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直言不讳(1/2)

加入书签

  顾明轩说去找卫承,然而卫承却一直得站不住脚,济州的赈灾之事一直是他全面负责的,容昭人还没到就开始生病,充其量也只是给他出出主意而已。所以顾明轩等了一天的光景直到晚饭之后才在院子里遇到了他。

  “卫侯爷,忙的差不多了吧。”顾明轩摇着手里的团扇,坐在院子里乘凉,看见卫承过来便站起身来打招呼。

  “是的,这里环境太差了,顾姑娘受得了吗?”卫承停下脚步来问道。

  “你们能受得了,我就能受得了。我没你们想的那么娇气。”顾明轩笑着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说道:“卫侯爷请坐,忙了一天了,歇歇吧。”

  “我去看看容公子。”卫承说道。

  “他已经睡了,放心,今天吃了一点东西,情况比之前好多了。”顾明轩说道。

  “那就好。”卫承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叹道:“我真怕他万一有个什么,我这辈子都没办法原谅自己。原本是想让她赶紧的回京养病的,可是他执意不肯,说决不能在这个时候做怂包,输给简王。他……他这是拿命在赌。真是不值得!”

  “你觉得不值得,可他却觉得值得。值不值得在每个人的心里的标准是不一样的。”顾明轩叹道。

  本来不善于辩驳的卫承听了这些话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于是沉默下来。

  “卫侯爷,喝杯茶吧。”顾明轩拿起茶壶给卫承倒了一杯茶。

  “多谢顾姑娘。”卫承接过茶来,道谢。

  顾明轩是个端庄大方的姑娘,性格也爽朗率真,平日里说话做事都喜欢直来直往。这回也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了。

  简陋的院子里,一边放着一堆木柴,另一边放着一只大水缸,还有一个石头垒砌起来的临时火灶,上面炖着一只铁锅,锅里是给容昭煨着的米粥,锅里的粥咕嘟咕嘟的响着,已经差不多快好了,火熄灭了,灶底炭还红红的。

  “听我哥说,济州的灾情已经得到了控制,灾民们已经开始返家了,卫侯爷这两天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吧。”顾明轩问道。

  “只是开始,这里集结了数万灾民,从明天起开始安排他们带着种子返乡,怎么也要忙活一个多月才能结束。而且忙完了这里还有下一处,容昭这身体若是再不好起来,就必须送他回京休养了。什么值与不值,身体没了,所有的一切都不值了。”卫承说道。

  “侯爷说的是。”顾明轩点头说道,“不过容昭这身体的确是让人担心。你是不知道我来的时候睿王千叮咛万嘱咐的,叫我无论如何要好好地照顾她。”

  “睿王……让你照顾他?”卫承还当自己是听错了。

  “是啊。睿王说,卫侯爷虽然也是个周全之人,但总有一些事情是不方便的。不如我一个女孩儿家更方便。”顾明轩微笑道。

  顾明轩连着说了两个‘方便’,卫承就算是没什心机也听出了她的话中之话,只是还不敢相信,于是迟疑的问:“顾姑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会我不方便而你……却方便。”

  “呵呵……”顾明轩忽然笑了,她低头笑了一会儿,方轻声叹道:“卫侯爷不必这么吞吞吐吐,容昭是什么样的人,我是最清楚的。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

  “真的?”卫承终于能确定顾明轩是什么意思了。

  “真的。”顾明轩轻笑道,“不然你还以为我顾明轩真的这么贱,喜欢一个男人喜欢得追到这里来衣不解带的服侍?”

  “额,不不不,我绝没有那个意思,顾姑娘不要误会。”卫承连忙解释道,“我只是没想到这么隐秘的事情,顾姑娘怎么会知道的?”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顾明轩反问。

  “我是凑巧了,其实如果可以,我想他是不会让我知道的。”卫承并不愿意提及当时的细节,因为那件事情牵扯到的一些人一些事肯定不是顾明轩知道的,于是他不等韩明轩说什么就反问:“顾姑娘是怎么知道的呢?”

  顾明轩轻笑道:“我么,是容昭专门告诉我的。他怕我喜欢他喜欢的太深,在很早的时候就告诉了我实情。要不然的话,我现在肯定是深陷情潭而不能自拔呢。”

  卫承听了这话一愣,心里着实想不到容昭为何会对顾明轩如此的坦诚,只得笑了笑,说道:“顾姑娘说笑了。”

  “容昭这个人,很容易就会让人着迷的。即便我知道他是谁,也依然愿意跟他做朋友,依然喜欢他。”顾明轩说着,又轻笑一声反问卫承,“卫侯爷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呢?”

  “你……不要乱说。”卫承心虚的撇开视线。

  “卫侯爷知道他的真正身份,喜欢他也不足为奇。我是女子都喜欢他的侠义心肠和坦荡胸怀,更何况卫侯爷这样的英雄男儿。”顾明轩坦然笑道,“男女之间,发乎情,止乎礼,这也没有什么可厚非的。只是,容昭这个人身份太特殊,所以卫侯爷还是得多想想怎么才能演好这出戏。”

  “何必演戏,我对他是真心的。也不想隐瞒。”经过这片刻的沉思,卫承已经拿定了主意,坦然道。

  这话一出口,倒是让顾明轩愣住了。

  “既然睿王爷可以为了他打乱了皇后的寿宴,我又有什么可怕的呢?”卫承平静的说道。

  “你……你这是做什么?你一定要跟睿王争么?”顾明轩觉得这真是不可思议,一向木讷不善言谈的卫承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过也只有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一点弯儿都不会拐。

  卫承却并不着急,只是平静的端着茶盏,胆大呢说道:“我不跟谁争,我只是喜欢她而已。”

  “可是你喜欢他,他喜欢你吗?他喜欢的是睿王呀。”顾明轩皱眉劝道。

  “他喜欢睿王我知道,我只是喜欢她就够了。”卫承依然很平静。

  顾明轩没想到是这样,她是打好了一肚子的腹稿要劝说卫承,却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这么直白的表露他的心思。

  这是一种信任,顾明轩知道。

  但这种信任太重,她又觉得自己无法挑得起。

  “麻烦顾姑娘好好地照顾她,其实这次赈灾我们都离不开他。”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