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番外之无赖闹腾(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慕家的诚意朕收到了,慕大老爷意欲何为?”

          顺安帝微抬双眸,朝连生摆了摆手,连生忙将箱子盖上,交于小太监带了出去。

          慕二老爷忙撩袍跪地,态度恭谦,“回皇上,大哥年纪已大,老态龙钟,为人处事常有思虑不周之处,故而想求得圣意,准许我们慕家一脉返回故里,从此再不涉足朝政!”

          返回故里?从此再不涉足朝政?

          慕家打的什么主意?

          顺安帝没有作声,神态淡然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慕二老爷。

          慕二老爷显然准备充足,没有打算仅凭一颗人头就让顺安帝点头,见上座一直没有反应,垂着头又道,“实不敢欺瞒皇上,令洲那孩子虽然回到了慕家,身子却一直不好,族里的大夫看过,说……说是活不了多少日子……我们三兄弟已是看破权势名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东西,争过来又有什么意思?”

          说着,轻叹一声,语气里虽有落寞却更有一份释然和坦然。

          慕二老爷再次磕头,“恳请皇上准许我们慕家一脉返回故里,从此再不涉足朝政!”并高举双手奉上一枚血玉令牌,“此物乃是调派我慕家精锐的血玉令,有此令牌在手,慕家上下皆听号令!”

          顺安帝眸底光芒一闪,越发深邃。

          ……

          夙重华率兵闯宫躲玉玺,身受重伤的事传遍了整个京城。但凡有头有脸能进的忠勇侯府的大小官员无不送人送物,亲自上门表示慰问。

          十一娘寻了三娘、瑶娘、莫三小姐和莫守谆、苏长亭、梅长风、盛子都、邹鹏程几人帮忙招呼客人,自己躲在后宅照顾夙重华,夙重华身上的箭因未及时拔出,后又用气用武,让箭更深入肉中,即便是莫殇,在回来后看到夙重华背后的箭伤也变了脸色。

          那箭起初是齐根削断,只留了铜制箭头在体内,后来却是入肉有半指深!

          想把箭头取出来,必须割开肉层到箭头,再拔出来!

          莫殇每下一刀,夙重华额头就落下一层汗,大颗大颗的汗珠扑簌簌的往下滴,十一娘擦都擦不及,他还白着脸朝十一娘笑。

          “十一、娘,我、我没事,一点小伤……不、不碍事。”

          十一娘小心给他擦额头的汗,扫了眼莫殇的动作,笑着分散他的注意力,“重华,你说我上次嫁你京城好多官员都送了礼的,我们再办一次婚礼,他们会不会送第二份礼?毕竟,你如今可是京城炙手可热的皇上身边的大红人!”

          她挑眉,黑漆的双眸眨了又眨,很是狡猾和促狭。

          “会、肯定会!”夙重华也笑,“毕竟,我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他们不巴结我还能……啊!”

          夙重华一句话没有说话,莫殇已探手到手里,攥住箭头一把拔了出来!血瞬间狂奔而出!

          夙重华疼的低吼一声,晕厥过去。

          莫殇脸色冷凝,将箭头随手扔到一边,拿过自己特制的止血药倒面粉一样往夙重华伤口上倒。

          只不过,倒下去即被血冲没,接连三瓶下去血才算止住,莫殇长长松了一口气,抬手擦了擦额头的薄汗,吩咐十一娘,“去准备一些清水和棉布,清理一下他身上的血。”

          十一娘点头,转身出了房间,片刻,端了一个托盘进来,托盘上放着一盆清水和一块折放整齐的棉布,道,“阿狸准备的,她在隔壁。”

          莫殇的神情瞬间柔和下来,朝十一娘点了点头,在盆里净了手,道,“今晚观察一晚,他能醒来就不会有事了,我先出去,你来帮他处理血污。”

          话落,也不等十一娘回复,大踏步的开门走了。

          十一娘垂眸看着被莫殇洗红的血水,一头黑线。

          十一娘转身又去换了盆清水,吩咐丫鬟备好了清水在门口侯着,她接连换了五六盆水才总算把夙重华伤口附近的血清理干净,包扎之前,想了想,拿了莫殇放在床头矮凳上的药瓶再撒了一瓶,才动手包扎。

          听说莫殇这样一瓶止血圣药在江湖能卖到一百两一瓶,可见效果是好的,多用些好。

          莫殇要是知道他不过是用了十一娘端给夙重华的水洗手就多花了一百两,不知道脸会抽成什么样。

          夙重华在半夜醒来,十一娘毫不犹豫的让人去叫醒了温柔乡的莫殇,莫殇冷着脸检查了一番,冷声道,“没事了,好好养着,多补血。”

          夙重华莫名莫殇的冷气压,十一娘却笑着点头,“有劳莫大夫。”

          莫殇冷哼一声,甩手离去。

          “奕哥这是怎么了?”夙重华问十一娘。

          十一娘轻咳两声,“我昨天多用了他一瓶止血药。”

          莫殇哑然,一瓶止血药能让奕哥脸冷成这样?

          十一娘笑着将被子往上拉了拉,“早点睡吧,你的伤需要好好养着。”

          “你呢?”夙重华拉住十一娘的手,眸光缱绻。

          十一娘指了指脚踏上的被褥,笑道,“我在这儿陪着你。”

          夙重华眼中闪过亮光,目光触及到脚踏上的被褥,起身就要往床里挪,“地上潮气重,你睡床……嘶!”

          却是牵动了伤口。

          十一娘忙扶住他,嗔怒道,“我身体好着呢,一点潮气怕什么!反倒是你,伤口才好了一点儿逞什么能?!”

          夙重华傻呵呵的笑,“不疼……”

          十一娘一瞪眼,他笑的更欢,“真的,一点都不疼……有你在我身边,我死都不怕,哪会怕这点疼。”

          十一娘心底一软,眸中柔情乍现,帮他擦了汗,道,“你躺着别动,我睡里面。”

          夙重华眼睛晶亮,黑色的瞳眸里映满了十一娘的身影,“好。”

          “傻瓜。”十一娘笑骂,拖鞋上床,躺到内侧,头缓缓偎近夙重华的肩头,抱着他的胳膊朝他一笑,“睡吧。”

          “嗯。”夙重华闭上了眼睛,许久后听闻十一娘呼吸平稳才又重新睁开眼睛,看着十一娘的睡颜,心中无限满足。

          不知何时,他重新入睡,十一娘反睁开了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俊帅容颜,笑着摇头,鼻间却莫名酸涩,她伸手缓慢抚摸着男人的脸颊,撑起半个身子在男人额头印下一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