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光为名 第4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似乎感受到了林清时这边不同寻常的气氛,池冉没让他把话说完,而是有些迫不及待地吐露自己的心声:“清清,你好不好?学校论坛上的那个帖子你不要怕,我爸妈会处理的!但是我爸妈有没有逼你?他们有没有逼你离开我?你…你能不能别听他们的…别离开我…”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却也一点一点不可抑制地弱了下来,带着最小心翼翼的请求。

          林清时很哭得时候很少,可现在的他却是一点儿都没办法控制。

          林清时抹了抹自己的脸,狠狠深呼吸了一口,断断续续地,像是哄孩子一般地安慰池冉:“我啊,不会离开你的,永远不会。但在这之前,我们都需要时间,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池冉,你等我,好不好?”

          “好…要快一点…”

          ………………

          池冉没有想到的是,林清时说的这段时间,原来要那么长。

          高三上学期还没有结束,他就被扔到了军队,强行调教一年后,他爸妈才肯放他回来。

          继续读书,高考,上大学,磨砺自己,每天数着日子在黎安等林清时。

          林清时在池母的帮助下来到帝都,一样是读书,高考,上大学,几乎利用了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终于在毕业的那一年完完全全摆脱了林家的控制,和“林岳”两个家族再无半点关系。

          终于结束了…

          在和“林岳”画上句点的同时,林清时接到了池母的电话,准确来说也是妈妈的电话。

          “清时,时间到了,他等你很久了。”那段很长很长的时间终于到了,而她也第一次有些怀疑自己最开始的判断。

          无论是池冉还是林清时,两个人明明不在彼此身边,也分开了近五年那么久,却依然对这份感情报以最大的信任和勇气。热情和坚定犹在,却也饱含了时间的细水长流,以及两个人为了一起担负未来所付出的一切。

          “你今天要打电话给他吗?”

          每每只有想起池冉才会有的笑容浮现在林清时脸上,此刻他的手里是一张明天从帝都飞往黎安的机票。

          “要打的,我明天也要去见他的。”

          然而,联系池冉这件事情到底还是拖到了晚上。

          林清时这个周末是要去黎安,不仅是见池冉,也因为他在黎安有签售。

          大学在读时,林清时就开始根据自己以前的绘画情况独创了个人主义鲜明的画风,短短几年,在社交平台上以“清轨”这个画手名积攒了很多粉丝,也陆陆续续地和工作室合作出版了自己的作品以及其他商业图,而他要到黎安签售的这一套就是以涂袄袄为原型的创作,一个外冷心暖有故事的“大魔王”。

          因为签售的事情,林清时将近十点才到家,他甚至来不及坐下喘口气,就直接拨通了那个藏了很多年的号码。

          “嘟…嘟…”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sorry,thephoneyoudialed…”

          连拨了即便,电话里都是一样的回复,林清时不由得困惑起来。

          他今天和池妈有确认过,池冉最近休息,完全有理由接电话来的。

          正当他想着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林清时高兴地确认了号码,立马接了起来,只是还没开口,对面噼里啪啦的声音就炸开了:“大半夜的谁啊?!连打几个电话!!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这声音明显就是喝多了耍酒疯的,虽然不乖,但确实是池冉的声音,而且可能还带着林清时最熟悉的起床气,等对面脾气发完了,他时才好声好气地问道:“你喝酒啦?还把自己喝醉了?”

          电话那头声音的脾气原本还大得很,可听到林清时的声音后竟然谜一般地软了下来:“哼哼,你的声音和他好像…我是喝酒啦,因为不开心,有个大骗子说要我等他,可是等这么久了,他还不来找我,就很气!”

          “本来已经很气了,涂袄袄那个双面的还要炫耀…更气了!为什么清清都和她联系却不找我的?你说为什么?哼!”

          “对不起嘛,清清来了,明天就能去见你。”

          “…”

          兴许是喝醉了,池冉就跟得不到心爱东西的孩子一样幼稚,林清时也不管他识不识得清人,愣是和他聊了快一个小时,期间简直不知道套出了多少池冉的黑历史,等到他那边睡着了之后才把电话挂了

          林清时周六的签售从中午开始,所以他一大早就赶到了帝都机场,在黎安落地后又要赶往市中心,赶紧赶慢地,好不容易在开始前吃上了午饭。

          “清轨黎安签售会”的场地在黎安中心商圈的一家商业书店“谷草三味”,举办方承包了书店一楼的活动区域,一点的时候准时开始。

          昨天他可能确实睡得晚,加上南北方温差的突然变化,林清时到黎安之后就觉得自己可能有点感冒,所以还是戴了口罩。

          他如今的签绘虽然已经尽量简化,但画起来还是费时间,这时候的林清时真的是要感谢举办方没有大肆宣传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