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身未动,心已远。(1/2)

加入书签

  朝廷赈灾钦差大臣入驻禹州城的消息扩散开去,每天都有大批的灾民涌入禹州城,禹州城里里外外都挤满了人,容昭担心人太多会出事,便跟赵淳商量是不是赶往另一个受灾比较严重的州县,这样一路走过去还是收留救治灾民,依然用之前的办法,把消息扩散开去让那些还在流亡的灾民就近赶往另一个州县领取药品和粮食。

  然而赵淳并不想走,他实在是受够了一路的炎热,颠簸,缺水少食的生活。便沉吟道:“容公子说的的确有道理,然而禹州城如今已经收留了两万余人的灾民,本王怕禹州知县没有这个能力辖制,若是再有人趁机捣乱,这禹州会出事啊!”

  容昭看着赵淳一脸的纠结,也做出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来问:“那以王爷的意思该如何是好呢?臣是担心着灾民越聚越多,这受灾的五六个州县的人都聚到这里来,也不是个事儿啊!大家都睡大街上了,还有何安全可言?再说,也不成个事儿啊!这夏收虽然是不行了,可还有夏种啊!这禹州城的百姓们还得重建家园哪!”

  “所以,本王也为此事感到头疼啊!只可惜没有分身之术哇!”赵淳痛苦的揉着眉心。

  容昭微微冷笑着看了一眼卫承,卫承起身说道:“王爷,臣有个办法,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小侯爷有话尽管说,本王面前没那么多规矩。再说了,咱们这一路同甘共苦,也算是患难之交了,有什么话还需要藏着掖着吗?”赵淳大方的说道。

  卫承拱了拱手,朗声道:“臣觉得,让容公子留在禹州城协助知县大人安抚灾民,臣保护王爷启程赶往下一个州县。我们这样兵分两路,两不耽误,王爷意下如何?”

  “主意倒是个好主意,只是……”简王又开始揉眉心,做出一副非常痛苦的样子来,叹道:“这几天本王总是头疼得很,一疼起来就整宿睡不着觉,实在是不宜出门。要不,咱们再等两天?”

  容昭起身说道:“王爷,灾情严重,一天就有数百人死去,我们是一刻也不能等啊!既然王爷身体不适,那就请王爷留在禹州一边修养身体一边督办地方政务,臣和镇南候一起去下一个重灾州县,王爷觉得可行否?”

  “哎呀,容昭你的身体也不是铁打的,你受得住吗?”赵淳问完了之后生怕容昭反悔似的,又点头赞道:“不过说实话,你心思缜密,刚好跟卫侯爷中和,你们两个在一起做事情,本王是很放心的。还有,你的速效神药的确很了不起,回头等这边的事情结束了本王会专门写一封奏折给父皇,为你请功的。”

  容昭拱手道:“多谢王爷,那我们就去收拾一下,即刻动身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