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回,醋大了!(1/2)

加入书签

  回去的路上,赵沐不高兴的看着容昭,说道:“你若是不想被父皇赐婚做驸马就离赵湄远点。”

  “你当我想搭理她?是她自己每回都凑上来的好吧?”容昭翻了个白眼,不高兴的哼了一声。

  “你拒绝人的办法不是有很多吗?拿出当初拒绝我的气势和心思来,难道还拒绝不了赵湄?”

  “我什么气势,什么心思?你还有完没完了?我不就是跟她说了一句话吗?男人的醋你吃,女人的醋你也吃,你怎么不把自己泡在醋坛子里算了!”容昭心情本来就不好,偏偏赵沐还在他跟前犯犟脾气。肚子里的火气蹭的一下就爆了。

  赵沐是谁?也是从小被娇惯大的主儿,身边的人上到德妃和萧尚书下到每个宫女太监丫鬟婆子们都宠着他,护着他,怕着他;连皇上都没这么大声呵过他,这会儿反而被容昭这般抢白,一时间也火气大增,冷笑道:“吃醋?我有那么闲吗?我是怕被你连累死!”

  “好!我不连累你。”容昭说着,便站起身来下车。

  “嗳……”其实赵沐说完那句话就后悔了,见容昭起身下车便立刻慌了,忙上前去一把拉住他,“你干嘛去?”

  “放手!”容昭用力甩开赵沐,果断的出去跳下了马车。

  “容昭!”赵沐忙叫停车,然后慌慌张张的下车去。

  “王爷,当心!”旁边的霍云忙上前扶了一把,又问:“容公子怎么了?”

  “去,拦住他!”赵沐知道自己追不上容昭,忙吩咐霍云去追。

  霍云忙应了一声飞身跑到容昭面前拦住他的去路,恭敬地说道:“公子,请留步。”

  “让开!”容昭看霍云拦住自己的去路,心里的火气更大,尼玛主子欺负人连护卫也这般强势,都特么欺负老子!

  “容公子……”霍云想要劝两句,还没开口,便听见自己腰间嘡啷一响,于是下意识的伸手去抓,刚好抓住容昭的手腕子。

  容昭是去抽霍云的佩剑的,没想到剑抽到一半儿手腕子被霍云那铁钳子一样的手给捏住,一阵剧痛钻心,他忍不住惨叫一声放了手。

  霍云也吓得忙放开手,连声道歉:“呃,公子,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

  “滚!”容昭的火气爆到了极点,怒骂一声转身跑了。

  其实赵沐在霍云攥住容昭的手腕时已经赶了过来,但他看容昭的脸色就知道说什么都晚了。

  霍云抬头看见赵沐阴沉入夜的脸色,忙跪下了:“王爷,属下不是有意的,属下只是……公子他忽然伸手拔属下的佩剑,属下也是一时情急……”

  “好了,别说了。”赵沐冷冷看着容昭跑去的方向,无奈的吩咐:“去找到他,保护他。”

  “是。”霍云赶紧的答应了一声转身去了。

  容昭长长一叹,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挫败,再想想容昭手腕上被霍云捏的青紫,又心疼的不得了。

  可是怪谁呢?是自己一时激动口不择言惹恼了他,又叫霍云去追。他生气拔霍云的佩剑,霍云作为一个护卫,把佩剑看得比生命都重要,护剑是他的本能行为,伤了他也是无心的。

  最终也只能怪自己罢了!赵沐无奈的转身上了马车,吩咐车夫:“回府。”

  容昭当然不会回府,现在的他只想跑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一个人呆着,于是他跑到累了,顺脚就拐进了一家酒馆,进门找了个空位坐下来,拍着桌子大喊:“小二,给爷上酒!”

  因为是端午节,大家都跑去护城河边看赛龙舟去了,这家酒馆里基本没什么人,容昭这一声大喊把小二给吓了一跳,忙颠颠的提着一壶酒过来了。

  “嗳?你不是进宫去赴宴了吗?这么早就回来了?”从楼梯口露出一个脑袋,正是徐坚那张黝黑的脸。

  容昭看了一眼徐坚,皱眉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闲着无聊呗!”徐坚朝着容昭摆摆手,“上来喝!上面凉快!”

  容昭起身上楼跟徐坚进了一个临窗的小雅间,有风吹来,夹杂着外面百姓们的喧哗笑闹,容昭一肚子的火气便消了大半儿,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奈和惆怅。

  “瞧你,从宫里出来衣裳都没换就跑这种地方来了,你是想吓唬谁啊?”徐坚打量着容昭身上的蜜色锦袍,咂舌摇头。

  容昭低头看了看身上的新衣,便抬手把外袍脱掉丢到一旁的椅子上。

  “嘿!你干嘛啊?”徐坚吓了一跳。

  “热。”容昭说着,又反手往身后去解开了腰封也一并扔到旁边,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说道:“这样舒服多了。来,喝酒!”

  徐坚看着容昭这一幅不羁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若是旁人这样他早就烦了,可偏偏同样粗鲁的动作容昭做出来就是洒脱随性肆意盎然。可偏偏是他这样做却让人一点也生不起厌来。于是伸手拿了酒壶给容昭倒了一大杯酒,说道:“我今儿也不问你是怎么了,咱们只管喝个痛快!”

  “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朋友。”容昭端起酒碗来跟徐坚碰了一下,仰头把碗中的酒都干了。

  “痛快!”徐坚也干了一碗酒,伸手抹了一下嘴角,叹道:“自从卫承离开京城,我好久没这么痛快的喝酒了。”

  “胡说。”容昭笑道,“难道上次我过生日你没喝痛快?”

  “还别说,上次你过生日,你倒是喝痛快了,把我这客人给撂倒一边了,我还得帮你善后,真是不够朋友。”徐坚一边笑着,又给容昭倒酒。

  “呸!你善后善的心里偷着乐吧!你该感谢我才对!”容昭笑着啐道。

  “哈哈!”徐坚仰头大笑了两声又忽然绷起脸一本正经的问:“很明显吗?连你都看出来了?”

  “只要长着眼睛的都能看出来,我又没瞎!”容昭横了徐坚一个大白眼。

  徐坚端起酒碗了自顾喝了一大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