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回,与君长决绝(1/2)

加入书签

  容悦不挣扎了,皇上心里的火气也小了点,手臂上的力气也松了些,

  道观的建筑都以简约为主,容悦的这间屋子窗户的窗棂是极其简单的木格子,上面糊着雪白的窗户纸,风不大,但吹过时依然呜呜呜作响。

  容悦一听这话,立刻停止了挣扎,任凭皇上抱着却撇开视线看着窗户。

  皇上却双臂用力把容悦紧紧地锁在怀里,沉声说道:“什么清修之地?这普天之下,哪里不是朕的地方?朕要做什么,谁能忤逆?!”

  “贫道不敢,这里是清修之地,陛下请自重。”容悦说着,便往外挣扎。

  皇上伸手一把抓住容悦的手把她拉到怀里,轻声叹道:“悦儿,你还在生朕的气吗?”

  “竹叶清热败火,而且这是新春的竹叶,鲜嫩清香贫道觉得比那些名贵的茶叶更好。若是皇上不喜欢,那贫道去给皇上换了。”容悦说着,躬了躬身,上前去准备把茶盏拿走。

  皇上缓了一口气,方问:“以竹叶为茶招待朕?这清风观好歹是皇室供奉,什么时候这么清苦了?”

  容悦看皇上盯着自己看,便转身去小炉子上取了水壶冲了一盏道观里摘的竹叶茶端过来放在皇上面前,淡淡的说道:“陛下请用茶吧。”

  皇上一时间有点恍惚,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好像不是那个自己曾经千般宠爱的女子,而是一个从从未谋面的陌生人。

  皇上这才看见容悦的一身灰色麻布道袍,素颜净面,一根象牙簪子别着独髻,全身上下不见一丝艳丽,在看容悦脸上的表情,也是一点喜气也没有,竟是真的面沉如水,心静如水。

  “是,皇上。”容悦款款起身,站在皇上的对面。

  “贫道?”皇上脸上的笑容渐渐地僵住了。

  “多谢皇上挂怀,只是这份隆恩贫道忘尘已经担不起了。”容悦轻轻地摇头。

  皇上十分的奇怪,因问:“怎么了?还在跟朕闹别扭啊?朕这不是来看你了嘛。”

  容悦淡然一笑,什么都没说,只管低头把自己画了一半的观音像轻轻地卷起来。

  皇上一直最喜欢容悦的率直,后宫之中美貌的女子不缺,贤淑懂事的女子更不缺,缺的就是她这种率真之人。一时间仿若初见,皇上的心情又好了起来。于是也不怪罪容悦的失礼之处,只转身坐在她身边,轻笑道:“逸安道姑的剑术极好,你怎么不去讨教讨教?你不是最喜欢舞剑的吗?”

  容悦手中的毛笔把这一条线画好之后满意的看了一眼才把笔放下,抬头看着皇上,轻笑道:“在这清风观里不做这个还能做什么?绣花儿?臣妾也不会呀。”

  皇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