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是谁在偷情 4(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四蔷薇我知道我做不了好妻子。

          因为我不纯洁了,男人只要纯洁的女孩儿做妻子。

          尽管他们都喜欢淫荡的女人。

          我其实是个妓女,做小姐只是兼职罢了,我也不叫蔷薇。

          我叫素影。

          我每天奔波在男人们中间,为了应付他们我把自己变成了撒谎专家,刚喂完了情夫又马不停蹄地到另外的地方去迎接嫖客。

          我不让自己闲着完全是为了挣更多钱。

          我已经有了87万,还不够,我需要万。

          我并不爱钱,请您别笑,我可以发誓。

          我会把这些钱交给一个男人。

          不不,他不是我的男人,我甚至和他不认识,我只在qq视频上见过他。

          他答应帮我完成我的一个愿望。

          我十五岁就不纯洁了。

          因为那年我遇到了青皮,青皮大概比我大十几岁吧?谁知道呢?也许更多些。

          但我很喜欢他,他很酷,手臂上纹着青龙,背上纹着老虎。

          很多人都怕他,只有我不怕。

          青皮追了我十三天,他天天到学校门口接我放学,星期天还带我去了县城玩儿,他骑了摩托车载着我一路飞驰,风从耳边吹过,真威风,我们看了电影,还吃了肯德鸡。

          他拉着我的手在人群中穿梭,他的手大大的,真有力。

          那是我最幸福的一天了,从六岁父亲去世我就没有再有过那样的幸福。

          我决心嫁给青皮,和他生一个小孩,和他一起把孩子养大,和他一起到很老很老,他老的不能动的时候我会伺候他,因为我比他小,那时候我一定还能照顾他。

          我的梦想在第十三天的晚上破灭了。

          那天青皮把我从学校接到了他家,青皮的家很破旧,墙壁上居然还有个洞!

          从洞里可以看到刚升起的月亮。

          青皮拉灭了灯,月光就从洞里照进来,落在床上。

          青皮抱着我,让我坐在他腿上,他的手压了我的胸膛,那里就痒痒的,心里也痒痒的。

          我知道他想干什么,我是大姑娘了。

          他要做什么就给他做。

          床边停着他的摩托车,我从倒车镜里看见自己红红的脸,我为什么脸红啊?

          我怎么就脸红呢!门被推开了,外面站了好多人,有一个人走进来,向青皮要什么东西。

          青皮叫他炮哥,青皮说给二京了。

          炮哥不相信,炮哥带我们找二京,我们就到了那条河边,河上有座青石的桥,二京从对面来。

          二京说没有,炮哥相信二京,就叫人打青皮,青皮发誓在二京那里,他们还在打,青皮流了好多血,却没还手,他说炮哥你相信我。

          炮哥就说;“在太平镇还没人敢动我的东西,你倒敢?把他马子的衣服给我扒了。”

          青皮的脸就变了颜色,许多人就伸了手过来,我的衣服被剥下来,我就哭着叫青皮哥,青皮拼命地冲过来,有一把刀砍在他头上,血就流下来,满头满脸,又一刀砍在肩膀上,青皮的一只手就不能动了。

          我拼命地叫,拼命地推开那些手,青皮哥被按在地上,他就咬住了一个人的手指,那根手指被咬掉了。

          又有一刀砍在他背上,青皮还在试图爬过来,却被死死地按在地上。

          我也被按在地上,地很凉,有股腥腥的青草味。

          有人的手伸到我的两腿间,我看着青皮,我哭着叫青皮。

          有人抓着我的乳房。

          我看着青皮,青皮满脸血,瞪着眼,眼睛里映着小小的月亮。

          有人已经脱了裤子。

          青皮就说;“你们住手,我拿给你们。”

          炮哥说早这样不就结了。

          青皮突然拉着我就跑,我们上了青石桥。

          青皮把我推在前面,有石头仍过来了,砸中青皮的脖子,青皮一个趔趄栽下了河。

          我站在河边叫青皮,叫得撕心裂肺。

          后面人把我按倒在桥上,炮哥说;“把他马子操了。”

          我哭着求炮哥;“你把青皮捞上来啊!你们救救青皮,我给你们操。要不青皮会死的,求求你们把他捞上来。我嫁给他都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