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催眠护符】(70-75) 美妇栾晓萍!(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催眠护符70。

          看完了菜单后严明嘴角勾起了残忍和阴险的笑容,有了这些东西,谁还可以阻拦我?强横的身体强大的精神还有时间异能以及护身符,真是期待征服各种女人的那一刻啊。征服世界有什么用,还不如横行霸道来的爽快。哈哈。

          既然要通过性交来增加能量,那么今晚就不用睡觉了。

          硬起来的肉棒又开始在秦梅香成熟的身体里抽插,有了阴精和精液的润滑,这次抽插的十分顺畅,就是快感因为过于润滑会减少一点,不过没什么关系。

          不同于秦梅香已经熟悉了大鸡巴的恢复力,一边的洪发瞪大了眼睛,居然会有人可以硬的这么快,一点疲软的迹象都没有,现在草的比刚才肏的还要大力还要快速。这上司究竟是什么怪物啊。

          狂野的抽插还在继续,这次泄身三次的秦梅香被穿上了黑色的鱼嘴高跟鞋,小脚被用来给大鸡巴足交了一会后就被含在嘴里啃咬,体内的肉棒陡然变大了许多『老骚货。身体那么耐操,真是实打实的农妇啊。比城里的女人就是耐操很多,爽死了。你的淫脚真是淫贱,操死你』。

          『啊、、嗯、、不要、、、脏啊……好痒……好大力、、我不骚的、、是你硬要干我的……啊……求求你快射吧。、、我的腰好痛、、、肚子也好痛、、上厕所都觉得痛』。

          严明喘着粗气一口气干了二十分钟,硬是以正常位压着丰满的农妇秦梅香给肏晕过去,最后才在洪发绝望的眼神中再次把大量的精液全部射进对方的妻子体内。

          『洪老哥,你可以去和你父亲睡了,明天还要工作呢,早点把村子建设起来,我们才可以升官,我好你才好,知道吗?你放心好了,你老婆和你母亲要是怀孕了我会处理我的,现在请你出去,我要继续肏你老婆了』。严明压在秦梅香丰满的肉体上歇息着,毫不客气的命令这具美肉的丈夫滚出房间。

          洪发脸色变换了几下,最后咬咬牙黯然的走出房间,把自己的老婆留在房间给这个禽兽上司奸淫。

          一个脸上有着细微皱纹的老妇半推半就的让男子脱下了身上的衣服,满是老茧的手掌握住那根跟自己孙子年龄还小的男子鸡巴,牵引到微微湿润的阴道口,男子腰间微微用力就破开了开始衰老的紫色阴唇。

          成熟到极致的阴道肉芽颗粒摩擦着龟头给严明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微紧的肉套让做爱的时间变得更加,可怜的村长母亲被迫穿上肉色丝袜和高跟鞋,年老的妇人带着淫荡的媚态让人恨不得把这个骚货给活活肏死。

          『老骚货,想不到打扮起来居然还有点姿色。操死你。爽。看到你儿媳妇了吗??嘿嘿,被我肏晕过去了。今晚让你们两个骚货同时怀孕给我生孩子』。

          『别、、严支书、、不要这么、、大力、、我痛、、哦、、好爽、、、啊、、你别咬我的奶子……嗯……』老妇不想面对这个奸污自己的年轻男子又臣服在身体的反应上,不知所措的胡言乱语。

          严明发疯一样大力的草干着身下这个可以做自己奶奶的老熟妇,胖胖的肉体加上因为姿势而变得紧窄的骚屄都让严明兴奋不以。

          一双大腿随着交媾前后摇晃,高跟鞋在空中晃中惊人的曲线。老妇肚子上的几个甜甜圈赘肉更是泛起一阵阵的涟漪,甚至在肉棒顶到子宫的时候还微微凸起了一点。

          淫糜激烈的性交持续了二十分钟,担心老妇吃不消会被自己活活给干死,严明提前释放了兽欲,在高潮了五次的年老肉体上释放腥臭肮脏的精液。

          村长母亲无神的张开大腿迎接在体内喷射的肉棒,肚子一起一伏的吮吸着龟头,仿佛要把尿道里的精液都吸出来一样。

          突然严明脑海里闪过一个提示:是否消耗一点能量让此女人怀孕?每一个成功怀孕并且生下孩子的女人都可以提供5点能量上限,每个女人提供的能量上限不会封顶。

          严明淫笑的确认了。顿时感觉肉棒又有一股精液涌出,通过龟头强力的喷射进失神的老妇体内,可以很确定的这个辛勤了一生又被儿子出卖的可怜老妇即将怀上一个跟自己孙子大小的年轻男子的野种。

          严明想了想,护身符的初始能量大约是一百吧,现在快五百了,一个野种五点,那么岂不是自己不知不觉间差不多有个上百个野种?

          整整一个晚上,除了上半夜在村长家度过外,下半夜严明这是在周围的村民家里度过,勤劳的跟一只蜜蜂一样的采花,为了补充失去的能量而不断的奸淫周围的妇女,让人可惜的是,二十多岁的少妇几乎没有,整个村子也只有五六个,大多数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只留下中年人和老年人在家里带小孩。

          当严明一夜未睡,从五个熟妇的身上爬起来后,护身符的能量终于是接近了充盈的状态,看着床上五个昏睡过去下体一片狼藉的妇女,小腹处隆起的地方正是被子宫爆浆的结果,浓郁的精液已经在子宫发芽,就等着和她们的卵子结合然后养育出不属于她们丈夫的野种了。

          回到村委会,刚好碰见早上起来的栾晓萍,看着眼前知书达理的温婉少妇,严明就恨不得狠狠的奸污这个熟妇,昨晚查了一下,网络上却没有了权财这本书的踪迹,仿佛凭空消失了,还好的是作者鲳鱼还是写了很多给力的作品。

          『早上好啊。严支书』。栾晓萍微笑着打招呼,心里非常感谢和尊敬这个一心为了人民奋斗的好官。

          如果严明知道对方说他是一个好官,肯定是笑掉大牙,当官只是为了草更多的女人而已,有时候权利比护身符还好用呢。『早啊。萍姨怎么不多睡一会,等会我带你去看看学校吧,村子里条件简陋了一点,希望你不要介意』。

          『不会不会,说道这里我还要感谢你呢』。栾晓萍客气的回应,心想不愧是一个好官,时刻的想着村子的事情,看来村民们对于严支书的爱戴是没有假的,如果不是好官,那么村民们为什么会说他的好话呢?

          栾晓萍正想走,突然踢到了路面凸起的石子,整个人一下子失去了平衡,眼看就要摔倒了,这一下要是摔下去了,那肯定痛的很严重。

          一边的严明经过强化的身体一下子就把栾晓萍抱住了,由于用力过猛的原因,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面对这面,甚至可以看到对方脸上阳光照射下的细小绒毛。

          严明勃起的粗大肉棒隔着裤子顶在了栾晓萍的私密处,胸膛还贴在两坨软肉。

          栾晓萍一下子没有回过神来,等回过神来才发现两人的姿势太亲密了,下体的私密处还感受到了对方强大的本钱,偶尔还隔着裤子顶了自己两下,让自己一阵的心神眩晕,久旷二十多年的身体都开始有点反应了。

          看着栾晓萍眉头微皱的表情,白嫩的脸蛋上散发着知性母性的熟女气息,常年的教师生涯让她的皮肤变得很白,甚至可以看到皮肤下的血管。严明突然心头跳动了一下,有种想要呵护眼前的女子的冲动,鬼使神差的低下头含住两片娇唇。

          『唔』。栾晓萍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这个跟自己儿子大小的村支书居然吻了自己,立刻推手想要脱离对方的怀抱,无奈力气没有对方大,只好紧咬牙关,渐渐的被熟练的亲吻打开了紧闭的心房。

          两人亲吻了两分钟,交换了彼此的唾液,严明还把自己的舌头射进了栾晓萍的嘴里。良久唇分『萍姨,对不起,刚才你太美了,我突然有种冲动,你放心我会负责的』。

          栾晓萍本来恼怒的表情突然噗嗤一笑,看着眼前紧张的小青年,怒火都化为无有。『你啊,看你还一村支书呢,怎么还这么调皮』。

          严明直接抱起栾晓萍回到自己的房间『哎呀,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萍姨,我看看你的脚怎么样了,别扭伤了,身体要紧,到我房间去吧,我给你看看』。

          房间里,严明把玩着手上的玉足,看不出来二十多年教师生涯的栾晓萍脚底居然只有一丝的老茧,脚底光滑,青葱的玉趾让人恨不得含在嘴里细细把玩,小巧秀气的足弓和白嫩的脚丫很容易引起男人的欲火,要是拿这对美足打一下脚炮就爽死了。

          栾晓萍眉头微皱,似乎真的扭到脚了,在严明的抚摸下,身体渐渐发热,一种奇怪又舒服的感觉从脚底传到心房,男子浓厚的气息让她有点眩晕,久旷的身体此时居然开始有了反应。下体的蜜穴微微湿润『好了,我没事的,别揉了严支书』。

          『呵呵,萍姨,私下你就叫我名字好了,小斌都认我做大哥了,你也就是我的母亲了,怕什么,何况你的脚很美,给我我很温馨的感觉』。

          『啊,难道你母亲?』『不,我母亲很好,只不过是在老家,很难见到一面而已,看见你我有种想起了母亲的感觉』。

          栾晓萍不自觉的抱住严明,坚挺的乳房顶住结实的胸膛。严明趁机搂着眼前的美娇娘,嘴巴再次亲过去,这次处于母性泛滥的栾晓萍温柔的回应着,小香舌生疏的回应挑拨,两条舌头不断的纠缠,你追我赶,浓密的口水直接流到了栾晓萍的嘴里,把这个善良贞洁的中年美妇打上自己的印记。

          炽热坚硬的肉棒顶在了美妇的双腿间,隔着裤子在阴阜处摩擦,栾晓萍鼻间发出闷哼声。严明温柔的撩起美妇的长裙,拉开传统的女性内裤,一切都没有惊扰到正处于发挥母性光辉的栾晓萍。

          肉棒从西裤的拉链中释放出来,黝黑粗大的肉棒散发着惊人的热量,轻车熟路的来到湿润的阴道口前。深吸一口气,随后腰间微微用力直接顶在了湿润的阴唇上,再次用力,直接破开了紧闭的阴唇,坚硬的肉棒进入紧窄的不像话的阴道,在荒废了二十多年后的阴道重新迎来了新的主人。

          栾晓萍感到下体微微发凉,随后又有一阵的火热,接着突然下体一紧,紧闭的阴唇被撑开,一根炽热的棍子直接插进了湿润的阴道,顿时一股撕裂般的疼痛突然传来,就像新婚之夜被破瓜一样『啊。严明你做什么。好痛。快点拿出去,你怎么可以对我做这样的事情,我都可以做你妈了。快点滚出去』。

          严明没有回答,而是紧紧的抱住栾晓萍,双手抚摸着腰间乳房等敏感地带,嘴巴亲吻着脸蛋和嘴唇,下体微微打圈,龟头在紧窄的阴道里微微打转,缓解久未被开发的阴道胀痛。

          渐渐的栾晓萍挣扎不开,下体的疼痛消失,紧窄的阴道在荒废多年后重新适应了惊人大小的鸡巴,里面的嫩肉不断的吮吸蠕动,给严明一种超爽的享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