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紧,紧紧夹住李庭的棒棒,接着,股荫精从膣道深处喷出,接住棒棒的进出而出现的空隙流了出来,全部都顺着张婶的大腿内侧滴在了地上。

  张婶无力地抱着女婴,呢喃道:“琴儿,以后你定要嫁个好人家,别像娘这样子独守空房,那真的很痛苦。”

  李庭拔出了棒棒,坐在了床边,说道:“这女婴真的很可爱,她全名叫什么?”

  张婶眯着眼睛,眼角流下滴泪水,说道:“她叫许琴儿。”

  李庭紧紧盯着她的肉缝,想看清楚她到底具备名器资格没有,可这种女婴根本就没有发育,下面也十分的平坦,只有那条细缝可以证明她是个女婴。李庭松开了眼神,问道:“张婶,虽然你男人死了,可我见你还能收留我娘,看来你家底不薄啊。”

  张婶释然地笑了笑,说道:“小哥见笑了,张婶在扬州城有点生意,只不过因为需照顾女儿,生意都交给小妹去打理了,现在她也打理得井井有条,我就像个废人样等着花她赚的钱。”

  “是什么生意?”李庭继续问道。为了能筹集只所向披靡的美女军团,只要已有机会,他都不会放过的。

  “扬州左端有条古运河,那里盛产贝类,我们姐妹就靠贩卖牡蛎为生,如果我的估计没错,我妹妹现在应该是在从洛阳回来的路上,洛阳那边大户多,都喜欢吃牡蛎,很多客人都是长久的订,我们只要打捞好就可以送过去。”

  听张婶这么说,李庭似乎知道了个大概,说道:“张婶,你女儿这么可爱,我认她做妹妹,可以吗?也好让她多个人记挂。”

  张婶忙点头,说道:“可以啊,那你不许欺负她。”

  李庭大笑了声,说道:“疼爱还来不及呢,哪会欺负她啊,张婶你这是在说笑咯。”

  女婴||乳|牙摩擦着张婶的||乳|尖,张婶觉得特别的舒服,她大开着大腿,让里面的水尽数流出来。“其实呢,小哥长得表人才,应该不是那种只贪图女色之辈,让你做小女的哥哥,那当然没问题啦。”

  其实,李庭看重的可不是这个女婴,说实话,要女婴长到可以操的年龄,估计要十几年吧,那他还不如直接去操别的女人。李庭看中的是张婶的家业,既然她们是以贩卖牡蛎为生,那行船能力保证数数二了,以后如果要和蒙古展开水战,那也是后备军之啊。

  李庭笑了声,伸手刮了下张婶的荫唇,问道:“张婶这里是否还饥渴啊?”

  张婶笑而不语,大腿却打得更开了,摆明就是希望李庭能操进去。

  可李庭没有立即握着棒棒插进去,而是将女婴抱起来交给了穆念慈,说道:“娘,我要履行刚刚的诺言了,”他转过身就将张婶的大腿推起来,并拉得非常的大,让她的屁股落在床边,便说道:“张婶,我现在要插另外个洞了。”

  张婶直摇头,说道:“真的不行,插不进去的。”

  李庭没有理她,握着棒棒就在湿答答的荫唇上摩擦着,好汲取更多的水,为破后庭花做准备。

  “小哥你就插这个洞别插那里了”张婶带着恳求的语气说道。

  “插那里很紧,很舒服的,张婶你等下保证会很舒服的,保证会爽得乱叫的,”李庭贼笑道。

  既然前面很早就被她那死掉的男人开发了,那李庭就要找个没有开发过的洞|岤开发开发,最理想的地方当然是她的后庭花了,破了她的后庭花那也会爽点嘛。

  李庭的棒棒汲取了许多的水,可只是顶部湿润了,下面还是干燥得很,他就先顺从只是的意,“噗”的声就插进了她的|岤内,这次他只是单纯为了汲取水,并不是要操只是,所以进出都非常的慢。

  “小哥你就用力点啊只是里面又很痒啊你操我啊用力操的话张婶以后都听你的”张婶握着自己的豪||乳|使劲搓着,奶水到处乱喷,几滴落在李庭嘴边,李庭伸出舌头就舔进了肚子里。

  李庭笑了声,问道:“是不是什么事情张婶都答应我呢?”

  “当然,只要你用力操张婶,”张婶马上答道,为了体验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感,张婶愿意付出切,给李庭操次可以抵得上用百次萝卜啊。

  “嗯,我的要求很低,就是想为张婶的捕鱼注入部分的资金,做为股东之,”李庭说道。

  “嗯嗯当然可以了我妹妹好说话呢那你现在就用力操我吧”张婶扭着身子说道。

  “可我现在没钱,估计要过段时间才会有钱,张婶不介意吧?”李庭试探性地问道。

  张婶夹住李庭的虎腰,胸部不停起伏着,说道:“没没问题只要你肯操我不给资金都可以”看来张婶是饥渴得不成样子了。

  “好的,”李庭深吸口气就用力操着张婶。

  棒棒就像打字机样操着张婶。

  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在旁看的穆念慈羞红了脸,她觉得李庭的棒棒简直比无影手还快啊,看到的只是个虚像。

  “啊啊啊小哥你太强了只是要被你操死了啊啊哎唷要要喷了小哥怎么这么快只是下子就高嘲了啊”

  随着声哀鸣,只是又泄了身子。

  李庭拔出了棒棒,借着棒棒表面的荫精,对准张婶的后庭花就慢慢挤进去。

  感觉到后庭花传来的疼痛,张婶嘶喊道:“小哥啊疼疼死人了求你别插那里啊那里很脏别插啊啊小哥要裂开了啊疼啊”

  就算张婶叫得如此痛苦,李庭还是不改初衷,棒棒拔出点点又使劲插进去,如此反复着,棒棒已经进去了小半,感受到直肠的狭窄,李庭就开始小心翼翼地插着。

  看着张婶痛苦的模样,穆念慈已经有点不忍心了,说道:“过儿,你就别插那里了,进不去的。”

  【104】娘,后面也给我

  李庭拔出整根棒棒,看着上面的斑驳血渍,往阴沪抹了把水涂在上面又慢慢挤进去。

  “啊小哥好疼啊裂开了”张婶嘶叫着,身体却没有多大的反抗。

  “过儿,张婶会死的,”穆念慈又说了句,看样子是希望李庭能停止操张婶的后庭花。

  李庭凝结心神感受着张婶那有点干燥的直肠,硕大的棒棒前半截就在里面进出着,当棒棒表面的水又被消耗光之后,李庭就拔出棒棒,涂上水继续插进去。

  “小哥小哥裂开了啊再插下去会死人的”张婶哭道。

  “再稍等下,我会让你舒服的,”李庭扭着虎腰,让棒棒在直肠内旋转着,好会儿才整根插进去。李庭长呼口气,低头看着只剩下丛耻毛的棒棒,说道,“张婶,已经全部进去了。”

  张婶是看不到棒棒插后庭花的镜头的,而旁边的穆念慈看得清二楚,狭窄的后庭花竟然真的可以容纳李庭的棒棒,真是奇迹啊!感叹之余,穆念慈似乎看到了自己被按在床上插后庭花的幕,那多恐怖啊。

  张婶哽咽着,像个受伤的少女样咬着红唇,说道:“小哥别像刚刚那么粗鲁了张婶会死掉的”

  “当然不会了,”说着,李庭就拔出半根棒棒,然后又慢慢插进去,直肠还是那么的干紧,插起来特别的不舒服,可想到自己是第个涉足张婶后庭花的男人,李庭就很光荣啊,别的处破不了,这个处他是破定了!

  “唔小哥屁眼里面好热好疼轻点啊”张婶恳求道。

  李庭伏在张婶身上,伸出舌头就含住那还被奶水点缀着的||乳|尖,像个孩子样吮吸着,将有点酸的奶水都吃进了肚子里。握着张婶的巨r,李庭就把玩着,五根手指都陷入了||乳|球内,道道肉沟在手指的强力压迫下形成道道靓丽的风景线。

  李庭的舌头自上而下勾着||乳|尖,问道:“张婶,这样子舒服吗?”

  “唔上面上面很痒”张婶摸到李庭的脑袋就将他压下去,好让他继续用舌头服务她的巨r,而另只手则顺着有点肥肉的小腹摸下去,夹住了自己那颗充血阴,用力地搓着,说道,“下面的洞洞也很痒,很希望小哥能插进来。”

  “那这里呢?”李庭动了动棒棒,让它在里面活动了番。

  “疼很疼小哥别乱动会死人的”张婶皱着柳眉说道。

  “先疼后爽,这是男女造爱的基本步骤的,”李庭笑了下,退出整根棒棒,又抹下把水涂在上面,然后就像颗导弹样长驱直入,直接插到了最深处。

  “啊小哥胀死人了张婶要死了啊”李庭浪叫着,搓着棒棒的手指变得更加的卖力,整颗充血阴更加的突出,就像娇嫩欲滴的玫瑰样。

  李庭觉得直肠已经够滑润了,这次也该轮到自己爽了,他抓着张婶的大腿就开始挺动屁股,每次都是拔出大截,然后整根插进去。

  “啊啊要死人了念慈你儿子好强啊那里都会插进去以前我那死鬼也想插啊但是怎么都插不进去最后还搞得射了我整身都是啊里面变得越来越热了小哥我坏掉了被你操坏掉了你这勇猛的小哥操死正身了啊”适应了李庭棒棒粗大的张婶已经不再有那种痛苦的表情,媚眼微开,细细端详着李庭那张白净的脸,就像是在看自己的男人样。如果说李庭是她的男人,那该多好啊,操人这么的牛逼,浑身性的细胞都被他带起,会儿被操得上了天堂,会儿又被操得下了地狱,会儿又是鱼儿潜水样的深邃,会儿又像火山爆发般的热烈

  站在边的穆念慈抱着女婴看得真切,看着李庭拔出的棒棒带出的血丝,穆念慈说不出是期待,还是害怕,只是站在那里言不发,而她的||乳|头已经慢慢翘起,胀得都有点发疼了。至于刚刚开发过,还十分嫩红的处地则湿得不成样子,数滴水还从膣道内流出,顺着鲜红的荫唇滴向地面。穆念慈看着怀中的女婴,想到李庭曾说过要让她怀上他的孩子,穆念慈的心就有点甜滋滋的,可他们是母子啊,这种禁忌的爱会被人接受吗?穆念慈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她的眼角流下滴泪水,红唇紧咬,暗暗道:只要能让过儿开心,我愿意付出切,南琴,就让我和过儿做对不被世人认同的鸳鸯吧,我会用自己的蜜|岤让过儿体验做男人的快乐!

  穆念慈吻了下女婴红润的嘴唇,决心变得更加的坚定。

  李庭捅了大约有两百多次,他就有点力不从心了,在操张婶的时候,他直没有进行双修,所以有射的冲动也是正常的。

  “张婶,我快要射了,要射到哪里啊?”李庭喘着粗气问道。

  “给张婶吃,好吗?小哥那里的味道很好吃张婶还想品尝次”张婶用期盼的目光看着李庭。

  “嗯!”李庭猛地点头就拔出了棒棒,整个人跳到了床上,跪在张婶脑袋两边,握着还混着血丝的棒棒就塞进张婶的嘴巴。

  棒棒刚从后庭花拔出来,或多或少都带点异味,所以张婶在将棒棒点点吞进嘴巴里的过程中都是屏住呼吸的,就希望用这种方式来忘却棒棒上的异味。

  “唔好舒服啊”感受着张婶嘴巴的温暖湿滑,李庭就感叹道。

  “唔唔”张婶嘴巴里发出模糊的声音,使劲吞着棒棒,会儿就将整根棒棒含进了喉咙内。

  看着张婶憋红的脸,李庭就像操|岤那样用力操着,用力捅着她的喉咙,捅上五十次之后,李庭终于抑制不住射的冲动,虎腰颤,屁股朝下用力挺,股浓热的液就射进了张婶嘴巴里。

  “唔唔”张婶用力吃着滚烫的液,可量实在太多了,好多还是从嘴角溢出,顺着两鬓流向了耳根处。

  李庭长吐口气,说道:“张婶真的很舒服谢谢你的服务”李庭拔出了棒棒,看着有点软下去的棒棒,李庭就想跳到床下,可张婶握住了他的棒棒,说道,“还没有全部流出来,让我都吃下去吧,”张婶含住了李庭的棒棒用力吸着,直到将最后滴液吸出来,张婶才恋恋不舍地吐出了棒棒。

  弹了下棒棒,张婶就说道:“这坏东西,不知道要残害多少良家大闺女。”

  李庭傻笑了下,说道:“张婶说得不够全面啊,我杨过这人品位很独特的,并不是定喜欢操黄花大闺女,像张婶这种丰满地女人,我杨过也是很喜欢的啦,”李庭看了眼张婶的巨r,就想把这里的处也破了,他握着棒棒就压在双||乳|之间,“张婶,这里的第次也给我吧。”

  张婶笑了下,并没有说什么,揽着自己的巨r就将李庭的棒棒包住,然后就前后摇动着巨r。

  与操|岤不同,||乳|交的感觉更加的柔嫩,就像两颗冲水皮球压着样。李庭觉得让张婶这样子弄,他也没有感觉有多么的舒服,所以开始的时候,他就自己耸动屁股,让棒棒与嫩肉摩擦的速度变得更快,这样子带来的快感也会更加的明显。

  棒棒慢慢硬起来,又达到了生龙活虎的时刻。

  就在李庭操张婶的巨r很爽的时候,站在边的穆念慈突然紧紧贴住了李庭的后背,只手搂着女婴,另只手则半抱住李庭的虎躯,呢喃道:“过儿,娘很想要了。”

  李庭愣了下,马上就知道穆念慈所说的是何概念。

  李庭看了眼张婶,正要说什么,而明白事理的张婶马上说道:“小哥念慈说的很对,你都干我那么久了,也该干你娘了,这样子把娇娘冷落掉很不好的噢,”张婶脸上荡漾着甜蜜的笑意,松开双手就示意李庭让开,好让她下去。

  李庭点了点头就溜到了床下。

  张婶看了眼被自己弄得湿答答的被单,就说道:“我把被单拿去洗,你们就辛苦点了,不然黏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就不好了。”

  “谢谢张婶的体贴,”李庭在张婶丰臀上狠捏了把,这才放张婶走。

  张婶收起被单,裹在了自己身上,然后就从穆念慈手中接过女婴走出了房间。

  张婶走,房间里就剩下李庭和穆念慈了。

  穆念慈鼻子酸就扑在了李庭怀里,手马上就握住李庭的棒棒,说道:“过儿,娘很想你了,都湿得不成样子,娘觉得自己变得好可耻,就像妓女样。”

  李庭忙捂住穆念慈的嘴巴,在她额头上吻了下,说道:“娘,我不许你这样子说,如果只是为个男人滛荡,那就无所谓,那只能证明你是真的爱着我,想将切交给我,个女人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做的时候,会很敏感,很快乐,很快达到高嘲的。”

  听完李庭的解释,穆念慈稍稍有点安心了,她轻轻套弄着李庭的棒棒,说道:“过儿真的要娘那里吗?”

  李庭点头,道:“当然咯,以前偷看娘洗澡的时候,我就很喜欢注视那里,每次当娘用手指搓那里的时候,过儿就非常非常的心动,就希望有天能占有那里,”李庭顿了顿,继续说道,“现在有机会了,过儿当然不会放弃了噢。”

  穆念慈呼吸变得更加的急促,握着李庭的手就放在自己r房上,呢喃道:“过儿,娘现在心跳得很厉害,我真的怕等下过儿插进去的时候,娘会死掉。”

  “张婶都没事,娘还担心什么?”李庭的手轻轻按摩着穆念慈的r房,指甲在||乳|头上不停地刮着。

  穆念慈娇躯直颤,说道:“为了过儿,娘可以忍受切痛苦,只希望过儿以后别嫌弃娘就可以了,”说着,穆念慈的眼角就湿了。

  李庭以前在看射雕的时候就知道穆念慈是个外表看起来很坚强,内心却很脆弱的女子,若不是自己的存在,估计凭她这卓越的长相及高贵得宛如仙女的气质,早就有无数男人愿意为她付出切了。如果说江山美女不可兼得,那李庭宁愿选择与穆念慈这种凄楚美人儿生活在起。

  “过儿,要开始了吗?”穆念慈略显害怕地问道。

  李庭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娘,可能有点疼,娘你要忍着点,”说完,李庭就抱起穆念慈,将她平放在了床下,他怕穆念慈躺在这只有层单薄垫背的床上会觉得不舒服,就想去拿些衣物垫在她身下。

  穆念慈看出了他的用心,忙说道:“过儿,你不用费心了,有屋瓦寄身,我就很满足了。”

  李庭走到衣柜边,打开衣柜取出两件宽厚的大衣就往回走,揽着穆念慈的娇躯,将件大衣铺在肩胛骨的位置,将第二件大衣垫在了她的屁股下,说道:“我要让娘感觉到我的爱,如果连外界条件都那么的粗陋,那造爱也会是件痛苦的事情。”

  穆念慈眼睛湿,哽咽道:“谢谢过儿的疼爱,娘很幸福。”

  “我以后也会让你很幸福的,”李庭吻了下穆念慈的红唇,舌头就沿着下巴慢慢舔下去,在双峰间划出条津液之路就朝下面舔去。

  穆念慈扭动着身躯,说道:“过儿别别舔下面脏死人了”

  李庭在小腹上来回舔了会儿,说道:“只要是娘的身体,过儿就算舔上万遍也不觉腻,也不觉得会脏,”李庭的手指拨弄着荫唇,“这里是婴儿出生的圣地,谁敢说这里脏,那他就不是人,过儿从小就认为这是女人最神圣的地方,脏这个词根本不能和它粘边!”

  “过儿谢谢你”穆念慈侧着脸,感动的泪水已经打湿了眼眶。

  李庭含住穆念慈的充血阴,含在嘴里轻轻啃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