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梦靥(2/2)

加入书签

“来,我们来试想一下,如果皇上真的病重,那么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办呢?”容昭问道。

  “如果皇上病重,那么朝政自然要落在皇子的身上,肃王,简王,睿王三位王爷虽然睿王排行最小,但论才华和威望以及朝中大臣的拥戴,自然是以睿王为首。奴婢猜测,如果皇上病重不能理政,那么睿王爷一定会成为监国王爷。”

  “呵呵……没这么简单吧?”容昭冷笑道。

  “公子说的是,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首先是肃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一定会去争这个监国之位。他会联合周皇后,因为睿王爷是德妃娘娘的儿子,睿王监国,周皇后就什么都没有了。她也一定会支持肃王,因为肃王比起简王来,更像监国王爷。因为简王监国是没戏的。”

  “没错。”容昭点了点头,说道:“分析的不错,的确是这样。”

  梅若皱眉道:“既然这样,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们要支持睿王,决不能让肃王得逞。那个人若是上位,我们可没有好日子过了。”

  “所以,北境如果打仗,睿王绝对不能离京。”容昭说的。

  “是,睿王绝对不能离京。”梅若点头说道,“睿王一旦离京,那肯定是螳螂捕蝉,最后便宜了肃王这只黄雀。”

  “肃王也不能离京。”容昭又说道。

  “为什么肃王不能离京?他走了,不正好位睿王让路吗?”

  容昭皱眉道:“北境驻军有多少?若肃王离京,兵部尚书唐骊若是跟他秘密合谋把其他地方的驻军都调给他指挥,他手握军事大权,将来不管是谁登基都不会长久。”

  “公子说的是呢。”梅若听了这话,不由得叹了口气,“那若是跟北燕真的打仗了,朝廷该派谁去领兵呢?难道真的是我们老将军?可西疆的安全同样重要啊!到时候顾此失彼,岂不是更乱?”

  “顾此失彼……”容昭轻声重复着这四个字,嘲讽道,“或许陛下早就做了顾此失彼的事情了呢。”

  梅若看着容昭的黑眼圈,忙劝道:“好了!这些事情留着叫被人操心去吧,公子一夜没睡,感激的吃点东西睡一会儿吧。若是睿王出宫肯定来找公子商议的。”

  “好吧,不管什么事儿,先睡一觉再说吧。”容昭轻轻地舒了口气,转身躺在了床上。

  梅若上前来把床帐放下,有拉了薄被盖在容昭身上,刚要悄悄地退下,却听容昭闭着眼睛叫了一声:“若儿。”

  “公子还有什么吩咐?”

  “盛穹在外面有多少人吗?”容昭依然闭着眼睛,似是快要睡着的样子。

  “前几天他刚来奴婢这里领了月例银子,奴婢也正好趁机重新清点了一下人数,现在外面有习武的护卫一千二百人,在紫姬姐姐手下帮忙的八百六十人,容岩手下老老少少的总计有三千四百二十六人。若是加上公子身边明里暗里的人,我们现在一共有六千人吃喝花销呢。”梅若身为容昭身边第一大管家,这些账目几乎每天都在心里滚两遍的。

  “才六千多人哪。”容昭失望的叹了口气。

  “公子,六千多人还少哇?每天这银子跟流水一样哗哗的淌出去,奴婢看着都心疼死了。”梅若皱眉道。

  “傻丫头,要那么多银子干什么呀?重要的是人——要打仗了啊!”容昭忽然又睁开眼睛,双目炯炯的看着帐子顶。

  “哎呦,打仗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呢?公子这样的肯定不能上战场……不对,公子你该不会是想着要上战场吧?!”梅若跟了容昭这么多年,想要琢磨他的心思还是不难的。

  容昭轻笑道:“瞎说什么呢,我是怕将来肃王和睿王两个人真的为了争夺皇位动手,咱们在这京城之中至少要有自保的实力。咱不能拖睿王的后腿呀,你说是不是?”

  “这倒是,公子放心,如果真的闹起来,我们绝不会给睿王爷拖后腿的。您赶紧的睡吧。”梅若劝道。

  “好好,我睡了,你去吧。别叫人在外面走动,吵了本公子睡觉本公子可是要发脾气的。”容昭说着,把身上的薄被卷起来抱在怀里翻了个身面朝里睡去。

  梅若看他把自己蜷缩成了一只虾子,无奈的笑了笑,有另拿了一床薄被给他盖好方才退了出去。

  容昭原本以为自己睡不着的,却因实在是太累了,身体根本撑不住,抱着被子琢磨了没多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的进入梦中。

  梦里他似乎又回到了现代的,那西北草原的风光似曾相识,成群成片的羊群在碧绿的草原上移动,而他自己则像是一只在天空中飞翔的鸟儿一样俯瞰着整个大地。目之所及,阳光明媚,牛羊成群,湖泊如珍珠一样镶嵌在碧绿的绸缎上,这一切都是多么美好。

  然而他还没欣赏够眼前的美景,便见狼烟突起,金戈铁马践踏着美丽的草原,杀声一片。

  那一片杀戮中,他好像看见了一身戎装的自己正挥着一杆长矛左突右刺,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厉害了?容昭纳闷的想着,有好像忽然明白那也许就是前生或者后世的自己?

  历史的滚滚烟尘里,因果轮回,谁又说得清楚何处种因,何处结果?

  容昭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在空中悬浮着,心痛而无奈的俯视着大地上的血腥杀戮,他想冲下去做点什么,却连喊一声的力气都没有。

  梅若刚出去把外面的小丫鬟们都打发了,有轻着脚步回来看看容昭是否安睡,便见他眉头紧皱,像是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于是忙唤道:“公子?公子?公子醒醒!公子醒醒!是不是梦靥了?公子……”

  “呼——”容昭终于拼尽力气睁开了眼睛,看见梅若时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梅若忙拿了帕子给容昭擦拭额头的汗,关切的问道:“公子没事吧?是不是做噩梦了?”

  ------题外话------

  今天多少号了?

  多少号了?

  啊——30号了!

  十月份的倒数第二天!

  月票马上过期啦!

  抓紧时间砸向我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