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微的点头了,是的,如果她肯退出,那么穆秋就不会受委屈,那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呵呵!”得到他肯定的回应,她笑了,他是真的喜欢穆秋,他是真的希望她退出,呵呵,他完全不知道她也是多么希望能和他在起啊,可是,取消婚约,那还有可能吗?妈妈怎么办?和狼族的契约怎么办?

  他看着她笑,他却不懂,他完全不懂她的真实想法。

  “好吧,只要我死了,那么,也就成全了你们,你,可以动手了!”她死死的握住那锋利的剑身,嘴角露出丝难懂的笑容。

  炎轩的冷剑就这样僵持在陌霜的脖子上,既没有深寸的砍下去也没有就此拿开。

  对峙,个凶猛,个柔情,

  “如果我说,你错了,而且大错特错,你相信吗?”眼神是淡淡的,纯净的没有丁点儿瑕疵。

  “能有什么错?”炎轩也是淡定的,他当然是对自己充满自信,他炎轩殿下能犯什么错?笑死人了!

  “你不相信?”陌霜早就应该预料到这个答案,闭上眼睛,“动手吧!”

  如果让她眼睁睁的看着他错误的选择另个女孩,那么,她情愿死在他的剑下,或许,等她死了之后,他总有天会明白真相,总有天会悔悟,那么,她也就在他的心中,深深的留下了印记,那么,她死也足惜。

  只听‘砰’的声,重剑落地的声音,

  “算了!”冰冷的剑身已从她的脖颈上拿下,留下浅浅条血痕。不知道为什么,这刻,他看着她那紧闭的双眼,内心深处会有股暗流涌动,那股暗流直使他的内心不断的挣扎着,让他徘徊在杀与不杀的边缘,而最终,那股深深的暗流让他觉得手上的剑越发沉重,让他无法再有想杀她的想法。

  邪魅的身影消失的灰蒙蒙的夜色之中,她定在风中,想起他那忧郁的眼神,她亦不忍心看到他为难,也许此生注定无缘吧,那就只好说声‘保重,炎轩!’,然后挥挥衣袖,不带走任何感情,悠然放下,前面的道路依旧豁然。

  夜,静悄悄,就如同这段曲折的感情,静悄悄的来了又去,伤了个人,而另个人,也将会遗恨今生。

  皓月当空,

  “妈妈,我想死!”陌霜扑通声,跪在妈妈的床前。

  “为什么这样说呢?胡说什么呢?我的宝贝丫头!”陌霜的妈妈睡眼惺惺,揉揉眼睛,还以为是在做梦。

  “妈妈,我突然不想和炎轩殿下订婚了,求求你,你就帮帮我,就说不幸意外已经死了,那么,婚约就可以取消了,而狼族的契约上没有说死了就不能联盟!”就算她死了,那盟约还是成立有效的。

  “不会吧,傻丫头,你为了取消婚约而让妈妈去撒谎吗?要知道如果被狼族首领知道我们欺骗他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我可不会冒这个险,更何况,炎轩殿下也很优秀呀,难道你不想成为未来的狼族首领王后吗?”

  “妈妈,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请求,那么,我就立刻真的死在你面前!我是说真的。”把锋利的匕首,对准心脏,表情严肃,点儿也不像是开玩笑。

  三天之后,

  陌霜家别墅的门铃响起,但是,响了又停,停了又响,连续好几次,好久好久,都没有人开门。

  冥疑惑在站在门口,奇怪啊,按照管家查到的地址,陌霜应该就是住在这里的啊,为什么没人开门呢?难道这里没有人住吗?

  正徘徊着,忽然闻到股焦味,正奇怪着这味道是从哪里传来的,抬眼望,只见那别墅后面,已经火光冲天。

  “陌霜!”他第个想到的就是她,大火,怎么又是大火,当年就是场大火烧断了他们之间的情,而今天,还是在她住的地方,又是场大火!当年,他没得及救她,而今天,不管怎么样,就算搭了性命,他也要和她在起。

  总裁你混蛋

  火势冲天,冥用力的敲打着别墅的大门,但是大门紧锁。

  此时也不管什么形象了,抓着别墅门前的颗大树,熊抱着好不容易爬了上去,翻身跳进了别墅的前院。

  然而,起火的房间却是在二楼,此时,浓烟已经从那紧闭的窗户上慢慢流出,

  “陌霜!”撕心裂肺的嘶喊,而上面没有任何回答。

  “陌霜!你不会出事的!不会的!”冥徘徊在楼下,每次想进去,都被里面的火光冲天给压了回来,或许她现在出门了呢,或许这里根本就不是她的家呢,或许她不在这里呢他想了无数个或许,老天保佑陌霜切安好!老天保佑!

  时间分秒过去,消防车迟迟未到。

  “咳咳”大火燃烧的噼里啪啦声中,好似传来了阵咳嗽声,那声音,有点耳熟,

  冥再也按捺不住了,也不管火势有多大,径直就冲了进去,跳过被烧焦掉下来的横梁,躲过扑面而来的大火,捂着鼻子,飞身直上二楼。

  终于,在二楼那焦黑的地板上,处角落里,他看到倒地的她,“陌霜!我来救你了!”

  而她并没有什么反应。

  他快速的抱起她,顶着熊熊的烈火,从窗户上跳了出去。

  “陌霜,你醒醒!你快醒醒!”他不停的摇晃着她的身体,可是,她却没有动,似乎,连呼吸都没有了。

  “啊~!”声刺破苍穹的呐喊声响起,惊天动地,他发疯了般,不会的,不会的,他说过这辈子会好好待她的,可是,她怎么可以不给他忏悔的机会?

  袭黑色的身影从刺穿而来,炎轩沉着眉毛,冷冷的看着被冥抱在怀里的她。

  “她,真的死了?”是信非信!

  “你这个混蛋!”冥猛的抬头,怒怒的朝他瞪去,都这个时候了,他怎么可以说出那样的话来,他怎么还可以那么冷血!她生前直恋恋不舍的只有他个人啊!

  “哼~!”炎轩抱着双手,冷哼声,对冥的怒视不以为然。

  “难道你不知道她直喜欢你吗?难道你就不能在她死的时候发发慈悲吗?”冥犀利的话语直冲着他而来。

  喜欢?她有喜欢他吗?眉头微皱,内心深处股暗流轻轻浮动,心灵深处,有点麻木的感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