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回兄妹对酌(1/2)

加入书签

  容昭彻底的清醒过来,又是三天之后了。

  一场劫难过去,恰好是春暖花开之时。睿云宫的小花园精巧别致,鸟语花香。容昭依然做男儿打扮,裹着一件石青色金线绣云燕纹斗篷在花园里缓缓地散步。

  经过几天的慢慢回忆,所有的事情她都已经想起来了,只是昏迷的太久身体虚弱,除了每日按时按量补养之外,太医建议每天要出来晒晒太阳,慢慢的走动走动,渐渐地恢复体力。

  今日阳光极好,也没有风,一树树的杏花开的正好,容昭便想多逗留一会儿。

  “公子走了这么久想必腿也酸了,若是喜欢这园中景致不想回去,奴婢叫人搬一张竹榻来在这杏花下略坐一坐吧。”梅若劝道。

  “算了,花开总有花落。落了明年还开,又何必太在乎呢。”容昭说着,转身便往回走。

  梅若忙招手叫人把肩轿抬过来扶着容昭上去,一行人穿花度柳回修远堂去。

  刚进门,便见兰蕴匆匆上前来回道:“公子,大公子来了。”

  “大哥来了?怎么不早来叫我。”容昭说着,便加快脚步往里走。

  “昭儿。”容晖从里面迎出来,伸手扶住容昭的手臂:“慢点。”

  容昭看了一眼消瘦许多的容晖,轻轻地叫了一声:“大哥。”

  容晖低声叹道:“瞧瞧,人都瘦得都脱形了,这可怎么好。”

  “大哥也瘦了。这阵子想必是不好过吧?皇上倒也罢了,那些大臣们得理不饶人的本事,我还是知道的。”容昭说着,轻轻地叹了口气。

  “已经都过去了。皇上今天下了圣旨,让我还是回西凉去戍守一并监管那里的政务。不过,我想看到你的身体大好了再走。”

  “我这身体自小就多灾多病的,大哥也不必太过担心。我会好好地保护自己的。”

  容晖叹道:“你还说这个,这次的事情可把大哥给吓坏了。又因为那些事情没料理完不得离开驿馆,否则我早就跑来了。”

  “这次是个意外,不过也是个教训。”容昭自己在榻上落座之后又让容晖坐下,方又自嘲的笑道:“怪不得人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容晖忙道:“你明白这话就好了,以后你的日子更需要谨记这句话。”

  “大哥在西凉城,也不能掉以轻心。回去之后还是要肃查一遍,以免有些不安分的人再生事端。”容昭叮嘱道。

  “这个你放心,经过这次教训,大哥肯定要长记性了。只是你这年纪也不小了,跟皇上你们两个的事情,你究竟是怎么打算的呢?”容晖迟疑的问。

  容昭听了这话,轻轻地叹了口气,没吭声。

  “陛下对妹妹的这份情谊也是极难得的,妹妹为何还在犹豫?”容晖又问。

  “皇宫那座牢笼,如果进去了,就再也难出来了。姐姐已经把人生最美的时间都耗在那里,难道我也要这样吗?”容昭无奈的说道。

  “那不一样。当初你姐姐入宫,说起来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现在皇上跟你年纪相仿,又情真意切,跟你姐姐和先帝是不一样的。”

  “大哥的意思我明白,不过这件事情我还想再多考虑一段时间,好吗?”

  容晖点头应道:“行,你的终身大事,哥哥不逼你。你什么时候考虑好了,给哥哥的信儿就成,哥哥会为你操办好一切的。”

  “多谢大哥。”容昭笑了。

  “我在这世上,最亲的人只有你了。而你在这世上,最亲的人也只有我。你我兄妹之间,就不要说这些客套话了。身为大哥,我有责任照顾好妹妹,否则将来死了也没脸见地下的父亲。”

  说到这些,容昭不得不问:“你的母亲和二哥他们……怎么样了?”

  容晖沉沉叹道:“通敌叛国乃是不赦之大罪,皇上看在父亲和你的面子上不株连,已经是莫大的恩典了。”

  “好吧,国法无情。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容昭叹道。

  “妹妹说的是啊。”容昭一想到母亲和弟弟都要被砍头,心里就像是坠了一块大石头。

  兄妹二人一时陷入沉默,梅若端着茶水进来,见气氛凝重,心下也猜到了几分,因问:“眼看要午饭的时候了,大公子等会儿尝尝这府中厨子的拿手菜吧。”

  容昭也笑了:“你不说我还忘了,大哥喜欢吃羊肉,你叫他们把羊肉好好地炖一锅,连锅仔一起端上来,我陪大哥喝两杯酒。”

  “你这身子,能喝酒吗?”容晖担心的问。

  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