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13(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盈月记事八与哥哥被锁裁衣坊竹椅摇爱h

          那日在哥哥院中长时间的温存之后,我又日渐忙碌。

          无暇再去策划如何给哥哥制造更多的“惊喜”,或者说是计划一个更加有趣的“约会”。但是我的心里无时不刻不在惦念着哥哥,自己每做一件事,就想象着此时此刻哥哥正在做什么。

          这种疯狂的真正如恋爱一般的思念,比我起初自认为的感情还要深刻。

          也许我对哥哥的喜欢,并不仅仅是出于对他身体的迷恋或者外表的吸引……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能够牵动我的心。这几个月相处积攒下的感情,也许早已超越了普通的那种“喜欢”。

          然而我与哥哥目前的状态,就好比前世那些大款高官与“二”之间的关系,遮遮掩掩,躲躲闪闪,寻着机会就疯狂偷情,在人前却装得道貌岸然,一本正经。

          前世我从未想过自己能得到这种待遇,不想竟穿到这以女为尊的朱雀国来,着实享受了一回“金屋藏娇”的滋味——

          妙处肯定是有的,但是烦恼也着实不少。

          不管我怎么烦恼忧愁,好歹终究还是想通了一件事。哥哥毕竟不是娇滴滴的小女人,也不是娘娘腔的小男人……我不能为了一己私欲,就不替他着想。

          所以,我想了一通说辞,给哥哥安排了个职位。

          自己家里生意那么大,我思前想后的结果,是给了哥哥一个“助理店长”的职务。确切来说,就是掌柜的帮手,再直白一点,也就相当于比较“高级”一点的伙计而已。但这还是很有好处的。既然是“助理”,哥哥也就不用承担什么经营的风险和责任,家里那些大大小小也就不能说什么。

          我给哥哥安排的铺子,是一家新开的裁衣坊,名叫“苏锦斋”。

          苏锦斋地处官宦云集的城东,店面极宽敞,做的都是大富人家的生意,甚至皇亲国戚也多有关照。虽是地理位置极好的旺铺,但因为平常百姓的生意做的少,所以平素店里不算很忙,哥哥在里头应该不会辛苦。日子稍微久一点了,我也好把哥哥往上面调动。

          总之,就算是屈就,好歹也是给哥哥落实了一项工作,总好过每日待在院子里头“不事生产”。

          哥哥倒是挺高兴的样子,那张挺俊的脸上笑得跟个孩子似的。这还是哥哥长这么大第一次得到一份工作,能用自己的双手挣钱,就算是让他做苦力,他大概也会觉得开心吧……唉,想想我都觉得好心疼。

          这一日,我听说苏锦斋接了个预约,说是有几位重要的客人要来光顾,叫店里当日早些就打点好,不要招呼其他客人。意思也就是说,要整间店铺都关门歇业来特意招呼他们了。

          我同那些富贵人家打过的交道太多了,当然明白有些人身份娇贵,排场大,禁忌多。

          本来是不大想自己去手的,然而,一想到哥哥现下就在那里工作……我的心便热了起来。

          借词去应酬贵客,我又可以同哥哥见上一面了。

          苏锦斋的掌柜姓刑,大家都管她叫刑美人。

          刑美人三十未至的年纪,正是女人最娇艳成熟的季节,体态婀娜,风姿绰约,长得也是天姿国色。她的美貌,就算与店里那一匹匹巧夺天工、价值连城的锦缎丝绣相衬,也是毫不逊色。

          见到言笑晏晏的刑美人,我的第一反应是——完了!我为什么要把哥哥安排到这里来!天啊……

          虽然上官宝宝对自己的容貌身材还是有自信的,但是这十四岁“罗莉”的小身板,要想跟一个美艳的年岁大我足一轮有余的“轻熟女”比拼,感觉总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味道……前世的时候曾有听说,年轻男子通常都比较喜欢成熟的女,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上,熟女都比稚气未脱不解风情的女娃娃来得受男人喜欢。

          那时候我看中苏锦阁是新近开张,掌柜伙计都是刚刚走马上任,让哥哥到这儿来也就不至于有太多的人际问题。我千算万算,偏偏忘了考虑这掌柜的是个娇滴滴的美艳女子……呜呜,倘若哥哥跟人家朝夕相对,再日久生情什么的,那我岂不是亏大了!

          心里如此闹腾着,我的脸上却没表现出任何异样。

          “我哥哥在这里还好吗?”我的眼睛东张西望,搜寻着哥哥的身影。

          “呵……大小姐还真是关心这位小哥哥啊。”刑美人边笑着边领我在偌大的店面里转了一圈,“他能干,什么都帮得上忙。现下正跟着账房点算新到的几批货,大小姐要去仓房看看么?”

          “不、不用了!”我慌忙否决。

          其实去仓房也不差几步路,可是一想到身边有其他人……我就怕自己到时候不知道如何面对哥哥,怕自己会行差踏错,露出“马脚”来。

          刑美人笑着不说话,领我进了二楼的贵宾雅室。

          所谓贵宾雅室,就如同前世商家专为招待vip设置的房间。里头装潢得比外头的门面还要富丽堂皇,各种设施一应俱全,简直堪比殿。如果在前世,大概就是酒店里的总统套房了。你说一家裁衣坊作甚要弄成“酒店”的架势?这自然是投客人所好了。

          朱雀以女为尊,女人最爱的是什么?从古至今也不过是些个绫罗绸缎和胭脂水粉。

          因此这朱雀国的商业大军里,做女人生意的自然占了大头。

          那些女官、女将军、女家主们……闲暇时总喜欢呼朋引伴地来逛街。要招待好这些金贵又挑剔的“上帝”,自然得给她们“宾至如归”的享受,样样细节都不得怠慢。比如说夫人小姐们逛街累了,总是娇气地要喝喝水,歇歇脚,请人捏捏腿什么的……她们要喝的水自然也不是一般的水,要人伺候休息的排场也不是一般的大。

          总之,店铺里头备着关于衣食住行的各方面所需,是我们上官家族能得蒙富豪显贵青睐的一大法宝。

          在房间里最宽敞的软榻上坐了下来,我手抚着身下丝滑的缎褥,看着满室奢华的旖旎,心里又忍不住开始纠结。为什么……为什么我要把哥哥安排到这种专做女人生意的铺子里来呢?!要是哪天来个刁蛮的小姐,或是欲求不满的贵妇,“调戏”了我老实的哥哥,那我上官盈月不是更加——

          亏、大、了!

          我的脑筋飞快转动起来,拼命想着要把哥哥再调到哪里去会比较好。就在这时,有伙计通报,说是贵客已经上门了。

          等我亲自出去把人给接进来,才惊吓地发现……咳!有没有搞错?这……传说中的女皇陛下,竟然也会纡尊降贵跑到我们这“小”铺子里来?!

          女皇向来亲民,并不吝于让百姓瞻仰她的容颜。我也是见过她的,印象里是个非常高贵优雅的大美人儿。不过那也是前些年的事了。眼下近距离地见着了女皇的本尊,我的激动之心溢于言表。

          除去对自己国家首脑的敬仰,心里掺杂更多的,其实还是对“大女人”的几分崇拜。

          女子为皇,在朱雀国人眼里是天经地义,然在我看来,就有些玄妙而不可思议了。毕竟,在我曾经学的历史上,历朝历代也只出过武则天那么一个治御四海的女皇。

          “传闻你们这苏锦斋老板特别会做生意,怎么,就这样傻站着不动,便是你们上官家的待客之道?”

          一道妩媚优雅的嗓音骤然响起,唤回了正神游九天的上官宝宝……我定睛一看,哇塞!跟在女皇后头的,除了几个女官之外,竟还有一位超级大美人!

          那狭长的眼眸是最标准的丹凤眼,配着一管挺直傲气的鼻,和嫣红得恰到好处的双唇;一头长长的黑发比我们店里的锦缎还要光亮夺目。

          朱雀国的美女一抓一大把,但是称得上美男的可不多。在我看来,朱雀这片土地对男人来说,本就是风水不好!要不然,风月大陆如此辽阔,为何就唯有朱雀国专产“大女人”和“小男人”?男人不说什么大作为了,那长相也大都不尽如人意。要么歪瓜裂枣,要么油头粉面。要说像我家哥哥那么极品的男人,绝对是凤毛麟角啊!

          不过眼前这位美人也不差。

          虽然说话的声音“娘”了一点,但是贵在身材高挑,眉目如画,漂亮的肌肤没有擦过任何疑似胭脂水粉之类的东西……

          “快请坐,女皇陛下。”

          我还真是,见到美人就看直了眼……定了定心神,上官宝宝的小脸绽放出招牌式的灿烂笑容,“还有这位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