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什么做人不能脾气太好 第4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陆了之如释重负,心想我就知道是这样。

          吃过了饭,陆了之去洗了澡,还没到九点,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乔简坐过去和他一起看,两个人谁也没说话。

          节目演完了,乔简转身想问问他要不要换台,发现他已经坐着睡着了。

          乔简觉得自己可能天生就有一点儿暴虐,因为他越是看到这样安静的陆了之,就越是想做出一些事情来撕碎他的安静,但他只是抱着对方回到了卧室,把他放好,又在他身边躺下。

          陆了之本来就因为发烧难受,吃了退烧药和安眠药,下午那一觉让他浑身无力,晚上吃饱了又洗了个澡,更是困意难捱,他恍惚中觉得有人抱着自己,也知道是乔简,但是那个怀抱很温暖,很舒服,他没力气往外挣。

          乔简根本睡不着,只好一边抱着陆了之一边看手机,他心猿意马地看了一会儿,没忍住叼着陆了之的耳朵舔了舔。

          陆了之动了一下,躲开了,乔简没再动作,但是没过多久,乔简就觉得有什么硬硬的东西在自己腿上蹭,他伸手去摸,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

          “陆了之。”乔简叫他,“醒醒。”

          卧室的灯被打开,陆了之捂着眼睛,把脸埋在了枕头里。

          然而下一秒他就完全清醒了,因为他觉得有一双手隔着他的裤子摸他,陆了之坐起来,乔简一副事不关己的口气,又有些揶揄,“多久没打过了?”

          陆了之也说不清自己是怎么又躺下去的,他只记得乔简的手在伸进他内裤之前停了一下,摸了摸他的肚子,才挑开了他的内裤边缘。

          然后的记忆就有些混乱了,陆了之喘的很厉害,乔简还把他的内裤给脱了,从后面抱着他给他打,他捂着自己的嘴,乔简把他的手拿开了,非要听他叫。

          乔简终于看清了他梦中的裸体,还是那个样子,白皙,冷感,除了那一截因为兴奋而变得通红的东西。乔简的手上都是透明的“水”,他忍不住笑了一声,“怎么流这么多啊?到底是多久没弄过了?”

          陆了之摇摇头,抓着他的胳膊,扭动,恳求,乔简终于让他s,he了,淋漓地s,he了乔简一手,也滴在他自己的大腿上。

          s,he过了,陆了之才清醒过来,他慌忙地转过去看,却只看见乔简一双y-in沉的眼睛。

          “陆了之。”他慢而武断地命令:“你不许在学校里谈恋爱,听见了吗?”

          陆了之满脸通红,乔简又说:“听见了吗?”

          “听、听见了。”陆了之像是做错了什么事一般,低着头,盯着自己腿上的j-i,ng斑。

          乔简俯身在他腿上亲了亲,把那几滴东西舔掉了。

          “听见了就好。”乔简拿手背蹭了蹭他已经软下去的x_i,ng器,“听话。”

          ……

          陆了之那次离开之后大概有半个多月没去找乔简,乔简打过一次电话给他,他没接。

          那天晚上的情形总是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甚至做梦也会梦到,陆了之从来不知道这种事对人的影响会那么大。

          乔简第二次给他打电话,他还是没接,第三通电话不到半分钟就过来了,陆了之深吸一口气,把电话拿了起来。

          “干什么呢?”乔简的声音很平静,“怎么不接我电话。”

          “我没看到。”

          “今晚有事吗?”

          “我们晚上有课……”

          “你们今天不是只有上午的课吗?”

          陆了之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知道自己课程安排的,撒谎被抓包,一时之间很尴尬。

          “对不起……”陆了之有点怕他生气。

          乔简可能在抽烟,啪嗒一声把打火机扔在桌上,“晚上去接你。”

          陆了之没办法,只好答应了,乔简又说:“以后不要和我撒谎,听话。”

          那天两个人见面的时候不到六点,陆了之去学校侧门坐他的车。

          乔简让他坐在自己身边,告诉司机开车,陆了之有些拘谨,低着头不看他。

          正值夏天,天气很热,陆了之穿了条很宽松的短裤,他坐下来的时候短裤往上蹭了点,露出了白净的大腿。

          乔简看了一眼,又看了看陆了之,“怎么不穿我给你买的衣服?”

          乔简伸手把他的短裤往下拉了拉,“好好坐着。”

          车里一阵尴尬的沉默,陆了之很想和他说说话,但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这让陆了之更加紧张,越紧张越说不出来,简直是恶x_i,ng循环。

          乔简不知从哪拿了张面巾纸,伸手在他额头上擦了一下,陆了之往后躲了躲,乔简突然侧过身,与他挨得极近,捧着他的脸把他额头上的汗珠擦干净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