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观湖庄园的秘密】第一章 观湖庄园的人柱(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忘却之人字数:6753古尔顿石冢炊烟渺渺。

          高尔迪在自己的小锅里撒入了盐末,锅中文火慢炖的肉汤已经香气四溢了。

          这个古尔顿石冢是高尔迪的家族坟墓,三年前的时候这个石冢遭到了亡灵法师的攻击,为此高尔迪的姑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这位亡灵法师则在高尔迪和一位路过的冒险者的努力下付出了最后的代价。

          那位冒险者就是现在人尽皆知的龙裔娜柳月绫在那场冒险中高尔迪和柳月绫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再从世界之喉返后,柳月绫再次造访了古尔顿石冢,邀请高尔迪一同冒险。

          在那之后他陪着这位高高在上的龙裔小姐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冒险,但不到一年时间高尔迪就发现自己的实力实在是跟不上柳月绫成长了即使有着柳月绫精湛的锻造技术打造出的传奇级别护甲高尔迪也发现自己越发跟不上她的脚步了。

          巨龙,血龙,元素专精的各种龙族,甚至传说中的至高龙……这太超过他的界限了。

          所以最终他还是到了古尔顿石冢为家族看守重要的墓地。

          当然这段冒险生活也为他带来了财富和力量以及声望,虽然根本比不上柳月绫小姐,但是至少他可以单独一人对抗一条普通的巨龙,“龙裔的冒险者同伴”

          “单独对抗巨龙的强者”,这样的实力和名望使得他可以很轻易接到一些报酬不菲的任务,甚至只要他看守这个石冢,雪漫城就会付给他每月一笔酬金因为在这座上上,高尔迪可以很好的拦截袭击雪漫城的农场的巨龙。

          今天他就从雪漫城领了自己的工资,然后用这笔钱从市场买了一块美肉,买来炖成肉汤来吃。当然,以高尔迪的财富他并不是买不起一整只女畜,只是他希望能攒钱买更高级的肉畜罢了比如说战士工会的女战士?或者神殿的那位女祭司?

          虽然够高级……但是高尔迪还是觉得不够。

          他的脑海中再度浮现出了柳月绫的身影,这位曾经的伙伴现在还偶尔来看看他,带着她哪些新的冒险同伴们,每一次到雪漫城的时候,她们都会顺便来看看他柳月绫现在和两个人一起冒险,一位是血族公,瓦尔哈拉堡的瑟拉娜小姐,另一位则是一个独自出来体验冒险生活的贵族小姐,塔尼娅。

          柳月绫有着三人中最丰满诱人的身材,她全身结实的肌肉都被这身材遮盖住完全看不出来,她的肌肤是是颜色就像刚刚端出来的奶昔一样洁白丝滑,涂抹上油脂后就好像烤熟了的美肉一样,再加上柳月绫自己身的那种淡淡的体香,很让人遐想连篇。

          瑟拉娜是血族的公,从外貌来看她可以说是三人之中最为年幼的一个,但实际上那不过是吸血鬼不老不死的结果罢了。尽管外貌年龄只有6岁左右,瑟拉娜的身体已经可以说是充分成熟了。她的双峰也可以算是乳球,只是按照比例来说就没有柳月绫那么触目惊心,这样柔软的布丁挂在她奶油巧克力颜色的身体上,诱惑着人去犯罪……塔尼娅是一位高精灵贵族她的身材是三人中最矮小的一个,虽然实际上已经成年了,但看起来还像是一个大号的萝莉,这让她丰满的乳房和苹果般的臀瓣更加诱人犯罪,塔尼娅的肌肤也很洁白但比起柳月绫,更像是那种健康红润的白色,看起来更真实,也许会有人更喜欢这种真实,但也肯定有不少人喜欢柳月绫的梦幻。

          高尔迪自己则是两者都喜欢,再加上柳月绫,这三个美女他都很喜欢,如果可能的话高尔迪希望能攒下钱将她们三人买下来好好玩弄一番之后再一口气全部宰掉。不过这也只能是想想而已,那笔钱他肯定付不起。

          以他的财力,最多……这个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来了。高尔迪打开了石冢的大门,看到三位少女站在门口。

          “你竟然还是住在这里住啊,高尔迪。”不紧不慢的语速带着一丝自然而然的高人一等的感觉,明明只是和自己相当的身高,但却有一种需要仰视的感觉,站在最前面的这个少女就是柳月绫,天际的龙裔。

          她的衣着很暴露,十分的暴露,可以说就是一堆皮条棒子她的肉体上而已。

          臂甲还算理,是用硝制的皮革固定上铁片组装成的轻便的护甲,但腿甲就完全是两条皮固定在大腿外侧的金属而已。至于这件皮甲剩余的部分,实在很难称作是护甲。

          两条腰带交叉着松垮垮的套在腰部,像是刻意要展示她的臀瓣一样低下来,这是用来挂着弩矢袋和匕首的武装带,肩部也有护甲,但是躯干只用两条皮带保护起来,交叉成十字形的两条皮带一条从脖子上延伸下来穿过乳沟盖住肚脐,然后贴在她的蜜裂上,不过靠近蜜裂部分特意修剪的窄上不少,仔细看就会发现实际上是嵌入了她的蜜肉之中,横着的一条也不是用来固定乳房的,它从乳根下方穿过,高尔迪听柳月绫说过,这条皮带唯一的作用是一个隐形的立场托起她那硕大的乳房,不让它们下垂。

          柳月绫洁白的皮肤大片的沐浴在月色之下,她背后那对隼鹰般的白翼有规律的张着,这让眼前这位龙裔少女看起来淫乱不堪,却又有些不可侵犯。

          “你有穿成这个样子了……柳月绫。”高尔迪叹息道。

          “那又怎么样?我喜欢。”柳月绫无所谓的说着挺起了胸,她那弹性十足的布丁也摇晃起来。

          是啊,这个世界强者享有这种权利,没有人有资格指责柳月绫的穿着太过暴露,只要她自己觉的这个防护是足够的就没人有资格说三道四,实际上到了柳月绫的境界,纯粹物理防御已经没什么好提升的了,重要的反倒是装备上的附魔,而装备附魔可和你的装备有多暴露没关系。所以在这里有一种风气,实力强大的女性绝不介意穿着诱惑甚至淫乱的护甲参战,但是想龙裔柳月绫这样的也是在太大胆了……又或许像她这样强大的女性实在太少了。

          “嘛……就算是我也觉得你这样穿确实有点……要不要把那件小马甲加上?”

          一旁的瑟拉娜打着圆场。

          不过说实话瑟拉娜本身穿的也实在好不到哪里去,那套名为黑龙公的护甲使用龙骨龙鳞打造的,很适收纳魔力,因此就更不需要太多的覆盖率了……小腿和膝盖上半部分覆盖着黑色的龙鳞,臂甲也是如此,然而躯干部分就和柳月绫差不多了,别在于瑟拉娜至少用东西遮住了自己的乳首,左边的是用皮带固定的一个小小的正方形的盒子,右边则是用金链悬挂的一个银饰,而且她下半身要远比柳月绫更加暴露,一根黄铜的腰链悬挂在腰际,在小腹部分垂下一连串密集的银质锁链,就像一小片链甲一样,遮住了她的秘密花园……但实际上,她里面就没有更多东西了。

          虽然嘴上说着这样的话,但是高尔迪知道瑟拉娜其实比柳月绫更加淫乱,而且有着天生的受虐体质,她在自己的护甲上追加了黄铜打造的手铐和脚镣,还有一个带着锁链的项圈,需要的时候就可以把这些手铐脚镣连接起来,限制她的行动。只不过比起柳月绫,瑟拉娜还是有一点点的矜持的。

          “高尔迪先生,你不觉得女性展现自己躯体的美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况且你也很欣赏不是吗?”塔尼娅很有礼貌的说道。

          或许三人中最有资格说自己保守的就是塔尼娅小姐了,这位高精灵的贵族穿着的盔甲似乎是运用了锻莫技术的魔动力铠甲,虽然一样很暴露,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件护甲很好的遮掩住她的三点,但如果你从后面看看,再从前面仔细观察就会产生疑问了那个v字形的贴着神秘的三角地带,包住她的耻丘的内裤是怎么固定住的呢?

          这一点高尔迪也很清楚塔尼娅的大腿根部有着湿漉漉的水迹,这个v字形的内裤是通过v字尖部固定的一个振动假阳具插进塔尼娅紧致的蜜穴里固定住的,再加上一个同样震动的肛门塞固定,看起来包裹的最严实的塔尼娅其实一直都处在刺激之下呢!

          所以高尔迪吐槽道:“你最没资格说这句话吧?”四人吐槽了一下就进入了古尔顿石冢,这个石冢伸出的门廊被改造成了一间屋子专门给守墓的人居住。

          “最近怎么样?你们是刚结束一场冒险还是知道我发工资特意来蹭饭吃了?”

          高尔迪问道。

          “嘛嘛,两者皆有之。”柳月绫说道。

          “虽然高尔迪先生没有经过专门的训练,不过作为厨师您的水平是值得称赞的。”塔尼娅很中意的说道。

          只有瑟拉娜兴趣一般,作为一个吸血鬼,虽然瑟拉娜也有味觉,但始终只有鲜血才是最适的食物。

          “哈哈,那先和我讲讲你们那波澜壮阔的冒险故事吧,这锅浓汤还得再等一会呢。”“是呢,为了你的浓汤,我们就浪费一下时间吧。”然后三名美女你一句我一句的谈论起冒险中的事情来。总体来说这一次冒险没有上次那么惊险,但却更有趣一些、上次的冒险是在独孤城遇上的,三人帮助了一个战粟孤岛的居民,也因此跑到了疯神希奥格拉斯的领域哦天哪,这已经是高尔迪不敢想象的领域了!但这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高尔迪知道她们还做过很多类似的事情,魔神海尔辛的狩猎仪式,血腥放荡的晚宴,和米拉克在知识魔神领域发生的战斗等等,这都是高尔迪无法触摸的领域龙已经是很可怕的东西了,一些高级龙种甚至可以打败物质界的魔神,但在魔神领域里的魔神可是完全另一事。

          在战粟孤岛,她们帮助了佩拉古斯四世,为疯神做了些事情,接着得到了一份魔法卷轴作为奖励到了物质位面。

          而这一次冒险只是很简单的,三人一起到了弗克瑞斯领地顺手做了一个清除盗贼的任务,但之后那位荒唐的领给出的报酬比较让三人吃惊。

          “他邀请我们三人与他共进晚餐作为报酬。”柳月绫笑着说道。

          “真是有些寒酸的报酬。”高尔迪摇摇头道。

          并不是所有的贵族领都那么富裕,但是弗克瑞斯虽然是个比较贫瘠的城市,作为整个弗克瑞斯领的领,那位大人也绝不该支付这样的报酬,除非是一场足够盛大的晚宴。

          “实际上还算可以,毕竟是个比较丰盛的晚宴,只不过中间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高尔迪先生你要不要猜猜看?”塔尼亚带着玩味的笑容说道。

          “这样没头没脑的我肯定猜不到……不过我猜应该是以弗克瑞斯的标准准备的丰盛晚宴其实对你们算不了什么吧?”高尔迪耸耸肩。

          就算能猜到也不能猜到,否则就没意思了。

          “差不多,那次晚宴没有菜,所以那位领邀请我们三人中一个去做菜。”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