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多高,富商让她笑纳的红包有多厚,只要她朱唇未启,大伙就只能律瞻仰着那个要命瘤子连大气都不敢出口。

  当谢京多方证实瘤大妈的瘤子的确是紫红色无误之后,惊得连秃顶上最后的几根毛也飞了下来。他清楚的记得在厕所门口瘤大妈鼻子旁边那个瘤子黑得都已经发亮了,他当时还诧异人的脸上怎么会长出个微型煤球。谢京不敢怠慢,四处托人打通面见瘤大妈的渠道,终于在个月黑风高的深夜,瘤大妈在老城南门个弄堂局促的石库门过街楼里接见了他。

  这种建筑在整整半个多世纪里,是这个城市居民普遍的居住样式,楼梯狭窄而陡峭,只能放下半个脚掌,上面的楼梯直接可以碰到脑门。谢京像壁虎样颤颤巍巍往上爬,灯光昏暗得几乎仅靠自己秃顶上微弱的反光,好不容易摸索到瘤大妈的房门口,又被门口的只老式痰盂重重地绊了下,谢京差不多是趔趔趄趄跌进这个被人奉若神殿的狭小的房间的,直到快头扎进瘤大妈的怀里才收住脚步。书包网b2想百万\小!说来

  浊酒余欢第十七章4

  瘤大妈见怪不怪地微微笑,在老城自家屋里,她全然没有了在城外公共场合的珠光宝气,朴素得就像个老保姆,她破例开口吐出了二个字,来啦?谢京胆战心惊的从皮包里掏出用牛皮纸包着的迭钱,乘机疾速窥视了下瘤大妈鼻子旁边的瘤子,这看谢京的冷汗就下来了,他眼睁睁的看着瘤大妈的话音未落,瘤子已勃然变色,像极了个怒目圆睁的漆黑的眼珠往死里瞪着自己。

  瘤大妈没理会那个牛皮纸包,她从头到脚把谢京打量了番,又拎起他的手正反瞅了瞅说了四个字,塌糊涂。见谢京发呆,瘤大妈又轮起鞋底板样的手掌在他的秃顶上用力摩擦了几个来回,吸了吸鼻子又道,看相不如看骨,侬天庭枯白,枕骨不平,典型的煞星纠缠之相。

  无数滴冷汗涌向谢京的枕骨和天庭,那个那个煞星在哪里?

  你有东南方向的朋友吗?

  东南方向东南方向有个台湾的朋友,其实也不是

  那就是了。瘤大妈打断了谢京的话,摆了摆手,好自为之吧。

  魂飞魄散的谢京苦苦哀求,后来又几次送钱送物,把瘤大妈家的楼梯快爬断脱了,就差没吊死在老城南门过街楼上,瘤大妈才勉强答应见见那个台湾人,帮谢京看看有无什么破解之道。几天后,谢京找了借口约台湾人在青藤阁喝茶,台湾人还没落座,瘤大妈就像屁股被烫了样跳了起来,语不发的落荒而逃。谢京赶忙追出去,拼死拼活的拦在前面追问究竟,他没想到这次瘤大妈也被吓得不轻,鼻子旁边的瘤子既不紫红也不紫黑,全然没了颜色。她嘴唇哆嗦半天才说出句话来,这张面孔,侬侬哪能给我看?

  晕头转向的谢京在瘤大妈身后踉踉跄跄,秃顶上的青筋几乎爆裂。瘤大妈死活不再理睬谢京也没再坐谢京安排好的车,迫不及待地拦了辆出租车头扎了进去,嘴里不住念叨着阿弥陀佛绝尘而去,扔下不知所措的谢京在马路沿上像根新竖起来的电线杆。更让谢京当场晕倒的是后来回茶馆时台湾人说的句客气话,你的女朋友好有个性哦。

  按照瘤大妈再明白不过的意思,台湾人显然就是煞星无疑了,而马局的暴毙,不管如何命中注定,在这节骨眼上,已经足以证明瘤大妈所言不虚。可这曾经威震政坛商界的瘤大妈自从青藤阁茶馆落荒而逃之后,已经很长时间未曾公开露面,别说谢京找不到她,就是几个传说中她的密友也不知其所踪,由此可见这个煞星的厉害。个吃斋念佛面壁修炼经年的人也被吓成这样,整死他这种白天开会喝茶看文件,晚上开胃喝酒看小姐之人岂不是信手拈来?每每想到这里,谢京总像罹患绝症样有种强烈的濒死的感觉。

  整整二个小时了,马桶盖上的谢京依然坐得跟开党代会样。窗外夕阳西下,余晖从磨砂玻璃窗外透射进来,将他的秃顶抹成了金黄|色的肉园。这个金黄|色的肉园曾是菲儿家木耳的最爱,经常乘他和菲儿缠绵的时候冷不丁的蹦上去伸出舌头舔上几口,然后又像坐滑梯样顺着脖子溜而下。后来木耳死了,是被他用盘虐杀宠物狗的录象片活活吓死的。谢京在辗转托人求见瘤大妈的过程中曾听个号称瘤大妈亲戚的人说过,家中有狗和金鱼的人,瘤大妈是断然不见的,即使见也必须是这些活物去世三三得九天之后。谢京家没狗,可谢京的行宫里有狗,这和家里有狗是完全样的意思。为了让木耳得到临终关怀,谢京无限悲悯地让它爬上了金黄|色的肉园,节目开始后不久,木耳狂吠三声从肉园上壮烈地倒下,留在人间的最后泡狗屎也顺着肉园光滑的四壁孱孱滴沥,搞得谢京仿佛泪流满面!

  外面谢太经久未衰的呼噜突然变成了两下巨大的吭吭声后戛然而止,随即谢京听见了自己手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音乐铃声。此时的他听到电话铃声突然有种莫名的恐惧,竟楞在马桶盖上动弹不得。

  卫生间的门打开了,谢太睡成了条缝的眼睛发着阴郁的光,将手机扔到谢京手上。

  喂,谢京颤颤地问,哪位?

  言先生啊,可找到您这大忙人啦。电话那头传来妈咪琴姐欢欣鼓舞的声音,我是琴琴呀,您怎么那么长时间也不来了呀,你也舍得把菲儿个人扔在这里呀?我说你们这些男人。。

  哦,哦。琴科长呵,呵呵,这情况我了解,大家先总结下,我抽空过来听下汇报。谢京舒了口气,脸上有了些人色。

  哎哟,对不起哦。妈咪琴姐马上压低嗓门,那我挂了,来啊。

  谢京朝叉腰依在门框上的谢太讪笑了下,费力地从马桶盖上爬了起来。

  浊酒余欢第十八章1

  申屠斌出事了,而且是出了大事。

  他从小到大生活的那个黄土残垣,沟壑纵横,风沙蔽日。缺树,缺水,也早就没了蔚蓝的天空。幸亏苍天垂怜,地表上长不出什么东西的地方,往往在地底下还深埋了些活路,所以这里的每个人都像是地底下的焦碳所延生出来的会喘气的活物。申屠斌的父亲是村里有名的酒鬼,土烧就着盘醋泡黄豆天天从日出喝到日落,终于在有年的立春醉倒在了四百多米深的煤窑的夹层里再也没有出来,那年申屠斌刚满九岁。

  算是应了句老话,自古英雄出少年,从来纨绔少伟男。自打父亲死后,光靠母亲替矿上的工人缝缝补补已经连玉米粥都喝不上了,申屠斌咬牙把自己小学二年级的课本连同书包铅笔起向收废品的换了个破筐子和只旧手电,白天拣煤渣晚上偷煤块。十二岁的时候,他已经纠集了十五六个差不多年纪的小孩,以计件付酬的方式统收购煤渣和煤块倒卖给河南林州辉县带的煤贩子。又过了三年,他和他率领的那帮小孩都已长成了半大小子,有了些腿力臂力和胆力,已经不再满足鸡零狗碎小打小闹的营生了。申屠斌在认真看了三遍铁道游击队的电影后,毅然带着他的队伍上了石太路和同蒲路的运煤货车。也是从那时侯起,申屠他娘终于放下了手上的针线换上了带过滤嘴的香烟。再往后,国家的政策像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不偏不倚地砸在了申屠斌落满煤屑的头上,他成了好几个小煤矿的老板,随着国家能源价格的飞涨,字不识斗的申屠斌成了当地闻名的日进斗金的煤老板。

  和当地并不少见的煤老板不样,在申屠斌捡煤渣偷煤块扒煤车直到当了煤老板,总共就下过次矿井,那还是在他八岁的那年父亲带他下去的,远离地面三四百多公尺低矮黑暗的矿井给他简直就是十八层地狱的感觉,强烈的窒息和恐惧使他从此以后再也没来过这个根本就不是人待的地方。很长段时间里申屠斌只要想起这个深不可侧的黑洞和闷死在那里的父亲就止不住浑身起鸡皮疙瘩,这种感觉直到住进了米洋别墅天天抱着杨子白皙的身体后才有了根本性的好转。可老天偏偏不给他好日子过,就在杨子刚出院没几天,这种恐怖的感觉再次奇袭而来,而且来得天塌地陷,万劫不复!

  那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申屠斌就被乱梦惊醒。自杨子回家后,他就被驱离了主卧独自睡在楼下的起居室里,这使他的非常的愤怒,天天和铁棍样昂首屹立。以往早晨醒来的时候这玩意儿也不安分,但毕竟库里的液体已经所剩无几,探头探脑会后也就打道回府。这几天就不同了,两个球涨得连上面的毛也跟着立了起来。狂吸了两支烟后,申屠斌翻身下床,挺着裤裆前面那个小帐篷三步并作两步窜上楼梯,蹑手蹑脚地推开杨子的房门。

  没有申屠的房间里散发着淡淡的||乳|香,熹微的晨光透过落地窗帘的缝隙将熟睡中的杨子幻化得影影绰绰。她的两条手臂全部裸露在被子外面,将个绵软的枕头轻轻的揽在怀中。申屠斌忍着小腹阵紧似阵地抽搐,小心翼翼地爬到了他的杨乖乖身旁。即被股浓烈的隔夜蒜臭和r房上砂皮打磨般的疼痛惊醒,猛的跳了起来。申屠斌头落空跌扑在床,差点没折成两截,疼得他呲牙咧嘴。他常常搞不懂的就是,自己把十八代祖宗攒下的那些个温柔劲全使上了,在他的婆姨眼中,仍然是鲁莽的混球个,反添了不少厌恶和轻蔑,有时还不如不装孙子,索性霸王硬上弓,大不了婆姨咬牙瞪眼声不吭。申屠斌跪立在床上,挺着裤裆哀哀叫唤,乖乖,你行行好吧,二十多天啦,要憋出人命啦。

  浊酒余欢第十八章2

  你也行行好吧,我伤还没好呢,你不弄出人命来没完了是吗?杨子闪到旁,想去扣上被扯开的睡衣,手却被申屠斌把捉住,生拉硬扯地扣在了自己快涨到没命了的命根上,随即发出了阵他以为是温煦的呢喃而在杨子听来像是汽车急刹车样的声音。

  正在这时,电话铃骤然响起,把俩人吓了跳。杨子想乘机脱身去接,被申屠斌把抢过话筒。谁啊?我是,干甚哩这大老早的?甚?你说甚?说甚?哪戳拐啦?甚时候?死了几?啊!电话听筒从申屠斌手里滑落,里面哇啦哇啦的当地土话仍然叫个不停,杨子手中的申屠斌的球顿时偃旗息鼓,几乎缩进了膀胱。

  戳拐了戳拐了,闯祸了,闯大祸了申屠斌脸色煞白,瘫倒在床上,喉结激烈的抖动几下之后,哇哇大哭了起来,老汉啊,您这是干甚哩,啊,干甚哩,您的坟我都给你修了三回哩,年年给您烧大票票哩,您咋个就不保佑我哇

  杨子拿起依旧在哇啦哇啦的话筒,喂,怎么回事?你是哪里?电话那头楞了片刻,哇地又大喊大叫起来,嫂哩?斌娃婆姨哩?是这哩,窑窑塌了,死了好几个哩,你让斌娃让老板快来吧申屠斌劈手夺过话筒冲着对方狂吼,嚎,嚎,嚎你个球哩,球大的事,我马上来!

  申屠斌抓起床罩使劲抹了把眼泪鼻涕,翻身下床,没来得及拉上的裤叉把他绊了个趔趄,杨子忙伸手扶住他。申屠斌抓过杨子冰凉的手,用力吸了吸鼻子,挤出了丝微笑,没多大事,我们那里的人没见过啥世面,大惊小怪的。

  都死了好几个人了,还没多大事?杨子担忧地望着申屠斌,下意识地握紧了他的手。

  没事,没事。我这就过去,你放心养病,没准过不了几天我就回来了。申屠斌甚至极其罕见地拿起杨子的手,在自己的脸颊上烙饼似的来回贴了几下,然后转身咚咚咚地冲下楼去。

  杨子清楚,这回是出了大事了。申屠斌在接到电话后那瞬间所爆发出来的莲花落唱腔般的哭喊声和他随即在她面前的故作轻松,不过是个生于斯长于斯从磨难中走来的男人的原色和刚毅,让婆姨担惊受怕,是这地方男人的耻辱。杨子楞了好会忽然省悟过来什么,急忙跳下床连拖鞋也没来得及穿就追了下去。申屠斌拿着手机哇哇大吼,边已经快步走到了门口。

  等等,我开车送你去机场。杨子追到楼梯口叫住了申屠斌。不用,你病还没好呢,赶紧上去睡觉,乖。申屠斌努力朝她笑笑,挥了挥手。

  不行,那我叫保安送你。你等五分钟,我顺便帮你理些东西带去。杨子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完,旋即拿起墙上的可视对讲机呼叫物业派个会开车的保安过来。

  申屠斌叹了口气,只得顺从地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望着忙里忙外的杨子,时间眼神有些茫然,有些复杂。这期间,他的手机铃声不断的响起,有些他摁掉了,有些他接起来可也是把嗓门压低到了电影里地下党说话时的音量,让心急如焚的对方很是摸不着头脑,以为斌娃老板吓出了神经病,于是更加变本加厉的个接着个狂打过来。

  代驾的保安气喘吁吁的赶到,站在门口搓着两只按规定戴上了白手套的手。他感觉这个美丽妇人的家里好象发生了什么急事,眼球不由得骨碌碌转动起来。杨子把整理好的简单的行李递给申屠斌,转身嘱咐保安把车开慢开稳。保安不住地点头,骨碌碌的眼球却早已停住不动了,他看到了传说中美丽的女主人那道深深的了。申屠斌抢前步,将保安的肩膀板了个九十度的大转弯,做了个让杨子快回屋的手势,便匆匆带着壮志未酬的保安朝车库走去。

  望着申屠斌突如其来变得弯曲和发抖的背影,杨子的视线竟有些模糊了。

  书包网b2想百万\小!说来

  浊酒余欢第十九章1

  “约坊”这几天的生意日渐清淡起来,尤其是子夜过后,以往的黄金时段现在简直就成了党远和桃红边发呆边哈欠连天的地方。

  自从琴姐率领她的精英团队去了郊外后,个北京来的妈咪乘虚而入,她带来的那组小姐完全是升级换代的版本,不是前模特就是艺校戏校舞校的学生,可谓色艺双馨,才貌俱佳。她们把客人的口味调理得很高雅也很彻底,自然将“约坊”这样不伦不类的茶餐厅也顺便打入了冷宫。

  每天熬到午夜,才有几个琴姐的原班人马形单影只的进来,残花败柳般缩在角落里匆匆忙忙地扒拉几口炒饭炒面之类的东西,赶紧溜之大吉。党远从她们简短的交谈和她们羞愤的神情中得知,新版本们在客人面前形同淑女,欲笑还羞,当然不可能宽衣解带。这度使老版本们群情振奋,争相赤膊上阵,企图以览无余的举击溃这群初来乍到既不解风情又不解裤带的入侵者。可不久她们就发现,事情完全颠了个儿,客人们看够了的恰恰是她们甩得快粉身碎骨的和屁股,而看不够的却是羞答答躲在淑女衣服里坚守不出的那几缕春光和淑女们意味深长的笑靥。偶有按捺不住的企图解开淑女的衣领,小荷才露尖尖角呢,早已经花容失色,浅吟低叫起来,这种声音绝不似老版本们惊乍的,而如寒风拂面时轻轻的不经意间的颤栗,是老版本的嗓门里怎么发也发不出来的。男人们为此筋酥骨软,瘫在她们身边再也迈不开步了。

  如是没多久,琴姐在市区“极乐世界”里的残余势力,就带着又酸又疼的和屁股,怀着满腔的困惑和悲愤,集体败退到走廊尽头昏暗的小姐房里,沉舟侧畔千帆过地望着外头忙得不亦乐乎却不失袅袅娜娜的新版小姐。以前琴姐曾有规定,让她们在网上下载些情深意长的短信隔三差五的发给她们的客人,这几天大伙垂死挣扎发得手指都快骨折了,基本上也是有去无回,甚至有两个客人的老婆打进电话来骂得差些没把她们手机给震得四分五裂。陷入困境中的姑娘们赶紧联络琴姐,又被琴姐骂了通,琴姐说,你们这里有客人争取不到是因为你们只长不长脑子,我们那边连草都长出来了你们来拔草啊?我们已经嗑掉了几十公斤傻子瓜子了你们来扫瓜子皮啊?

  听到这些,桃红不禁扑哧笑出声来,心想还真是货比货得扔,原来这些老在她面前挺着胸趾高气扬的小姑奶奶也不过是二等货色,等的来了就显出了原形。她连忙问那个喝了几口啤酒正和党远大倒苦水的姑娘,哎,那么那个菲儿呢?她也没生意了吗?

  党远皱了皱眉头。

  姑娘笑了笑说,看来我们这里也只有她和这帮妖精有拼,我们就认栽了。可她现在在郊区呢,据说琴姐想把她调回来灭她们刀呢。桃红条件反射地打了个嗝,泛出了阵酸气,她回头看了眼党远,不知是自己的心理因素还是确有其事,她发现党远的嘴角露出了丝近似于释怀的笑容。

  因为最近的生意清谈,厨房积压了不少生熟食品濒临过期,桃红粗略计算了下,处理掉批再新进批外加要付酒水的欠帐,这个月亏损得很厉害,况且手上的营收现金也不够。这情况她本想打烊后告诉党远的,看到党远听到菲儿的消息竟暴露出这样贼兮兮的神情,桃红就很严肃地将这不幸的消息提前说了。党远果然心疼得双眉紧锁,他问桃红,冰箱里还剩什么过期东西了?桃红说,有鸡翅啊排骨牛肉片什么的大堆呢。党远沉吟了片刻作出决定说,那你抓紧吃了吧,别浪费了。桃红着实楞了下,心有不甘地问党远,你就不怕把我肚子吃坏啊?党远心不在焉地瞅了瞅桃红结实的腹部,摇了摇头,你的肚子?不至于不至于。

  浊酒余欢第十九章2

  桃红眼圈红,痛心疾首地转身离开。哎等等,党远并未察觉桃红的不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