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连番被堵(1/2)

加入书签

  太傅一上午心里都气得鼓鼓的,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门外趴着那条大白狗就能让他把一肚子的怒气都给堵住,一丝一毫也撒不出来。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太傅把一卷,丢下一句:“下午你们自修”便急匆匆的走了,出门的时候还不得不溜着门边儿,离那只大白狗远远地。

  “唉!你说这年头,想勤学上进怎么也这么难呢!”容昭看着四散的同学们,一边把自己的课本摞起来一边悠悠叹息。

  “容兄,勤学上进也不在当前一两天,身体才是根本哪。”徐坚走到容昭面前,看着他懒洋洋的样子心里就觉得好玩儿,你说一个在西疆沙场长大的名将之后怎么能跟个女人一样柔弱呢?

  “说的是,我若是有徐公子你这幅身板就什么都不用愁了!”容昭拿着站起来,和徐坚一起往外走,又笑道:“我呀,就提着大刀在西疆的战场上杀敌啦!”说着,他还煞有其事的比划了一下。

  徐坚看着他那样子,笑着摇摇头:“卫公子说的对,你这根骨的确不适合练武。”

  “你们这些人都是一个师傅教的吧?”容昭翻了徐坚一个白眼,刚好看见站在竹子旁边的卫承,于是挑了挑下巴,“喏,刚还说卫公子呢,那不是?”

  徐坚笑道:“是我让他这等我们两个呢。下午没什么事儿了,中午一起去找个地方吃饭去?”

  容昭仰天一叹,故作深沉的说道:“唉!本公子今日刚刚要发愤图强勤学上进,便有尔等狐朋狗友前来勾搭犬马声色,你说这可如何是好?”

  徐坚被他这样子逗乐,笑着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容公子,狐朋狗友就是用来勾搭的,至于犬马声色也是人生乐趣嘛!做人不要太迂腐无趣。”

  卫承听见两个人说话转过身来,露出无奈至极的表情。

  “卫公子,好久不见。”容昭看见卫承就想起这家伙在圣人像跟前扎马步的样子来,顿时觉得十分可乐,遂抱拳打招呼。

  “容公子,好久不见,你身体养好了?”卫承木着脸抱拳还礼。

  “好了好了!话说我若是有卫公子一半的健壮,也不至于这么衰呀!”容昭一双桃花眼在卫承的身上扫了一圈儿,眼见着黑脸膛的卫公子耳根儿泛起了一点血色才满意的收回来。

  “容公子别闹了,走吧。”徐坚生怕卫承不高兴,忙笑着打断了容昭的恶作剧,“饿死了,赶紧去吃饭。”

  三个人肩并肩往外走,三人各自的随从也都跟了上来,容昭这边是霍云和梅若跟着,盛穹和青崖留在了国子监。徐坚回头看见梅若便笑了:“容兄,你不至于吧,来读书还带个丫鬟来暖被窝啊?”

  容昭脸也不红心也不跳,淡定自若的笑道:“没办法,从小被这丫头服侍惯了,身边换了别人连觉都睡不好。为了不再发生之前那样的事情给大家添堵,只好带着她来了——哎呀,兄弟们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徐坚笑呵呵的说道。

  “何必管旁人想什么。”卫承淡淡的看了梅若一眼。

  “果然好兄弟!今儿这顿饭我请。”容昭笑道。

  一行人出了国子监的大门沿着集贤街溜达,正商量着去哪个酒家的菜好酒好,便听见迎头有人喊了一声:“容昭,你果然在这里。”

  容昭吓了一跳,心想除了昨天惹哭了顾明轩之外也没再招惹谁啊,哪家姑娘又找上门来了?

  “哎呀。”徐坚惊讶的喊了一声,忙上前两步躬身施礼:“见过安平公主。”

  卫承见状也上前行礼,徐家和卫家的随从也都当街跪拜下去。

  街上来往的百姓们见状要么纷纷躲开,要么也跟着跪下给公主殿下磕头。

  只有容昭还戳在那里直挺挺的站着,捏着下巴看着赵湄皱眉——你不是出宫来料理你亲娘舅和表哥的婚事呢吗?怎么还有工夫跑大街上来瞎转悠?真是不懂事。

  “容昭。”赵湄并不看任何人,只冲着容昭走了过来,也不计较他的失礼,只挑了挑下巴说道:“你过来,本宫有几句话要问你。”

  “公主殿下,你看这么多人都跪着呢,您有什么话说先让大家都起来该干嘛干嘛去,咱们说话,别耽误了人家的正事儿呀。”容昭微笑道。

  赵湄瞥了一眼身边的人,不屑的说道:“你们都起来吧。”

  旁边的众人谢恩之后各自起身,原本打算看热闹的有胆子小的见情形不对赶紧的走了。只有卫承徐坚两个人跟容昭一起的没办法留下容昭一人就走,便给各自的仆从使颜色,叫他们也都退避一旁把那些大胆儿的围观百姓隔开。

  “容昭!我问你,我表哥的死到底跟你有没有关系?”赵湄绷着小脸问道。

  容昭好笑的反问:“这可真是奇了怪了!周岳亭是怎么死的京兆府那里早有备案,这事儿跟老子有什么关系?公主你若是问这事儿,可真是对不住了,您请去京兆府问吧。我容昭还真管不着这么大的事儿。”说完,容昭转身就走,并招呼卫承和徐坚:“走了,吃饭去,挺好的胃口给搅和没了。”

  徐坚和卫承朝着赵沐拱了拱手,含在嘴里的那一句“臣下告退”还没说出来,赵湄便转身跑过去拦住容昭的去路,红着眼睛问:“真的跟你没有关系?”

  容昭看赵湄委屈的小样儿忍不住笑了:“你若是不信,当时事情发生的时候徐公子也在,你可以问他。”

  徐坚见赵湄纠缠不休便上前去为容昭开脱道:“公主,这事儿跟容昭的确没关系,他最多算是个见证人。人命关天的大事儿京兆府和刑部都有记档在,你不信尽管可以去请了圣旨查阅。”

  赵湄看都不看徐坚,只朝着他摆摆手说道:“这儿没你们的事儿了,都退下吧。”

  徐坚一愣,忍不住回头看卫承。

  卫承早就烦了,二话不说朝着赵沐躬了躬身转身便走。

  如此一来徐坚也不好再赖下去了,只好朝着容昭摆摆手说了一声:“我先去前面那家馆子点上菜等你。”便跟着卫承一溜儿烟走了。

  容昭无奈的笑骂了一句“不够朋友”也只能任由他们去了,又转头对赵湄说道:“公主殿下,您不饿,我可是饿了。这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也不好说话,要不有什么事儿咱回头再说?”

  “那我们找个方便的地方说话。”赵湄说道。

  “这不好吧公主殿下,今儿是我做东请徐公子和卫公子吃饭,若是开溜了,回头他们得骂我赖账。您呢也挺忙的,我就不瞎耽误你功夫了,回见了您哪。”容昭说完,朝着赵湄拱了拱手转身就走。

  赵湄忽然伸手一把抓住容昭的衣袖,说道:“容昭!本公主有话跟你说,你敢不听?”

  “呜……汪汪!”一直在旁边转圈儿的血点儿这回不敢扑上去咬人了,但却呲牙咧嘴的朝着赵湄狂吠,眼看着赵湄抓容昭的衣裳,这家伙作势要扑上来幸亏被梅若给按住。

  容昭回头呵斥了一声,眼见着原处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也觉得跟个公主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的不好,于是点头说道:“行行,公主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您让臣下怎么样臣就得怎么样,行了吧?请松手吧公主殿下!”

  赵湄这才松了手,环顾四周,抬手指着一家茶馆:“去那里说。”

  “行。”容昭这回也没心思计较什么了,乖乖地跟着赵湄进了茶馆。

  赵湄倒是大方,进门便叫随身跟着的嬷嬷拿出一锭五十两的银子来把里面喝茶的都给赶了出去。她是公主,亮出身份来老百姓谁也不敢跟她计较,于是一间挺热闹的茶馆瞬间就清静下来。

  掌柜的亲自端上最好的茶最好的点心果子,然后被赵湄一挥手赶出去。不但茶馆里的人,连同霍云梅若以及赵湄一向都很喜欢的血点儿还有赵湄自己带的那几个随从都被赶到外面去伺候,茶馆的厅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赵湄也不喝茶也不吃东西,盯着容昭上来第一句话便问:“容昭,你是不是喜欢顾明轩?”

  “……呃?”容昭差点被热茶烫了舌头。

  “你喜欢顾明轩那样的人?她哪儿比本宫好?长相?本宫比她好看极北!家世?本宫是公主之尊,比她尊贵一百倍!脾性?还是别的什么?”赵湄气势汹汹的问。

  “不,不不……”容昭连连摆手,“你们不要比,你们各有各的好……”

  赵湄一听这话立刻拍了桌子:“什么?!难道你还想左拥右抱!你当本宫是什么人?本宫可不是临阳郡主!”

  面对这样的赵湄容昭简直头痛欲裂,索性什么都不说了。

  赵湄吼了两嗓子见容昭不说话,自己也泄了气,坐回去叹了口气,问容昭:“我究竟哪里不好?你说,我改还不行吗?我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容昭一本正经的叹道:“公主殿下,你究竟喜欢我什么?你说,我改行么?”

  “你……”赵湄被这句话堵得头晕眼花,差点把手边的茶盏砸到容昭的脑门上去,“你这不是混蛋吗?!”

  “赵湄。”容昭挺直了腰板,冷冷的看着赵湄,“你喜欢我,那是你的事情。我不喜欢你,也是事实。这个世上并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