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师,请让我喜欢你吧! 第24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挑你们喜欢的吧,开车去,早点回来。"

          人走了,屋里又安静下来,小布丁现在就算还不老也不是一只小狗了,阮程明挠了挠小布丁的下巴,然后给自己倒了杯水,他果然是年纪大了。

          "老师,你是遥遥哥哥的老师吗?"滕夕咔嚓咔嚓咬着薯片,心情一级木奉,开学到现在终于见到夏遥了,还能到夏遥住的地方蹭饭吃,简直不能更开心。虽然这个老师看起来有点严肃,而且夏遥都毕业那么久了,搞不懂为什么还要住在老师家。毕竟在她的认知里,老师当然是躲的越远越好,比如她爸,还有她妈。

          "嗯,你是他妹妹?"

          "也不是亲妹妹啦,小时候都是遥遥哥哥带我玩儿,我们是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嗯。

          夏遥在厨房里忙活顾不上他俩,阮程明本来没有什么话说,但是滕夕不认生,倒是有很多话跟他说,都是关于夏遥的。

          "怪不得你们关系那么好。"阮程明拿出一副为人师表的长辈模样,不介意多听一些。

          "那当然了,慧秋阿姨经常带我去她们家玩儿,哦对了,慧秋阿姨是遥遥哥哥的妈妈。"

          阮程明当然知道陈慧秋是夏遥的妈妈,他怎么也是见过家长的人。比起这些,他更想知道这个女孩儿的事,毕竟夏遥这么亲近的人不多,这么些年,他一直都觉的夏遥最亲近的人只有陈慧秋而已,后来又多了个他。

          "诶?钢琴!"

          "是夏遥的琴。"

          滕夕被放在屋角的琴吸引了注意力,听说是夏遥的,当下跑过去弹了几声。

          "我都好久没弹了,以前遥遥哥哥在我家练琴的时候我还有兴趣,后来都是我爸盯着我练,没劲透了。"

          "他在你家练琴?"

          "对呀,我妈说我还没出生的时候遥遥哥哥就跟着我爸学琴啦。"

          "你爸爸是钢琴老师?"

          "是啊,我爸是钢琴老师,我妈是油画老师,他们这些当老师的最烦人了,我都有心理y-in影了!"

          阮程明估摸着自己应该也被分在"他们这些当老师的"这个分类里了,并不说破。

          开饭的时候,滕夕已经在餐桌旁边坐好了等着,阮程明进厨房帮夏遥盛饭。夏遥有些过意不去,他本来打算带滕夕出去吃饭的,没想把人带回家,更不好意思让阮程明帮他招呼客人。

          "您去坐吧,我自己来就行。"

          "没事,这个我拿,你端菜吧。"阮程明躲开夏遥来接他手里碗筷的手,自己端着饭出去了。

          这一桌子着实算得上丰盛,阮程明看了一眼,都是他爱吃的。他一抬头,果然夏遥也在看他。要不是旁边还有别人,他能断定夏遥马上就会说:"别生气了。"因为夏遥的眼神就是这么告诉他的。

          阮程明觉得自己像个闹脾气的小孩儿,还得夏遥变着花样来哄。但是这也不能怪他,他们俩从在一起就很安稳,夏遥一贯在意他,他也不想再忽视夏遥,经年累月,已然默契的不像话,阮程明有自信,他们之间没有旁人c-h-a足的余地。

          但是直觉告诉阮程明,这个滕夕靠近的有些过了,他不喜欢。

          而且夏遥非但不拒绝,甚至可以称得上纵容了,还当着他的面。

          "多吃点。"夏遥夹了一筷鱼肚子到他碗里,然后大概是觉得不太合适,又夹了一筷子送到滕夕碗里。

          阮程明回过神,一边听滕夕叽叽喳喳的和夏遥说话,一边有些食不知味。

          "去年我爸来这边看病来着,我问他见到你没有,他说你忙没时间。""老师身体好点了吗?"

          "没什么大事,就是得养着。"

          夏遥点了点头,滕以升没有联系过他,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单独联系过了。他一时陷入久远的罪恶感中,没有看到阮程明的脸色。

          "我回一趟办公室。"

          "现在?"

          "嗯。"

          "吃完饭再去吧。"

          "我吃好了。"阮程明站起来,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点,"我这有两张电影券,明天你们一起去看吧。"

          "老师?"

          "嗯,走了,你们慢慢吃。"阮程明把夏遥诧异的脸抛在身后。

          关于滕夕的父亲阮程明多少有些印象,很久之前的一面之缘,那个人给他的感觉并不算好,他对那个男人有一种潜意识里的敌意。那个男人比他稍微年长几岁,整个人的感觉和他有点像,夏遥在那个人身边,和他起初在自己身边的感觉有点像。

          他不是多心,是切切实实的感受。

          但是夏遥看来并不打算告诉他关于那个人的事。

          "老师?"

          "嗯?"

          阮程明回头,是夏遥,进来搓了搓手又放回口袋里。"我刚把小夕送回宿舍了。"

          "这么快就回去了。"

          "他们宿舍有门禁,太晚了不好。您还有事吗?"

          "没了。"阮程明扫了一眼干净的桌子和黑屏的电脑,"回去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