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回大结局帝后大婚(1/2)

加入书签

  为了儿子的婚事,萧太后这几日也是忙里忙外。礼部的人忙外面的事情,她则忙宫中的事情。

  昭阳宫是周皇后住的地方,按理说容昭进宫之后也要住那里,然而周皇后一生没有孩子,赵沐很是避讳,非要把里里外外都重新修整一翻,又找钦天监的人过来仔仔细细的勘察过,只要有稍微不合适的地方,全都拆了重修。如此一来便多出许多琐事,萧太后这里也是每天忙碌。

  赵沐一进来,关雎宫里便跪了一大片,他却没心思理会,直接匆匆往殿里去找太后。

  “皇上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萧太后看见儿子,颇为惊讶。

  “母后。”赵沐皱眉看了看旁边跪在地上的各处的管事太监嬷嬷们,挥挥手说道:“你们都出去吧。”

  殿内众人赶紧的起身退出,不消片刻殿内空荡荡的只剩下了赵沐和萧太后母子二人。

  “什么事这么要紧?看你急的这满头的汗。”萧太后说着,把手里的帕子递上去。

  赵沐接过帕子来擦了擦汗,叹道:“这天儿越发的热了。”

  “到底是什么事儿?怎么又不说了?”萧太后皱眉问。

  “母后,顾宪同要把女儿许配给容晖,这事儿你知道了吗?”赵沐问。

  “听说了,这不挺好的一桩姻缘吗?那容晖一个人去西凉城戍守,说起来也挺苦的,有明轩那丫头跟着过去倒也说一件好事儿。”萧太后轻笑道。

  赵沐叹道:“可因为这个,容昭想要把册封典礼推到容晖的婚事之后。顾家是诗礼世家,最讲究排场规矩的。若是按照这婚礼的一套规矩下来,这容昭的婚礼还不得排到冬天去了。另外,如果他们再说给容朔守孝,这事儿不得推到三年以后了?”

  萧太后一听这话立刻怒了:“胡闹!封后大典是何等大事?岂能说改就改?这事儿你也能纵着她?”

  赵沐忙道:“不不不,母后息怒,朕不是那个意思。朕的意思是母后是不是出个面,让顾家赶紧的把女儿嫁出去?”

  “你这又是闹什么?”萧太后无奈的叹了口气,“但凡什么事情一遇到容昭,你这脑袋就不好使了。”

  赵沐也叹了口气,说道:“母后,你也要替儿子想想啊!儿子也是想早些成婚早些让您抱孙子嘛。”

  萧太后扁了扁嘴,不悦的说道:“想要我抱孙子,那么多好姑娘不要,偏偏要等这一个容昭?”

  “母后,怎么又回到这话儿上了?她可是您点了头的儿媳妇,您可不许反悔啊。”

  “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反悔呢?”萧提太后抬手拍了一下桌案,皱眉道,“封后大典关乎江山社稷,不准有一丝一毫的改变。任何事情都不可以。”

  “那母后就发句话,让顾明轩早早地嫁吧。”赵沐说道。

  “你呀!看你现在哪里有个明君的样子?”萧太后无奈的叹了口气,扬声吩咐外面的人:“去礼部尚书府上传个话儿,让顾夫人进宫来陪本宫坐坐。”

  外面有人答应着去顾府传话,赵沐一颗心放下一半儿起身便玩外走。

  “嗳,这眼看着到了午膳的时候,你又要去哪儿?”萧太后疑惑的问。

  “还有几份奏折要等着批复,今儿朕就不陪母后用午膳了,晚上再来陪母后。”

  萧太后一听这话,忙摆手说道:“去吧去吧,正事儿要紧,陪不陪我用膳不是什么大事儿,自己照顾好自己的身子就行了。”

  “多谢母后。儿子先去了。”赵沐朝着萧太后躬身行礼,然后急匆匆的走了。

  从萧太后那里出来,赵沐并没有看什么要紧的奏折,也只是回乾元宫换了一身家常的衣裳便带着霍云等人悄然出宫去靖西候府了。

  容昭正忙着张罗聘礼,梅若拿着聘礼单子一样一样的指给容昭看,容昭凝眉沉思,总觉得聘礼太过简薄,有些对不住明轩。

  “忙什么呢?”赵沐一脚迈进来,屋里的主仆二人连动静都没听见。

  “哎呦,吓我一跳。”容昭嗔怪的看了赵沐一样。

  “奴婢参见陛下,万岁万万岁。”梅若忙跪下磕头。

  “嗯,起来吧。”赵沐的心情在看见容昭的那一刻就明媚起来了,此时看什么都是顺眼的。

  “奴婢去给陛下倒茶。”梅若起身之后又福了一福,便急匆匆的出去了。

  容昭纳闷的问:“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吃饭没?”

  “没。”赵沐拉着容昭的手去榻上坐下,叹道:“人家想你想的都茶饭不思了,你却在这里忙别的。”

  容昭听这话立刻笑了:“我好像看见了一个怨妇。”

  “胆子不小,敢说朕是怨妇?”赵沐伸手把容昭拉过来让她坐在自己身边,低头细细的把她看了一遍,方叹道:“不是说搬回来要好好养身体的吗?整天操心个没完。所有的人你都装在心里,就是不把朕当回事儿,是吧?”

  “瞧瞧,还说自己不是怨妇。”容昭笑着摇头。

  “你别胡搅蛮缠的,朕问你,你可曾有把自己的事情当回事儿?可曾有把朕的事情当回事儿?”

  “我怎么没当回事儿啊?”容昭坐直了身子笑看着赵沐,“对了,这按照老一辈儿的规矩,未婚男女不是不能见面的吗?你怎么跑来了?”

  赵沐扁了扁嘴巴,哼道:“你还知道我们要成婚啊?”

  “这话说的,感情我这阵子白忙活了!”容昭好笑的说道。

  “你那是为你哥哥嫂子忙活呢吧?”赵沐继续不满。

  “唉!陛下是不是气儿不顺,跑这里来找人撒气来了?”容昭说着,推开赵沐的手站起身来。

  赵沐伸手把人拉住,说道:“你去哪儿?你给朕坐下。”

  “封后的礼服送过来了,刚还说叫我去试试呢,不能再耽搁了,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还要叫他们拿去修改。”容昭皱眉道。

  赵沐一听这话立刻开心了,忙起身说道:“朕陪你去。怎么你的先做好了,朕的礼服还没说要试呢。”

  “嗳!女人家的衣裳总是麻烦些,陛下您的礼服一针一线都是规矩,只要尺寸合适就行了,想必也不用试了吧?”

  赵沐点头说道:“这倒是,主要是你的礼服不能马虎。”

  二人到了后面容昭的院子,梅若等人把茶水点心果品等一一奉上,早有宫里尚衣局的人在此等候,见皇上来了,又纷纷跪拜行礼。

  有外人在,容昭也不好太没规矩,便让赵沐先坐,说道:“陛下先用茶,我进去换衣裳。”

  “快去。”赵沐都有些等不及了,如果不是旁边站了一群人,他都恨不得跟着进去。

  大齐皇后的心婚礼服既要喜庆又要庄重,尚衣局选择大红锦缎,滚镶黑边,金线绣九组龙凤呈祥图案,这一件嫁衣真是天章地纹,华彩斐然。

  容昭身材高挑,比一般的女孩子要高出半个头来,这身衣裳穿在她的身上,倍显华贵雍容。

  “腰身这里还是松了些,腰封再收半寸。”梅若一边整理一边对旁边的绣娘说道。

  “这里不是说用红玛瑙吗?怎么又成了红宝石?”梅若指着衣领上镶嵌的宝石问绣娘。

  “这个奴婢不清楚,要去问顾姑娘。”绣娘回道。

  “这里的刺绣不够精致,还要这凤凰的眼睛应该用黑宝石的。”梅若继续挑剔。

  容昭耐着性子等梅若把自己全身上下左右都检查了一遍,方问:“梅姑姑,我可以出去走一圈了吗?”

  梅若忙笑道:“哟,陛下还在外面等着呢,奴婢该死,竟然忘了。”

  容昭拖着长长的衣裙从卧房里出来,直接惊艳了赵沐的一双眼一颗心。

  “太美了!”赵沐看着容昭慢慢的走向自己,目光便锁定了她再也挪不开。

  “还行吗?”容昭在赵沐跟前缓缓地转了个身,征询着他的意见。

  赵沐起身上前,双手搭在她的肩上,甚至舍不得去抱她,感慨道:“朕的皇后,还有不行的吗?”

  “这是在夸我呢还是损我呢?”容昭笑着低头看长长的裙裾。

  赵沐则看看周围的人,沉声吩咐道:“你们都出去吧。”

  众人不敢多言,一个个都躬身退下。梅若最后一个出去,临走时不停地给容昭使眼色。无奈容昭一门心思在礼服上根本没看见,直到她被赵沐紧紧地抱住。

  “嗳,衣裳!”容昭第一想法就是这么好的衣裳可不能弄坏了。

  “管他的!”赵沐胳膊上一个用力把容昭按倒在旁边的榻上,欺身上前,按住便是一通非礼。

  “几十个绣娘一个多月的心血啊!”容昭缓缓地闭上眼睛,心里画了个大大的叹号。

  赵沐才不管多少绣娘多少日子的心血,现在他把心里郁结了好久的相思要一下子全部释放出来,于是便按着容昭乱亲,一边撕扯她的衣裳。

  容昭凭着最后一丝理智提醒他:“这是新娘礼服,弄坏了小心太后说你!”

  赵沐一听这话手上的动作立刻顿住了,太后说不说倒是一回事儿,新娘礼服现在若是弄坏了可真真是不吉利了。只是那团火已经烧起来了却又立刻止不住,于是他把容昭的手压在头顶,又低头去在她的耳后狠狠地咗了一口,留下一枚草莓印之后才满意的舒了一口气。

  “嘶——好疼。”容昭忍不住抽了一口气。

  “疼吗?”赵沐心虚的看了看那点嫣红,又发狠的说道:“疼一点,好叫你时时刻刻记着我。”

  “你就不能让我记着你的好?”容昭说着腾出手来推他,“起来,你最近胖了啊,这么重!”

  赵沐忙起身,并顺便把容昭拉起来,一边给她整理衣裳一边叹道:“是你自己瘦了好吧!你看你瘦的都只剩下一把骨头了!”

  容昭自己把衣领一拉,瞪了赵沐一眼:“还好意思说,这都过了吃饭的时候了,还不叫人吃饭。”

  “吃饭,吃饭,朕也饿了。”赵沐忙道。

  *

  那边萧太后传了顾夫人进宫说了半个时辰的闲话,顾明轩跟容晖的婚事立刻加快了速度,一些繁文缛节全都省了去,因为是太后赐婚,什么守孝的话也没人敢提了。

  容昭又在没人的时候全了一回容晖,说父亲在天之灵看到你成家,想必也是欣慰的,孝在心里,不在表面形式,何必拘泥这些东西?

  兄妹二人聊了半天,容晖最终点了头,把成婚的日子定在了封后大典之前。

  四月离得太近总归是来不及,五月没有好日子,顾明轩跟容晖的喜事便定在了六月十六这日。

  一大早起来,容昭依然以男儿装束到前面来为兄长料理婚事,另外赵沐又拍了谢纶谢老夫子过来帮忙,镇国大将军徐攻以及谢家的公子谢宜也早早地过来祝贺,看容昭忙里忙外,谢宜便跟着一起操心。

  花轿至府门口,新郎官用大红绸缎引着穿着一身大红嫁衣顶着红盖头的顾明轩一步步穿过前堂至大厅,在司礼官悠长圆润的声音中拜天地,然后送入了洞房。

  喜宴开始,容昭招呼大家好吃好喝,然后端着酒杯替大哥敬酒。然而到场的这些人哪个不知道靖西候过不了几天就是皇后娘娘了?谁敢跟她喝酒啊?只要她一过来,这些人全都纷纷起身,她一说敬酒,这些人都要跪下说不敢。

  后面还是谢老爷子过来劝着容昭去里面安坐用茶用饭去,外面的事情交给谢老和谢宜两个人去料理,另外容晖把新娘子送进洞房之后往前面来敬酒,自然又是另一种热闹。

  闹了一天,一直到三更天后府中前后才算是安静下来。

  容昭累的腰酸背痛,靠在榻上动也不想动,只让梅若给自己揉捏肩膀。

  兰蕴端着洗脚水过来放在脚踏上,温声问:“公子,累了一天了,咱们洗洗脚早些睡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