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何为真相(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多谢先生,没有公开此书信。”翁黛樱看完,沉默了一会儿,才施礼道谢。

          “不用谢我!要谢,你就谢春华连日来为你奔走。我很久没看到她这么用心的帮一个人了!”

          翁黛樱听说,果然转向岳春华,深深的一礼,“岳大人不计较黛樱之前的冒犯,尽心尽力的相帮,在所有人质疑之时,还黛樱一个公道。此恩此情,永铭五内,绝不敢忘。”

          “虽然黛樱年幼力弱,怕是没有多少机会报答岳大人的恩德。不过,日后但有需要的地方,请务必不要三思,能为岳大人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黛樱便心满意足。”

          岳春华对翁黛樱笑着摆手,“我是职责在身,说什么恩不恩的。你有这份心意,就不枉我辛苦一遭了。”

          致谢后,翁黛樱邀请两人上门做客。

          徐衡山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只说有再见面的机会。岳春华感慨朱家的狠辣,同情翁黛樱的遭遇,就去了翁家,吃了一顿便饭。

          说是家常菜,不过以翁家的富有,这顿饭菜果然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山珍海味,都全了!有些佳肴,宫里面都吃不上——不是比宫中还华贵,实在是岳春华之前的地位,轮也轮不到她品尝。

          吃完了这顿饭,总算明白为何许多人排挤、嫉妒翁黛樱了。翁黛樱哪里像个商户女?她容颜出众,品性高雅,她所享受的生活,比大家闺秀还大家闺秀,宫中的公主怕也比不上。

          其他的不说,就说安庆大长公主。她在未出嫁之前,生母不受宠,地位稍微高一点的嬷嬷太监,都敢欺负她。堂堂公主,居然饿肚子!谁能想象得到?

          也就出嫁了,有了自己的封号和封地,天高皇帝远,再没人管束才好了。

          岳春华吃完饭,平衡了一下心头的感受,笑着对翁黛樱道,“幸亏我见多识广,不然见你生在富贵窝里,无忧无虑,而自己却只有片瓦遮身,为生存奔波忙碌,怕也要步谢灵芝等人的后尘了。

          所谓嫉妒,真真可怕,如同毒蛇隐藏在心中,稍不留神,就咬人一口!翁姑娘,你拥有的太多,无论是容貌还是这富贵,都是大多数人可望不可及的。与你交往,寻常人难以承受压力。所以,你也不必太过计较,之前发生的事情,忘了吧。”

          翁黛樱的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彩,随即恢复平和,“大人心胸,不似寻常女子。遇见大人这般坦荡宽和的,是黛樱的福气。”

          “哈哈,能遇到你,也是我的福气。你不是说想报答我么,好,我想到了,常常请我吃饭,怎么样?你家的厨子真是厉害,我在公主府都没吃过这么多好吃的。”

          云嬷嬷在旁边听了,笑了,“岳大人啊,有空你只管来。这次多亏了你,要不然我家小姐的名声,就被那起子小人得逞了!哼,一群下三烂的,统统不得好死!”

          最后一句话,比较融洽的气氛,当即变了!

          岳春华的脸色有点难看,她特意登门做客,难道真是为吃饭?还不是想劝导翁黛樱!

          她知道,翁黛樱看过焦琴歌的遗书之后,肯定无法释怀。因为她自己看了,都气得胸口闷得不行。焦琴歌如果没死,肯定会被她骂死!

          遗书的第二张,是焦琴歌决定死后,剖析真心,赞美了翁黛樱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重要到什么程度呢?发现嫂嫂要将她嫁给老头子后,焦琴歌唯一的想法就是——总归要嫁人,为什么不能嫁到翁家呢?

          无论是嫁给翁黛樱的兄长,还是她的父亲,正室可以,妾侍也成。反正翁黛樱对她那么好,肯定会保护她的。如此,她脱离了火坑,还能和好姐妹、好闺蜜天天呆在一起了。

          多么两全其美的办法,为什么翁黛樱拒绝?

          还是毫不留情的拒绝!

          焦琴歌走投无路,就决定去死。

          她要死给翁黛樱看!

          让翁黛樱知道,都是她害的!是她凉薄无情,是她辜负姐妹之情在先!

          遗书上满满的都是恶意,看得人心伤。岳春华觉得,焦琴歌的死,一点都不让人同情。

          “大人,县尊大人已经结案了。黛樱……也无意纠缠案件,让自己不快活。”

          翁黛樱缓缓的站起,表情淡然,将那张信纸卷了卷,放在蜡烛上,烧掉了。

          “过往种种,都烟消云散!黛樱,不是放不下的人!”

          “啊,这就好!”

          岳春华面露惊喜,所有担忧一扫而空。对翁黛樱的洒脱,也多了几分喜爱。就是忽然想到之前录口供的时候,想起一句话,“焦琴歌,不是我的姐妹。”

          翁黛樱是否……已经想明白了?

          “你和死者之前爆发的矛盾和争吵,就是因为这件事吧?”

          翁黛樱没有否认。

          琴歌想嫁到翁家,做她的亲戚,甚至她的长辈。为什么觉得,这种要求应该答应呢?翁黛樱摇摇头,驱散那种将真心丢给垃圾上的感觉,道,

          “黛樱还有一件事相求。”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