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梦靥(1/2)

加入书签

  赵沐出了皇上的寝殿至外面来见到太医院的一品院正张庆宇,客气的问:“张太医,父皇的病不要紧吧?”

  张庆宇看了看左右的太监宫女,抬手指了指偏殿的门口,说道:“哎!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好。”赵沐的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好。

  进了偏殿,把闲杂人等都打发出去,张庆宇方摇头道:“殿下,陛下是中风之症,现在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这中风症状很严重,现在意识还不清醒,至于这种状况什么时候能恢复,老臣也不敢说啊!”

  “意识不清醒?”赵沐再想想刚才皇上靠在床上的样子,心里的疑团终于解开——怪不得父皇一直不说话,连眼神都是呆的。

  一国之君若是死了,自然有皇子继位,可若是傻了,该怎么办呢?让位?去做太上皇?可等他病好了神智恢复清醒了呢?皇位是不是再由新晃让回去?

  赵沐的心里千回百转,一时竟全然没了主意。

  “张太医,有没有更好的办法?现如今国事繁重,父皇若是这样下去,朝局必定大乱。”赵沐焦虑的说道。

  张庆宇拱手说道:“王爷说的这些臣都知道,臣乃是太医院之首,给皇上治病是臣的本分,臣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只是……臣刚才说的那些话,也并不是危言耸听,王爷还是想个万全之策才好。”

  “好,本王会想办法的。但今日之言,本王希望张太医你先不要对别人说起,以免有人借机造谣生事,动乱朝纲。”赵沐叮嘱道。

  “王爷放心,臣绝不会乱说。”张庆宇拱手应道。

  “那就好。”赵沐虽然不指望皇上的病情真的能封死消息,但能拖延一天是一天,多点时间安排这乱七八糟的事情总是好的。

  “那臣去给陛下煎药了,臣告退。”张庆宇说着,躬身退了出去。

  赵沐一个人在偏殿里安静的想了半晌,方起身回皇上的寝殿去见周皇后和德妃。

  皇上的病情,周皇后和德妃已经了然,身为一国之母的周皇后对皇上的病情自然万分关心,赵庆宇也不敢跟她撒谎。此时她的心比赵沐更乱。

  按理说,以她皇后的身份,自然可以指派监国理政的皇子,等皇上一旦有事,监国皇子便可顺理成章的登上大宝,然而朝中的大臣们现在已萧正时为首,不管她选肃王还是简王,萧正时等人肯定不会同意。她一个妇道人家本身就不能对朝政指手画脚,更何况宫里还有个德妃。然而若是把监国大权交给睿王……周皇后怎么都不甘心,谋划了这么多年,岂能就这么败在德妃和萧家的手上?

  皇上喝了一碗汤药之后又沉沉睡去,周皇后对德妃说道:“这天眼看着就要亮了,陛下这会儿睡得安稳,妹妹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德妃欠了欠身,说道:“多谢皇后姐姐关爱。臣妾平日里备受皇上恩宠无以报答,也唯有在这种时候守在床边,才略尽一点痴心而已。皇后姐姐打理后宫事务,任务繁重,更应该保重身体要紧。”

  “哎!本宫就算是回去,也睡不着的。”周皇后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皇上半步,给德妃母子留下任何机会。

  德妃知道周皇后的小人之心,便也不在意,抬手指了指旁边的矮榻,说道:“那就请姐姐去那边榻上稍微靠一会儿,养养精神也好。”

  周皇后毕竟五十多岁的人了,熬了一夜早就受不住,听德妃这么说,便叹道:“还是妹妹细心,本宫就去那边略养养精神。”

  德妃欠了欠身,说道:“姐姐放心,陛下醒了我会立刻叫醒姐姐的。”

  “好。”周皇后笑了笑,起身扶着贴身宫女的手缓缓地去矮榻上靠着闭目假寐。

  *

  容昭和徐坚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坐在那里等了一夜也不见赵沐回来,眼看着天亮了,徐坚噌的一下站起来,焦急的说道:“怎么王爷还不回来?皇上究竟是怎么想的!”

  容昭抬手敲了敲桌子,皱眉道:“你坐下,别晃悠,晃得我头晕眼花。”

  徐坚只得转身坐回去,焦急的伸着双手问道:“容公子,容大人,你倒是想个主意啊!”

  容昭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炸了,无奈的起身说道:“现如今宫中的情况不明,你让我怎么想主意?我困了,要去睡了。你如果不累的话就在这里等消息。”

  “哎,哎哎……你怎么能去睡觉呢!”

  容昭顿住脚步回头说道:“我现在能做的只有睡觉,在睿王没有从宫中回来之前,做什么都是多余的。你若是不想回家去等,就随便去哪个客房睡一觉吧,让梅若给你安排。”说完,容昭头也不回的走了。

  其实这个时候,容昭的心里也非常焦虑。赵沐进宫一夜未归,宫中肯定是出了大事儿,然而他在宫中并没有眼线,想打听消息也不能,现在就算是急死也没用。

  容昭回房躺到床上,没有徐坚在耳边聒噪,心里自然轻松了许多。细想了一会儿,便叫了兰蕴进来吩咐道:“你去告诉盛穹,让他派人密切关注简王府的动静。不管简王还是萧云欣,有任何异常都要尽快来回我。”

  兰蕴答应着下去,容昭盘腿坐在床上,轻轻地嘘了一口气,叹道:“宫中一定出了大事……能是什么大事呢?让本公子猜一猜,嗯……皇宫之中的事情若是不跟皇上有关便都不算大事。那么这件事情跟皇上一定有关系,再加上赵沐一夜未归,容昭此时几乎可以断定肯定是皇上出事儿了。能出什么事儿呢?肯定是没死,如果死了,简王的洞房花烛夜势必被打断。那么是病重?因何病重呢?是不是听见了北燕要杀安平公主祭战旗的消息,急怒攻心一下子就病了?”

  “公子跟谁说话呢,嘟嘟囔囔的。”梅若安排好了徐坚之后进门来,刚好听见容昭说话却又没听清楚。

  “我是猜度着宫中的事情。你说,会不会是皇上一听说被燕王要杀安平公主的事情一时急血攻心病了呢?”容昭问梅若。

  梅若若有所思的说道:“的确,公子猜测的极有道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