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回,藏毒(1/2)

加入书签

  容昭伸手按住梅若的手,把她拉回被窝里盖好,低声说道:“算算京城这些事情发生的时间,再想想这些细节,最可疑的人除了临阳郡主就是她了。当然,还有夫人……她们三个人都是值得怀疑的,但最值得怀疑的是这个卢氏。”

  “公子说的是。临阳郡主人在西凉,京城的事情她是鞭长莫及。劫持公子的那个花绫也说过他们的圣使就要来了,从时间上算,夫人和卢氏正好在那个时间进京,可是……她不过就是个奶娘而已,怎么会跟什么东灵仙主圣使扯上关系呢?这……这也太邪性了。”

  容昭冷笑道:“紫御养身汤是什么东西你该知道。就凭她能弄得来这方子和药材,我们就不能小瞧了她……都怪我之前太大意,还以为是我那亲娘路子广手段高,却没想到卢氏才是隐藏在后面的高人。”

  “公子说的是,我们平日里只顾着跟夫人和卢氏捉迷藏了,都没能想到这一层上来。”梅若愧疚的说道。

  “从今儿起咱们住进来了,你悄悄地跟兰蕴他们说好了,一定要盯死了这个人!”容昭小声说道。

  “公子放心,奴婢明白了。”梅若忙答应着。

  容昭转过身去,反剪了双手枕在脑后睁着大眼睛看着漆黑的帐子道:“若是日子能一直这么安稳就好了。”

  “夫人放心,安稳日子这就到了。奴才看公子果然懂事了很多,夫人这苦日子就要熬到头了。”卢氏笑道。

  “但愿如你所说。”叶氏叹道。

  “夫人,堂舅爷前儿过来的时候说的给公子相亲的事情……您究竟是怎么个答复呢?奴才今儿正好要去一趟裁缝铺子看夫人和娘娘以及公子的春衣,回来的时候正好顺路去一趟米铺。”

  原来在容昭回容宅之前,叶慎之趁着给叶氏送元宵节礼来找过叶氏,这兄妹两个说起话来,叶氏自然是为自己的女儿和儿子前程担忧,虽然容朔在西凉镇守边疆皇上念在西疆稳定的大事上不会真的要了这一双儿女的命,但就现在这种状况也的确叫人忧虑。叶慎之就提议说,为了扩大势力,可以找一家门当户对的人家给容昭先定一门亲事,这样容昭在上京城也便有岳家拂照,总比一个人单打独斗要强许多。

  当时叶氏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只说考虑考虑再给回复,这已考虑就是三天。

  如今卢氏又提及这事儿,叶氏认真想了想,方叹道:“昭儿刚回来,这婚事还是别太着急了。再说,就算他不反对,这不还有睿王呢吗?睿王为了昭儿跟皇上面前都闹起来了,这会子咱们急着给昭儿定亲,可不就等于打他的脸么?若惹怒了睿王,咱们可是得不偿失,这事儿还是先等等再说吧。”

  “夫人说的是,那我就跟舅爷说这事儿先不着急。”卢氏说道。

  叶氏沉吟道:“嗯,你可把我的原话都说给他。我想他也是个明事理之人,这事儿不会怪我的。另外,你再托他想办法打听一下清风观那边的消息,我还是不放心悦儿一个人住在那里。”

  卢氏应道:“好,奴才记住了。夫人,那我先去了?”

  “去吧。”叶氏轻轻地点了点头。

  *

  卢氏前脚出容宅的门,后脚就被两个小叫花子给跟上了。小叫花子也不掩饰,一边跟着她走一边讨饭,一路跟到锦月绣庄,看着卢氏走进去之后,小叫花子便去墙根儿上靠着晒太阳,并悄悄地急着时间。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的光景卢氏才从绣庄里出来,然后又去了叶慎之的米铺。

  “这娘们儿进去多久了?”一个小叫花问另一个。

  “大概有一炷香的时间了。”

  “估计还得有一会儿,你盯着点儿,我先眯一会儿。”

  “别啊!回头叫四叔知道了,保证叫你屁股开花。”

  “啧!算了,我还是别睡了,盯着吧。”

  “哎哎,出来了!”

  “嗬,这么快?”

  “管那么多干嘛?记好了就行了。前面到哪儿了?圣学街?告诉蟑螂,叫他们跟上。”

  “放心,那小子早就在那儿等着了。”

  ……

  卢氏从出了容宅的门就一路小心,在上京城里三转四转就怕有人会跟着自己,却完全没想到自己的行踪还是被一群小叫花子给盯了个严严实实。

  每天晚上,在府门关闭之前,容昭身边最不起眼的丫鬟一品红会端着一些剩饭去后门口给那些要不到饭的小叫花子们,然后顺便把卢氏在外面一天的行踪拿回来悄悄地给梅若。

  如此连续三天都没有什么异常,直到第四天晚上。

  “公子!”梅若在灯下看完纸条上的字之后,紧张的叫容昭。

  “怎么了?”容昭立刻放下手里的闲书走了过来。

  “今天,她居然在锦月绣庄又呆了一个时辰,那天刚去过,说是去催夫人和公子春天的衣裳的,只是去催一下而已,那天呆了一个时辰,今天又呆了一个时辰。而且去的时候是空着手,出来的时候拿了个包袱,今儿她回来跟夫人回话的时候奴婢刚好在夫人跟前,夫人问她衣裳怎么样了,她说还要几天才能好。既然还要几天才能好,那今天她这包袱里带回来的又是什么呢?”梅若小声说道。

  容昭低声说道:“明天,趁她不在的时候叫人去悄悄地查一查她的房间。”

  “我亲自去。”梅若小声说道。

  “还是叫兰蕴去,她比较心细,而且你身份太扎眼了。你告诉兰蕴一定要细心的搜查,这宅子是新买的,应该没有什么暗格暗室什么的,但还是不能太疏忽了,”容昭说的。

  梅若点头应道:“行,都听公子的。”

  二人商议已定便各自睡下。然而第二天卢氏却没出门,还说身上不舒服,跟叶氏告了半天假,从中午起就把自己关在房里睡,晚饭时也没露面。

  容昭心里越发狐疑,不过脸上还是没动声色,只跟徐坚一起下棋聊天,又说些闲话,跟平日里也没什么两样。巧的是到了晚饭时,奉容昭之命去清风观保护容悦的紫姬回来了。

  容昭一看见紫姬便高兴得合不拢嘴,问东问西的十分的关心,完全一副心肝宝贝终于回到身边的样子,就差当着众人的面就搂进怀里了。

  当着徐坚的面,紫姬自然会配合容昭演戏,上前跪坐在容昭跟前的脚踏上,娇笑嫣然,完全是一副娇妾邀宠的样子。

  “姐姐终于回来了,公子这几天总念叨你呢,晚上睡觉都叫姐姐的名字。”梅若把一盏茶送到紫姬的手里,酸溜溜的笑道。

  坐在容昭对面的徐坚立刻笑了:“惜之啊,这左拥右抱的艳福着实让人羡慕,不过,有时候怕也得受一点夹板气吧?”

  “去你的!你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容昭笑骂着把手里的棋子丢进棋笥里,叹道:“不下了,总是输给你,烦死了。”

  “美人来了,你自然就烦我了。行了,我也不在这儿碍你的好事儿了。今儿我得回家一趟,这边的安全我会布防好的,你放心抱着你的美人乐享良宵就成了。”徐坚也把手里的棋子放回去,起身离座。

  “滚滚滚……赶紧的滚。”容昭低头看着棋局,又不甘心的捡回棋子放了两枚,见最终还是难逃败局,又坏心情的把棋子丢回去。

  那边徐坚已经披好了斗篷,转身朝着容昭摆摆手:“走了。”

  “好走不送。”容昭坐在榻上连起身都没起。

  梅若和紫姬则忙并肩送了出去,客客气气的跟徐坚道别后又并肩回来。

  晚饭后,容昭又把卢氏的事情跟紫姬细细的说了,又说让她明天寻个机会悄悄地去卢氏房里探查探查,看有什么异常。紫姬想了想,说道:“何必等到明天,奴婢今晚就去。”

  “也好,我这里有上好的迷药,无色无味,掌握好了剂量的话没有任何副作用,绝不会让她有任何察觉。不过你还是要小心,不要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容昭叮嘱道。

  “公子放心,这些事情奴婢是做熟了的。”紫姬笑道。

  过了四更时分,黎明尚未到来,黑夜进入最浓最暗的时候。风声呼啸,正是夜行人最便宜行事的时候。

  紫姬一身夜行衣悄然出容昭的卧房,一路小心谨慎至卢氏居住的小院里。

  容昭研制的特殊迷药是喷雾剂,只需在对方面前轻轻地喷一下,便可让其进入深度睡眠。这药不但无色无味,而且散发的很快,只要几个呼吸之后便会稀释在空气之中,不会对后来者有什么作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