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触摸未知的后面 第4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期待的却是她的面容”

          突如其来的歌声,陈奕迅的声音在这个咖啡馆里回荡。

          从背后抱住你的时候,我期待的是谁的面容?

          “我想起我还有点事,抱歉,先走了。”何弈微笑着,抛下女孩失望的神情,毅然转身离开。

          几年?几个月?几天?

          十一年就这样过去了,我已经记不得我们之间的很多事了,其实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回忆对不对?可是……我还是在想你。

          我的思念……你能否感受到?

          这不是爱,是执念吧,何弈想。

          真的……不是爱吗?

          镜子里是一个年轻的j-i,ng英,有房有车,年轻有为,长得也没有对不起人类,只差一个家就完美了。

          何弈还是会坐在椅子上,听着歌,听着听着,眼睛红了。

          安舜轻轻哼着那首红玫瑰,从他背后走过。

          “我该去找他吗?”何弈问他背后的安舜。

          安舜没有回答,只是依然轻轻哼着那首歌。

          何弈听着听着,眼泪慢慢流了下来。

          “可是我连他长什么样子……都记不得了啊。”何弈像个孩子一般呜咽。

          十一年的时间,十一年的抑郁症,十一年的想你,十一年的眷恋,我却没能为别人流泪,因为你已经深深地扎根在我的心脏上,如果把你连根拔去,我也会死去。

          安舜轻轻地哼着歌,侧过头看着何弈。

          忽然安舜变成了何弈,何弈坐在那个位置,轻轻的哼着歌,眼神漠然的看着那个正在哭泣的何弈。

          我一直在期待一个巧合,期待在一个我根本想不到的时间地点与你重逢,然后故事就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

          只是那终究,是一个故事而已。

          你…其实……

          你其实……

          一直都在暗处看着他啊……

          看着他考上那所大学,看着他进了公司,看着他交了个女友,看着他眼睛里毫无爱意的对那个女人微笑,看着他面无表情的置办婚礼。

          何弈忽然很想笑,他在笑谁呢?笑哪个呢?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再也不肯看着这一片他看了二十六年的天空,然后向后倒下,身姿优雅。

          原地留下一朵残破的红玫瑰。

          遗书不长,甚至算是简短。周围的朋友同事都为这么一个年轻有为却患了十一年抑郁症的年轻人而可惜。

          何弈的葬礼和严武的婚礼在同一天举行。

          何弈的亲人在为他进了坟墓而哭泣,严武的亲人却为他走进婚姻的坟墓而喜悦。

          严武挽着那个女人的手,忽然没来由的想到何弈。

          忽然他感觉胸口一凉,他有点恍惚,迟钝的低头,看见洁白的西服上染出了一片红。

          婚礼变为葬礼,而葬礼却变为婚礼。

          安舜主持了这场婚礼,然后将一大束玫瑰放在两人墓碑的中间。

          他转身离开。

          何弈猛地睁开眼睛,然后看见窗外阳光明媚。

          他打了个哈欠。

          “我跟你说,我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他对同桌说:“我梦到我有抑郁症,而且还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哈哈你不会喜欢我吧。”同桌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