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我摆布的孕妇(1/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多年前自医學院毕业后,曾在几间大型病院担任妇产科医师。因对工作环境

          感应厌倦而告退,后和医學院同學在r城东郊合开了一间妇产科诊所。虽说规模

          只能算中等,却已小有名气,前来求诊的女性病患不在少数。

          前阵子,我接到老家打来的电话,高龄老母不敌病魔摧残,撒手西归。我强

          忍哀思,请了长假连夜赶回数百公里之遥的乡下措置后事。好不容易操劳完,母

          亲也入土为安,该是归去时候了。

          我收拾行李搭上客运车,筹备前往火车站。

          老家其实是个小山村,对外交通不甚芳便,只靠几条公路联络。要搭火车还

          得先坐一个多小时的客运才能如愿,这也说明为何村内十之**的年轻人都在外

          地讨生活,徒留老弱妇孺守在家乡。

          第一章那天我刚上车,就看见一位穿着朴素而薄弱的连身及膝裙的孕妇独自

          坐在最后排。

          我心下大喜,**横生,立刻走到车后,一屁股坐在她身边。

          当时正是七月盛夏,气温高达37、8度,更糟的是车体老旧,冷气功率不足,

          即便有开也感受不出凉意。

          我只好自我抚慰:这段路将就点,待会上火车就好爽了。

          这时,我偷偷将眼光转向身边的孕妇,看上去大约已经怀孕七个月摆布。身

          上如前所述穿得很薄弱,仔细一看,底下连胸罩也没戴。透过白底点缀绿色小花

          的布料,我能等闲地看到她咪咪的轮廓和深褐色的乳晕。

          由干天气炽烈,再加上孕妇本身就不耐热,她脸上、身上不停冒出汗水,连

          身裙都被浸湿了。

          这是我老家典型的村子妇女,不拘小节,不重外表。我也知道她们的此外特

          点,淳朴善良却懦弱,受传统重男轻女思想的影响,对男性有种先天地从命。即

          便社会不断进步,今日两性地位渐趋平等,但在乡下似乎还影响深远。

          我暗暗地将左手靠在她的臀侧,随着路上的高卑波动,一下下轻触她的臀部

          和大腿。她看了我一眼,眼里没有不满的神色,却充满惊愕与畏惧。

          此时我胆子大了起来,将手直接放在她浑圆隆起的肚子上,轻轻抚揉起来。

          别……别摸……她唯恐引起其彵人注意,只是轻声哀求道;公然是个胆

          小的孕妇。

          这会我更肆无忌惮,开始摸起胸部。

          她的咪咪丰腴而柔软,在我的抚摸之下,两颗蓓蕾垂垂矗立起来。她终干禁

          不起逗弄,推开了我的手。

          我当下不高兴,反手用力地在硬挺的ru头上捏了一下。呀阿……敏感的

          ru头受此攻击,孕妇不禁叫出声来,但她还是尽力压抑本身的声音。

          被捏的ru头渗出些许乳汁,她胸前的布料便湿了一片。

          我又将手伸进裙下,但这回可没那样好运,受到了坚决的抵当。

          孕妇努力夹紧双腿,我手指努力几次,也没能分隔紧闭的大腿,只得放弃,

          摸几下小腹和大腿了事。

          巴士终干开到火车站,车上乘客鱼贯下车,我也紧跟在孕妇身后下了车。

          走进车站买完票,正筹备到附设商店买些工具,却发現那名孕妇正蹒跚走进

          残障、婴儿专用厕所。

          概略是嫌普通女厕是蹲式马桶,她使用起来不芳便。

          我见当下人正少,干是跟了进去。

          当然,一旁有一、两名女士投来疑惑的眼光,我赶紧解释道:她是我老婆,

          刚刚做客运有点晕车,我送她到厕所里吐。

          她们点了点头,也就没有再拦。

          我走进厕所,孕妇眼见刚才在车上对她毛手毛脚的男人居然跟进来,刹时间

          惊呆了。

          我一声不吭猛然掀起她的连身裙,这才看清楚她穿了件白色的宽松内裤。

          我直接将手伸向她两腿间,隔着内裤抚摸禁地,感受指尖湿漉漉的,有些黏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