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回,兄妹对酌(1/2)

加入书签

  这世上的美有很多种,富丽堂皇雍容华贵如牡丹是一种美;清丽脱俗洁白无瑕如白莲也是一种美。清瘦婉约娇柔芬芳如兰花是一种美,妖异有毒如罂粟,绚丽带刺如玫瑰又是一种美。

  而容昭的美却糅合了许多种,做男儿打扮的她芝兰玉树,风流妩媚,已经叫人无法自拔,换一身浅蓝色宫装,却又冷傲华贵如早春绽放的木兰,开在蔚蓝的天空下,叫人驻足仰望,不胜欣喜。

  宋嬷嬷看着这样的容昭,简直赞不绝口,一叠声的说皇上眼光真好。

  容昭笑道:“嬷嬷,我都饿的不行了,什么时候能吃饭啊?”

  “哟,饭菜早就好了,瞧老奴这老糊涂的!公子稍等,老奴这就叫人上饭。”宋嬷嬷说着,转身往外走,还忍不住嘟囔了一句:“换了女儿装叫公子还真是有些别扭。”

  *

  饭菜一道一道的摆上来,容昭这边拿起筷子还没来得及吃一口,就听见外面的人都齐声请安。于是叹道:“嗳!就知道吃饭都不消停。”

  “不必起来了。”赵沐的声音比他的人先到。

  容昭刚好想要放筷子起身接驾,听见这话干脆没动,直接夹了一个虾饺放到了嘴里。

  赵沐在来的路上心里不知描摹了容昭的模样多少遍,却再美想到她会是今天这个样子,一时间站在那里看得呆了。容昭吃完了虾饺就没听见动静,遂抬头笑问:“哟,不认识了?”

  “真的是不敢认了。”赵沐欣喜若狂,紧走两步上前去把容昭拉起来上下左右的打量着,目光贪婪焦灼,烫的容昭的脸渐渐地泛红。

  “终于回来了!”赵沐猛地把容昭搂进怀里,低声叹道:“可真是想死我了!”

  容昭被他紧紧地抱着,心里也觉得无比的踏实,但踏实终究不能当饭吃,旁边美味佳肴在侧却不能吃,这种感觉真是不好,于是抬手戳了戳赵沐的后背,无奈的问:“唉唉,能先让人吃饭不?”

  “让我再抱一会儿。”赵沐把脸埋在容昭的肩头耍赖。

  他温热的呼吸在她最敏感的地方萦绕着,容昭顿时觉得身上的力气像是被抽空了一样,想要推开他都不能,最后的一丝理智却问了一句傻话:“你不饿?”

  “饿,饿死了。”赵沐说着,转头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唇。

  容昭的心情,简直是卧槽卧槽的……

  这就是自投罗网啊!

  原本以为他会适可而止的,却不料这一阵狂风骤雨般的亲吻竟只是前奏。忽然听见身后“哗啦”一声乱响,桌上的菜肴被赵沐扫开,容昭觉得自己腰上一痛,便被按在了桌子上。

  “混蛋……”容昭只来得及骂了半句,嘴巴又被堵上。

  赵沐完全像是变了个人,在没有之前的儒雅温润,像是一个疯子一样进攻掠夺。

  容昭好看的衣裳粘上了菜汤,漂亮的裹胸被撕了去,一阵寒气袭来,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鼻间一痒,忍不住撇开脸打了个喷嚏:“阿……阿嚏!”

  赵沐一怔,忙停下手上的动作,欠起身来问:“冷?”

  “阿……阿嚏!”容昭又狠狠地打了个喷嚏,不高兴的哼道:“你这不废话吗?”

  赵沐忙起身,把容昭的衣裳拉好,把人也扶了起来。

  容昭看着衣袖上的污渍,皱眉瞪着他。赵沐忙心虚的朝着外面招呼:“来人!”

  宋嬷嬷赶紧的应声进来,一看这情景,啥也不说了,立刻吩咐丫鬟取衣裳来,把这里收拾干净。

  很显然作为一个合格的奴才,宋嬷嬷绝不会给容昭准备一套衣裳,丫鬟很快又拿了一套全新的藕色宫装,赵沐看着这嫩嫩的颜色,眼睛再次发热。

  “你出去。”容昭指了指门口。

  赵沐看着容昭冷冷的眼神,摸了摸鼻子转身走了。

  宋嬷嬷看着赵沐的背影,偷偷一笑,劝容昭:“公子,换衣裳吧。”

  “你也出去。”容昭生气的说道。

  “是。”宋嬷嬷不敢多说,把衣裳放下就出去了。

  容昭拎起那件衣裳看了看,丢去一旁,叫梅若:“去把我自己的衣裳找来。”

  梅若不管走到哪儿都是随身带着一套容昭的衣裳,这会儿听见要,忙把包袱抱过来解开,拿出一套素缎男式深衣来给容昭换上。

  “走,回家。”容昭说着就往外走。

  “唉,公子,这么晚了咱们去哪儿啊?”梅若忙拿了银鼠披风追上去。

  “回容府!我们自己没有宅子吗?”容昭没好气的说道。

  赵沐迎上来把人抱住,低声说道:“不许走。”

  “放开!”容昭用力挣脱。

  “别走。”赵沐抱着人往里面推。

  梅若看着情景,知道是走不了了,暗暗地叹了口气退了出去。

  “骗子!”容昭愤愤的骂道。

  赵沐嘴巴一撅,无奈的说道:“冤枉,我堂堂一国之君什么时候成了骗子了?”

  “不是说来这里稍事休整吗?我这饭还没吃,你跑来干嘛?”容昭生气的问。

  “你不想我啊?”赵沐哑声问。

  “你至于这样吗?连口饭都不叫人好好吃?我多少天没正经吃饭了你知道吗?”容昭真为那一桌好吃的心疼,边关的日子苦的很,整天吃那些粗糙的饭菜人都快吃傻了。

  “好好好,是我的错。咱们先吃饭!”赵沐忙认错,又喊外面的人准备饭菜。

  又一桌丰盛的饭菜摆上来,赵沐拉着容昭去落座,亲自盛了一碗鸽子汤送到她面前,讨好的说道:“来,先喝口汤暖暖身子,一会儿要是生病了可不好。咱们容元帅在北疆西疆大风大雪都过来了,却经不住这上京城的一点小冷风呀!”

  容昭接过汤碗来一边喝一边问:“陛下您多久没说话了?是不是这段时间特别寂寞啊。”

  “还好吧,每天都被那些繁杂的政务缠着,累都累死了。”赵沐叹道。

  “既然那么累,为何不好好的歇一歇,还那么多话呢?”容昭纳闷的看着赵沐。

  赵沐失笑道:“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呢?出去打了两场仗,居然变坏了!”

  “陛下,其实臣也挺累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