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娱乐圈]神仙肉 第7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杨南予刚刚在得知他差点被下迷药后有短暂的茫然,之后燃起了三尺高的怒火,可不过维持了几秒,便被赵叙搞得有点想笑。

          这一场闹剧以两个邪恶势力的齐齐沉睡而告终。

          赵叙送走了敬爱的叔叔团,杨南予在回家路上翻阅拍的照片,突然映入眼帘一个白翘臀,他还以为是刚刚抓拍的丁厉,可左臀下侧分明有个熟悉的印章。

          篆体的“叙”。

          “靠!!!!赵叙你变态啊居然偷拍我屁股?!什么时候拍的!!!”杨南予一下炸了毛。

          赵叙颇为怨妇地扫了他一眼,眼神里尽是“你还好意思问”的意味:“你走之前拍的,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微信拉黑,我可不就只能睹物思人……”

          “睹物也不是这么个睹法啊……删了删了!”杨南予的手指灵巧的开始c,ao作。

          谁知旁边幽幽地传来一句:“哎,没得看了……删吧,估计你身上的也消了,没事,只不过是你身上少了我的专属印记而已。”

          杨南予生生止住了将要点下的手指,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小声道:“没消呢,有的看。”

          此时到了红灯,车暂时停了。赵叙没听清,问道:“什么?”

          “我说我屁股上的印儿还没消呢!!鬼知道你他妈买的啥印泥儿,这么多天一点颜色都没变,你还敢跟我委屈?”

          那印章盖的地方有些奇葩,是在臀r_ou_内下侧,印儿也没多大。天晓得他是怎么每天跟个变态似地对着镜子掰屁股看,这一看,又会想起赵叙。

          其实他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睹物思人——虽然他看的是自己的屁股。

          赵叙眼睛登时亮了:“不信,回家检查去!”

          绿灯恰好亮起,赵叙一踩油门,载着翘臀男票扬长而去。

          第18章第十八章

          最近娱乐圈不□□宁,虽然这个圈子向来“无风波,不娱乐”。

          杨南予的话题前脚刚冷,后脚的“丁厉滚出娱乐圈”就新鲜出炉。

          爆料微博刚冒头几分钟就被删了,辰照花了重金买断所有好事者的消息。

          那条微博里有两张暧昧不清的照片,丁厉正睡在一个男人旁边,手臂勾着他的脖子,大腿伸出来夹着被子,看起来跟没穿内裤一样。

          紧跟而来的是丁厉近两年耍大牌、看不起敬业的无名演员、烂桃花、疑似草粉等等丑闻。

          路人实在被这些天娱乐圈的乌烟瘴气搅和得急火攻心,之前的气也尽数撒在了丁厉身上,一起和水军刷起了“丁厉滚出娱乐圈”、“还我影视圈清净”、“娱乐圈毒瘤mojito”等等话题。

          大v们也纷纷结合时事推送长文章,面面俱到、煽动x_i,ng极强地分析“粉丝经济”、“鲜r_ou_现象”的利弊,转发分分钟上万。

          丁厉暴跳如雷,他知道这些的幕后黑手是谁,但他不能把那天的事告诉舅舅和公司。他想反击,却又被焦头烂额的丁凯勒令禁止做多余的事。

          丁凯不是不想为亲侄子正名,只是敌人太强大。

          他也是才知道之前得罪的究竟是何方神圣,他虽然木奉槌,但好歹是个事业有成的商人,懂得分寸,只能咬牙接锅,躺平认栽。

          丁厉看到泄露的照片后立马联系了陈浚,那孙子却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他开始怀疑陈浚是和他们联手害他。

          他那天不过被人打了一下,怎么会突然晕了?

          陈浚说过要给杨南予下迷'药……对,肯定是他的迷'药!陈浚竟然还打他的主意?!!

          丁厉在被害妄想和各路夹击下日益憔悴,生了病。他爸妈从国外赶回来探望,得知他昔日真假参半的作为,又气又心疼。于是等他病一好便把他领到了国外,逼他重返大学进修,从此远离纷杂的娱乐圈。

          陈浚也并不好过,他可没强大的亲友团为他擦屁股。他的公司本运营得风生水起,账本报表做得滴水不漏,不料税务机关却突然盯上了他们。

          税务人员按照呈交上来的原始凭证排查了两个月的疑点,发现了一些小问题,罚了几万罚金,催促他们把漏的税交上后,这场风波好似就轻飘飘揭过了。

          然而此时,他们的某位财务悄然离职,一份举报书就这么交到了上面。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人终归要为昔日的侥幸付出代价。

          谷雨之后,天气转热。

          赵自平脱下正装,穿上了老头汗衫,灰色休闲短裤,蹬着一双凉鞋找上了那群哥们,一起在胡同口吃上了火锅。

          “儿子没出息”他们知道原因,可“夫人不回家”是怎么回事,他们倒没听老赵念过。

          “咋了,佩子以前出去旅游不是最多一个月吗?这都两三月了吧,咋还不回来?”

          老赵摇头,又消愁似地灌了口酒,“不知道,这周一个电话都没有,肯定是怕我打搅她的好日子,我也不去烦她了!哼,我就知道她心里没我,三十年了啊……我早就不是愣头青了,她心里想什么,呵,我门儿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