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回,与君长决绝(2/2)

加入书签

也没吭声,只缓步走过去,一看清楚容悦画的是观音像,便忍不住感慨的叹了口气:“哎呦,如今你都能安下心来画观音像了?真是难得。”

  容悦听见动静也没抬头,只管安静的画观音像。

  张万寿忙应了一声,伸手推开房门等皇上进去之后又把房门轻轻地关上。

  绿云和绯衣看见皇上进来,忙跪下磕头,皇上抬手一挥,说道:“都下去吧。”说着,又吩咐身边的张万寿:“朕进去跟淑妃说会儿话,你们都在外面候着。”

  “是啊,把朕送给她的水仙花都能养死喽。”皇上想起往事,脸上便带了笑容。

  “是,陛下说的是。淑妃娘娘本来也不怎么喜欢花的……也不会养,呵呵……”

  “清修之人讲究个清静,种那么多花做什么?”皇上哼道。

  进了容悦的小院,张万寿瞧着皇上的脸色,低声嘟囔了一句:“这院子怎么这小呢?连盆花都没有,这肃静的……”

  容悦此时已经听见皇上来清风观的消息,便把跟前的绿云和绯衣都打发到了门外,自己则点了一根素香盘膝坐在八仙图下的矮榻上白描观音大士的法相。

  皇上也没叫惊动太多的人,只在前面给三清上香之后便去看容悦。

  只有略有眼光的几个人私下里以为只要靖西候府屹立在西凉城,这淑妃娘娘就不会有什么事儿,最多在这道观里多呆几年,等四皇子长大些……或许用不着小皇子长大,只要容公子还在京城游走于各个权贵之间,皇上就不可能冷落淑妃太久。所以,皇上忽然微服驾临清风观,虽然有很多人觉得诧异,但逸安道姑和凌虚道长都都没有太多的意外。

  虽然是修道之人心无旁骛,但这皇家道观里的倒是道姑们也难免沾染一点权势富贵之心,容悦一来就引起了这道观里众人一的各种猜测,但多数人都以为她这辈子完了,即便有一个小皇子现如今已经给了德妃娘娘,她这位淑妃娘娘这辈子怕都难以回皇宫去了。

  因为是奉旨清修,又有皇后娘娘的特别关照,所以容悦以来就拜在清风观最有名望的逸安道姑的名下,逸安道姑还给她取了个道号,名曰忘尘。

  容悦当时来清风观的时候是因为触怒了皇上,所以清风观内不敢让她住在专门准备的院子里,只叫人从后面打扫了一个供香客住的小院子给她清修。

  清风观,虽然是道家清修之所,但因为挂了皇室的名号,担负着为国家社稷祭祀的职责,所以观内的屋宇房舍也都宽敞明亮,屋内的家私表面不见奢靡但也都雍容大气。而且有专门给皇族人预备的院子,以备皇上或者皇子皇妃们前来清修或者祭奠所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