但是这一刻的亲情友情爱情,如浪花涌来,让她体会到了原来世上真的有关心自己的人,与他们在一起方才可以组成完整的人生。凌熙从来不是一个喜欢风花雪月伤春秋的女子,不过这时候她却能理解,如后世的女子踏上了红毯后,开始走向人生的另一个归宿,不禁心中有些感慨万千。

          她目光看向苏氏,嘴唇轻启,“娘,放心便是,以后我会把你接过去的。”

          苏氏一怔,“那怎么成?”

          姬钰也淡淡道:“自然是可以的,日后我与熙儿有了孩子,还需要人来照料。”

          苏氏立刻欢喜点头,“那是,那是,我照料的肯定要比那些嬷嬷们强多了。”

          凌熙浅淡一笑,她虽然没有看到后世的祖父,没有看到后世的兄长,没有看到父亲与母亲,但是这一刻她觉着自己并不是孤独一人在此地。

          凌熙这时候接着对姬家家主盈盈一拜,“熙儿拜别家主,感谢您这些时日的照拂。”

          姬家家主咳嗽了几声,心知对于凌氏阿熙这里做的非常不好,当初自己亏欠这夫妇二人太多,这次婚典的举行在姬家也算是给了他们一个面子,但是姬钰这次就要离开姬家,从此以后与姬家也没有任何的交集,说明姬钰心中也是有三分火气,姬家从头到尾都是做错了,他如今还是非常理亏。

          虽然有些理亏,不过姬家家主依然把面子上的事情通通做好,依然笑意盈盈,缓缓道:“熙儿,不管怎样你已经要嫁给我姬家最优秀的男儿,以后也就是姬家的妇人了,我也没有什么多说的,只是希望你与姬钰好好过日子,白泽他是个可以托付终生的好男子,他愿意与你一世一双人,这可是天下少有的好男子,而你们夫妻之间也要互相忍让,日后一定会家和万事兴,此刻我多的言语没有了,只有祝福你们两个早生贵子,白头偕老。”

          他这一番话也说的如同家中最慈爱的长辈一样,在众人的面前做足了面子,凌熙只是淡淡一笑,“家主放心,我与姬钰会好好的过日子。”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