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柳娘阿娘家离赵府并不是很远,但是阿梨还是如临大敌般的备了好些东西,其中就有两样让柳娘大跌眼镜的长短剑,看着十分锋利,被阿梨郑重的放在了马车里小抽屉旁的缝隙里。-

          阿梨还放了一些常用药在马车里,另外嘱咐厨房里带了一些粮食日用品准备给孙氏送过去。

          待到两人在马车中坐好了,阿梨才察觉到柳娘一脸的不解,以为是她嫌弃自己带的东西太少了,解释道:“如今外头乱着呢,若是给的多了,还不晓得留不留的住。”

          柳娘的脸色更加难看的,她磕磕巴巴的问道:“那、那阿姐如何还带了两柄剑……,外头,外头当真已经这样乱了吗?”

          阿梨连忙挥手道:“哪里的事,这是娘子的习惯罢了,出门在外总是要有一样防身的东西才放心呢,我不过是照着常例带着罢了,李姑娘可不要多想。”

          柳娘这才缓了一些,这些日子她也是隐隐约约听到说外头时常有贫民抢米店,反而被米店老板请的打手打的丢了性命的事情,看到阿梨带了剑,心里头紧张上了,这会子听到并没有那么严重,也是稍稍的放下了一些心。

          两人说罢倒是沉默了下来,半响都没有再搭话,一时间车里只剩车外赶车的老张吁吁的打着马和马车的轮子骨碌碌压过石板路的声音。

          柳娘觉得有些尴尬,她知道阿梨沉默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与自己说话了,毕竟刚刚在正院里头自己等于是吃了一个闭门羹。作为平君的贴身婢女,对于自己与平君的矛盾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她恐怕也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自己了罢。

          柳娘自嘲了笑了笑,努力压下心中的苦涩,主动开口道:“阿姐到不要觉得不自在呢,柳娘还是能认得清楚自己的身份,顶撞了平……娘子是我错,便是她因着这个不要再理我了,我也是理解的。”

          嘴里说着不在乎,柳娘的视线却慢慢变得模糊起来了,她把头转到一边去,装作不经意的抹了抹自己眼睛,笑嘻嘻的说:“她是天上的月亮,哪怕有一瞬印在我身上,我也知足了,凡人哪里敢去肖想拥有整个月亮呢?原是我想岔了,娘子有很多东西我不懂,可能我也一直不懂,但我若是那样与她吵闹要她事事都与我说,也不过是在为难她罢了。”

          是的,这个小娘子这些天默默的成熟了起来,从一开始的不理解、不懂得,到慢慢的想清楚平君的处境,最后陷入了懊悔之中,若是再给她一次机会,她肯定好好与平君说,再也不与她吵闹了。

          怕只怕,她再也没有那个机会了。

          想到这个,柳娘只觉得有些窒息,凡人若是曾经有过可以拥有一整个月亮的机会,那月光不再照在自己身上又应该有多绝望?

          阿梨手足无措地看着面前这个悲伤的不能自已的小娘子,心里头也是急的不行,可是偏偏她又是四个姐妹中最不善言辞的一个,只晓得重复的安慰道:“怎么会呢?李姑娘这是想岔了!”

          这些天难道只有柳娘难过吗?平君忙是真的很忙,宫中的事情,赵府的事情,王将军府的事情,再加上最近局势实在太过紧张,平君一直在尝试联系王家旧部,重新与以前的王家军取的连续,尝试利用圣上与太子的身份重新恢复在军队中的地位,真真是忙到脚打后脑勺,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但是阿梨也是真切的看在眼里,不止一次平君愣愣的捧着破军,抚摸着柳娘送她的剑穗。她与平君自小在一处长大,晓得自己的主人这是动了真情,只是或许连她自己都不晓得如何去处理,不晓得怎么样与柳娘相处,这才躲着柳娘。

          这次柳娘跑到正屋去找平君,平君也是又惊又喜,但一想到自己曾经用那种口气与柳娘说过话,心里头歉疚的很,便生出了怯意,最终还是躲进了里屋,不敢见她,只敢偷偷看着柳娘。

          更何况,若不是平君的命令,自己作为平君的贴身婢女又何必要亲自送一个小小的姑娘回娘家?

          但这些话着实是轮不到阿梨来讲的,她也只能反反复复的重复着没有的事、怎么会呢。

          两个人在马车上闹的气氛更是尴尬极了,好不容易熬到了地方,阿梨立刻做到了前面指挥车夫老张把马车尽量掩人耳目的停在了孙氏家的后门,留柳娘一个人在车上先整理好形象。

          柳娘匆匆的拿了手帕抹了脸,又拿起马车上的小妆匣施了些粉,对着镜子仔仔细细看了自己确定是看不出如何难过了,拍了拍脸挤出了一个笑,这才下了车去。

          孙氏这里柳娘也是第一次来,实际上自从进了赵府柳娘便只出过一次门,因此也是好奇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小院子,这不过是最普通的一个小四合院,周围也是住着一些平民百姓,大概是出去干活了,周围的院子都是安安静静的。院子外头也是看不出什么,但或许是心理作用,柳娘只觉得这院子透着一股让人安心的感觉,哪怕看一眼都让人觉得十分温馨可爱。

          这样想着,柳娘上前去敲门,敲了好一会儿门才开了一个缝,一个身形魁梧的大汉警惕的从门缝后伸出头来。

          大汉本是一脸警觉,见了是柳娘这才放松下来,待到柳娘跟他行了礼唤了一声阿叔,更是变得有些脸红,赶紧快手快脚的将后门打开,引着老张赶着马车进来了。

          今日本就想到要到孙氏家里恐怕大马车进不来,阿梨特特的选了一架小一点的,但是孙氏家的门实在是有些小,赵家的马车也都是官制,再小也小不到哪去,老张与秦大柱一起使了好些力气,这才堪堪把马车赶进了院子里。

          这一行三人加一辆马车立刻把小小的院子塞得满当当,秦大柱与老张一起往厨房里头搬粮食,阿梨跟着后面收拾,柳娘再也按捺不住了,她晓得孙氏此时多半是躺在床上,生怕自己要是进去的晚了会惹得她自个儿起身过来招呼他们,一溜烟儿的便朝着卧房去了。

          进了房果然现孙氏正挣扎着起身呢,吓了柳娘赶紧一个箭步冲上去将她阿娘死死的按住了,喝道:“阿娘这是作甚?!”

          一向讲话都不敢大声的女儿突然这样凶悍了,孙氏吓了老大一跳,喃喃道:“阿娘想要去迎我儿。”

          柳娘一听,眼泪就止不住了,硬生生的停了半响把哽咽给咽了下去,柔声道:“儿不要阿娘来迎,儿不孝,阿娘都躺在床上了,儿也不晓得!”

          孙氏慌张的摇了摇手,握住柳娘的手含泪道:“是阿娘对不住儿,给儿添麻烦了,我儿不容易,不容易!”

          柳娘再也忍不住,投入到孙氏怀里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孙氏也是流着泪叹着气,搂着仔仔细细的拿手去描绘柳娘的轮廓,心疼道:“儿瘦了,我儿比上回见的还瘦了!”

          娘俩再见,抱头痛哭一番是少不了的,孙氏更是哭到捂着肚子揉了起来,柳娘这才把注意转移到孙氏的肚子上去,连忙擦干眼泪急道:“阿娘可有事?这个弟弟真是不乖!”

          阿梨与老张将东西放下了便自行找了地方坐下了,也没有要秦大柱招待,秦大柱便站在卧房门口紧张的守着,也不敢往里头走,突然听得柳娘这番话,顿时不管不顾的冲了进去,也没有看柳娘一眼,只管把孙氏扶好了,一下一下的帮她顺气,紧张的不得了。

          柳娘也是坐在床边,眼巴巴的瞧着孙氏,生怕阿娘有什么事。

          孙氏瞧着这两个人,心里头柔软的不得了,一下子是觉得肚子也不痛了,温柔的笑道:“可是惹着你们担心了,不过是气没有顺过来罢了,没什么事。”

          秦大柱这下也是舍不得出去了,跟柳娘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端了一张板凳就默默的坐到墙角去了,也不插嘴她们娘俩说话。

          柳娘这才真正的对秦大柱打从心里尊敬起来,虽然家中不太富裕,但是秦大柱这个丈夫可谓是对孙氏无微不至了,又想到孙氏肚子里的孩子,柳娘真心为自己的阿娘高兴起来,擦了一把脸笑道:“我瞧着阿叔待阿娘是真好,我也是放心了。”

          孙氏与秦大柱闻言皆是有些脸红,孙氏更是娇嗔的瞪了秦大柱一眼,惹得秦大柱的头都垂到胸口去了,他那样高大的一个人,现在这样小小的缩成一团躲在墙角,还是有几分喜感的,惹得柳娘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相聚总是十分短暂,柳娘与孙氏聊着最近的情况,还硬逼着孙氏答应了要接受柳娘定期给她送些粮食过来,又聊了今后弟弟妹妹如何如何,两人说了好些话,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看着外头太阳都要下山了,孙氏瞧着天色也不早了,一时脸色也有些变了,急急忙忙的催着柳娘赶紧回去,更是责备自己不应该将女儿留的这么晚。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