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我葵 第16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没问题,少年人的自尊心嘛可以理解,姜行也挺优秀的,不能只用考试成绩来衡量。不过还有个孩子,不知道是你的……”

          “那孩子和我们家行行感情特别好,行行也多受他照顾……”

          傅乘风悄悄的沿路返回,在校园广场的雕像下停了下来,他仰着头,对着那位音乐家严肃的脸,凝神注视了片刻。

          而后平缓地呼了口气,学着一旁带着耳机哼着歌的小辫儿青年一样,把手揣进裤兜,以一个潇洒的姿势走出了这个充满着自由与梦想气息的校园。

          假装曾经属于。

          ☆、81

          回校的前一天,傅乘风把家里完完整整地收拾了一下之后,去厨房做了姜行爱吃的菜。昨晚在告诉姜行自己决定不去雾音的决定后,姜行声音是显而易见的伤心,他喃喃道:“你明明就喜欢的呀……”

          可是在听到傅乘风的解释之后,他没有责怪他的后悔,没有责怪他的失约,甚至还故作一副轻松的样子出来,像是自己一点也没关系。

          傅乘风心中是难过的,可是那是因为他的犹豫和怯懦,他说不出安慰的话语,只能问他:“明天来我家么?”

          热腾腾的饭菜摆在桌上,他看了看时间,十一点半了。

          给姜行打了个电话,那边提示已经关机。

          他皱了皱眉,心中莫名突突飞快跳动,一种莫名地不安出现。他拿着钥匙,往巷外走去,一路上他都在想象着姜行欢快地从远处跑来,蹦到自己身上,搂住自己的脖子,同他亲吻。

          他慢慢地想着,想了很多,好像这样就能将心底的不安压下。

          但那种越来越强烈的不安情绪,在接到来自雾城的一个陌生号码时,达到了顶峰。

          姜芷颤抖着声音在那边问:“我弟弟是和你在一起吗?”

          傅乘风的心脏沉到了谷底,他机械地迈动着双腿向张乾宇家奔去。

          他想,其实从姜行住到他家的第一天,他其实就想到了这一天的可能不是吗?可是他纵容着自己留下了他,只是为了孑然一身的自己。

          他想到那天张乾宇提到姜行时不怀好意的嘴脸,他怎么就能那么轻易地相信张乾宇真得会作罢。

          他不顾阻拦地闯进了赌场中,却在一阵恶劣的拳脚中被驱赶出来。

          抹去唇角渗出的血,他站起身慢慢往回走,生平大脑第一次这样混乱,姜芷颤抖的那声“姜行被绑架了”不断地冲击着他的耳膜,他甚至无法理智地思考,只能一遍一遍地拨打着姜行的电话。

          他从来没这样慌乱过。

          习惯了姜行在自己身边,他发现他竟然从来没有想过姜行不在自己身边的场景。

          恋爱中的人有多少会去担忧那不确定的未来呢,像是默认了他们会天长地久一样,不管遇到什么阻碍。

          可是如果真有一天,这个人可能再也不见了呢?

          “乘乘啊,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从厨房里出来的邱婶担忧地问道。

          傅乘风没应声,走进了屋子。

          “我今天做的红烧r_ou_多了不少,我记得行行爱吃这个。”邱婶端着一碗红烧r_ou_跟着进来。

          傅乘风听到姜行的名字,耳朵动了动,伸手去接碗的时候,颤抖的手竟然没有接稳,碗掉在了地上,碎裂一地。

          邱婶看着傅乘风一直颤抖不停的手,“乘乘,你……”

          那声碗破碎的声音,终于将傅乘风的神智拉回,他下一秒飞奔出家,开始在这一带巷子里的任何一处也许可以藏人的地方寻找起来。

          也许只是徒劳的,可他能做的,只有这些。

          下午四点,他接到了姜芷的电话,姜家准备了赎金,绑匪露面了,却根本没有交出姜行,来了个金蝉脱壳跑了。

          到这时为止,所有人心底都有了个最不妙的猜测,可搜寻还在继续,因为姜家小少爷的失踪,雾城警察都鲜有c-h-a手的南城区某乌烟瘴气的巷子被翻了个底朝天,一时间那些个见不得光的地方出现了一阵阵惊惶和s_ao动。

          一整天的寻找几乎快要让傅乘风绝望,他从这片巷区,找到那片巷区,过往的一切美好回忆都如潮水一般涌来。

          初见时,姜行一脸笑意的样子,母亲离开那晚,姜行温热的怀抱,自行车后座紧贴着自己脊背的触感,亲吻与缠绵都仿佛不过是昨天。

          他想,什么现实,什么风险,和姜行这个人比起来什么也不是,能同这个人一同走下去,一直在一起,每天都见到他,远比其他的任何都要让他更加在意。

          考虑现实与风险,只不过是为了让为了将来的自己避免辛苦,可是如果能和这个人在一起,辛苦算得了什么。

          所以,请让我找到他吧。

          那么,我将不再犹豫,不再后悔,不再让他伤心。

          再一次几乎不抱希望地拨打出那个电话,这一次,那边不再是关机的提示音,傅乘风脚下微微一踉跄,两行泪水径直从眼眶里滚落了下来。

          嘟嘟嘟的声音一直在持续,那边无人接听。

          他不断地拨过去,终于在第四次时被接通。

          那边的声音颤抖得不像话。

          那颤抖之下是难以压抑的疼痛。

          傅乘风感觉自己的心脏被硬生生撕裂。

          在南城区一片被开发到一半中途放弃的危房区,其中一片坍塌的废墟中,一个少年的双腿被压在一块楼板之下,他的头发被汗水浸s-hi,黏糊糊地搭在脑门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