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7章最重要的原因(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各种各样的原因,让孔兴明和李慧兰的婚事,只短短的一下午,终成了一桩水到渠成的好事。

          许就是因为李慧兰那可怜的身世,连罗正芬这样一个对人处事有云泥之分的老太太,不但没忍心多为难她,反还在认可她后,对她多了几分只有被老太太看重的亲人才能享受到了怜惜。

          那天下午在余明月家吃完了还是由大龙上灶奉上的晚饭后,老太太问都没问孔兴明半句,就拉着李慧兰直接回了红土坡。

          而孔兴明这个亲儿子,则是被老太太直接撵回城里去给李慧兰搬行李去了。

          接下这份苦差事的孔兴明还没落个好,被老太太数落成了猪脑子。照老太太的道理来讲,就是谁让孔兴明去接人的时候,不记着把李慧兰的行李一并带回来的呢?这不是猪脑子是什么?

          孔兴明听了这话时,心里真是直喊冤。他哪知道,早上他爹明明都是恨不得巴了他皮的态度而后就算他赶回来一番的解释后,两老也明显是一副如稍有不满就要拿扫帚撵人的态度,他哪敢给女友搬什么行李啊?

          这家伙还真是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货。这事情能展成这样,他心里可都乐开了花了,却还一边嘴都咧到了耳根子的乐,一边假惺惺的在心里叫苦嘀咕。

          不过,孔小玉却是在看到孔兴明这副模样时,彻底的放下了之前还存在心底的那份纠结。

          孔小玉毕竟是过来人,结合这小半天的观察,到了这时候,孔小玉哪看不出她这个大弟是真心实意的喜欢李慧兰那姑娘。

          一等送走了要带着李慧兰赶着天黑前回家去熟悉环境的罗正芬一行,孔兴明看了一眼他身边这个看似在目送着一行人离开,但实则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姐姐,不禁突然想到了孔小玉之前那个他蒙混过去的问题,心里突然就是一阵虚。

          孔兴明很清楚,在这种只有他们姐弟两的情况下,在他大姐的姓子,肯定不会放过这个跟他谈心的好机会。

          所以没等孔小玉先开口,孔兴明脸上闪过一丝带着歉意的苦笑后,就冲旁边的孔小玉叫了一声:“大姐。”

          “嗯。”孔小玉回神应了一声时,带着些疑惑的看向孔兴明,就见这个装着一本正经,但神情中明显透着心虚的弟弟,显得有些别扭的对她道:“大姐,谢谢你。”

          虽说农村人因为文化少的原因,都不太会不也习惯用丰富华丽的语言表达感情,但孔小玉却是能感受到她这大弟带着些别扭简短的说出那一句谢谢时,他心里所想要表达的那些感激。

          让她一时间有些疑惑的,反倒是孔兴明神情中那抹没藏住的心虚。

          就在孔小玉因心里那点疑惑稍一愣神,没能马上作出回应时,孔兴明已经接着道:“大姐,为我这事你今天也累一天了,你快回家歇歇吧,要是今天晚上我姐夫能回来,你记得跟他说一声明天下午要是能抽出空,让他记得尽量赶回来到我家一起吃顿饭。”

          孔兴明此时没细说明天下午为何要到孔家聚餐,但罗正芬走之前已经说起过,这顿饭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家里的亲人齐聚到她家正式和李慧兰见个面,算是认认亲了。

          这算是这地方农村里特有的习俗。毕竟虽说今天自李慧兰到了余明月家后,没谁再起孔兴明和李慧兰的这桩婚事,但实际上在连罗正芬都接纳了李慧兰后,这桩婚事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所以一听孔兴明这么说后,孔小玉轻笑着就点头应下了。不管是论亲属关系,还是多年来的这份厚重亲情,余志清这个当人亲姐夫的,不管多忙也肯定得要到场。

          见孔小玉应下后,生怕她一回神会找自己谈心的孔兴明忙就道:“大姐,那我先走了哈,现在天色也不早,我得赶紧回城里去把小李的行李搬回来。”

          一听这话,孔小玉心里虽总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事,但看看已经快落山的太阳,也没多想就点了头,直到见孔兴明以一副脚下被抹了油般的度往她家院子旁的停车场跑时,愕然之下,倒是突然想到她究竟是忘了何事。

          看着孔兴明那明显是想逃避的举动,孔小玉心里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小子如今都37岁的大老爷们了,可这种每次自知落了把柄就必定要心虚落跑的性子,竟是从小到大都没变过。

          而且孔小玉做为一手带大孔兴明的亲姐姐,此时已经猜到孔兴明会心虚落跑的原因,但这个原因,其实在她看亲眼看出了他对李慧兰的感情时,已经不存在了。

          但就在孔兴明刚开了车锁正准备上车前,还是被稍作犹豫的孔小玉叫住了。

          “兴明,你先不急着走,我有些话要和你说说。”

          一听到站在敞开的大门边的孔小玉这声喊,正背对着她的孔兴明心肝都颤了颤时,脸上瞬间布满了懊恼之意,而且又被满脸的无奈苦笑取代。

          这懊恼显然是针对他自己的。在转过身面对孔小玉之前,孔兴明还忍不住在心里骂自己:真是猪脑子啊猪脑子,刚才有那功夫屁话怎么不知道早些跑路,现在真是自作

          在心里骂了自己一通的孔兴明,转过身看向孔小玉时,心里虽无奈的苦笑连连,但脸上却是一副疑惑着急的样子。

          开口就回道:“姐,还有什么事啊,不能等我回来之后再说么?你看这天色也不早了,一来一回好几十公里的路呢,再耽搁”

          孔兴明说话的时候,孔小玉已经朝他走了过去,一听他这叫苦连天的这些话,那不知道这是他想蒙混过关的说辞。

          没等他把话说完,走到跟前的孔小玉一把拎了他的袖子,笑骂道:“行了行了,耽搁不了你几分钟,就是有些话要叮嘱你两句而已。”

          孔小玉这话一出,孔兴明心里终于松了口气。毕竟他最怕的,就是孔小玉再纠缠之前那个是不是真喜欢李慧兰那种问题。而他是真心实意不想骗这姐姐。

          孔兴明这傻子,也不知道该说他是有多缺心眼,反正到了现在就算他都为这桩已经得到亲人赞同的婚事乐得心里直冒泡了,却还在这自欺欺人的认为他之所以娶李慧兰,只不过是因为一方面,是现在必须要找个女人结婚另一方面,是觉得跟这个他必须给个交待的女人既然不会惹他心烦,那就算结了婚,婚后的日子肯定也能过得舒心还有一个原因呢,其实他也是看出娶了李慧兰这样一个善良贤惠会设身处地为别人考虑的媳妇,今后才不会让小军受什么委屈。

          最后这点,算是孔兴明不管是在余明月的前世,还是这一世考虑在婚前,都没有忽略的因素。

          抛开孔兴明当年为了牛桂枝那女人,做的那些伤害亲人的事情不说,农民出身的孔兴明其实算得是个有责任感的男人。

          至于这些年让他过得如花花公子般交往的各行各色的女友,说来都是从初起时就是那种心照不宣仅是为了各取所需的组合。也许这些女人在耍着花招撒着娇向孔兴明索要名分的承诺时,真有人是对孔兴明动了真情,但孔兴明却没有对这样称不上良家妇女,也绝对不适合给他儿子小军当后娘的女人动过真格的。

          所以每次,才会对这些已经过了界的女人生厌,果断的选择分手后,又换上了志同道合的新女友。

          但当初一场意外被孔兴明救下的李慧兰,在孔兴明眼中,却毫无疑问的被他贴上了良家妇女的标签。所以自从相信了李慧兰的身世,又出于同情雇了算是五没人员没身份证、没暂住证、没工作、没钱、没落脚之地的哑巴李慧兰到他家暂时当保姆后,孔兴明当时虽还有个正交行没到两月的女友,却再未把那女人带回家里过夜。

          后边,更是因为那女友对孔兴明家里有个长相清秀的保姆吃上醋时,孔兴明想都没多想,只觉得心烦,就跟人家分了手。

          而后,孔兴明好似已经厌倦了花花公子的生活,再没有心思去寻找下一个志同道合的新女友。每天下班只要没应酬,都是直接回家吃保姆在家已经准备好的晚饭,饭后,不是回屋摸索使用电脑,就是看看自李慧兰住进去后不久,他又买了一台摆在他屋里的那台电视,累了困了直接就洗洗睡觉。

          不过和李慧兰越来越熟悉了之后,孔兴明只要回家得早,最有兴趣的,就是在吃过饭两人一起在客厅看电视的时间里,跟李慧兰学学哑语。

          对此,孔兴明没觉得什么不对,毕竟决定长期雇用这么一个情况特殊的保姆,为了两人之间的交流不再困难重重每次得靠看她写,在她肯定没办法改变的情况下,他当然得学会看懂她比划那些叫哑语的手势。

          何况老话都说,技多不压身呢。

          就这样,因为孔兴明很有兴趣的学这门技能,在和李慧兰相处了大半年后,两个人之间倒真算是交流无障碍了。当然了,太太复杂的,还是得靠李慧兰来写。

          自从大半年前,喝醉的孔兴明一不小心跟李慧兰有了肌肤之实后,孔兴明虽说又是自责又是后悔,但在李慧兰留下一封信,表明不会为这事纠缠他,更让他别在这事再放心上离开后,可以明正言顺不再为自己的错误纠结的孔兴明,却没有撂挑子,而是几经转折找到了回到老家,正快受不住后娘天天上门逼迫要钱而准备再次带着身份证件出外打工的李慧兰。

          在帮着李慧兰解决了那件早该果断了解的恩怨,让她和她那后娘划清了界线后,孔兴明这傻子竟还没看出自己的真心,竟有些别扭的对李慧兰说出了让她给他点时间,他一定给她一个交待的话后,就带着其实早已经爱他而愿意不计较什么交待和名分的李慧兰,一起回了省城的那个家。

          而后,在两人都尴尬过一阵子后,顺理成章的成了男女朋友关系。

          也许,在孔兴明看来,借着如今这个机会娶李慧兰过门,自然就是他给李慧兰的最好的交待。

          这家伙根本就不是傻,而是傻得都没人样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