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儿为您守身如玉守成啥样了,天天躲在这里呢。

  谢京小心翼翼地在菲儿身边坐下假装真生病的样子用手捂着嘴边咳嗽边问,也是哦,这里怎么搞得和农贸市场样?

  唉,就当碰上乡亲们赶集了呗,琴姐笑着说,不过他们真是化钱如流水,我算是总结出来了,男人化老公的钱比女人化老公的钱狠太多了。

  谢京弄假成真地剧烈咳嗽起来,秃顶上面也泛起了苍白的光。

  门重重的撞开了,个姑娘像是被从外面脚揣进来似的连滚带爬地扑到琴姐跟前,琴姐琴姐你快吧,那个土特产主任拿了那么大个的老玉米追丹妮都追进女厕所了。琴姐忙站起来对谢京说,我失陪了你们久别重缝你们聊。菲儿跟着起身说琴姐我跟你去。琴姐把把她推回谢京身边嗔道,你去干嘛?人家拿着老玉米那,你以为他还会上你当啊?

  琴姐出去后,谢京拉过菲儿的手,很长时间沉默不语。他脸上郁悒惶恐的神情虽然还是第次在菲儿面前失去掩饰,但菲儿却并不陌生,她在谢京长时间精耕细作蛋炒饭的时候,在他独自面对只死去多时的蟑螂的时候都曾悄然见到过这种令她头皮发麻的表情。谢京的整个脑袋是掉毛掉得非常彻底的,是那种连眉毛胡子都不能幸免的彻头彻尾的光板,当这样的张脸阴霾密布的时候,在他周围的空气都会随之颤栗。

  菲儿从谢京的手中把自己的手轻轻地抽了出来,他的手实在太冰冷了,冷得毫无生气,就像是只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猪爪。此时此刻菲儿已经意识到谢京今天不仅仅是来和自己相会那么简单。谢京执拗地又把菲儿的手抓过来,放在自己的二个手掌之间摩挲了许久才开口说话,菲儿,你想直在这里干下去吗?菲儿说不想。那么你想直这样和我相处下去吗?谢京清了清嗓子又问,菲儿说那就更不想了。菲儿你爱我吗或者说喜欢我?问完这个问题谢京自己也觉得十分荒唐,不禁摇头苦笑起来。菲儿说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返老还童了?问这么幼稚的问题。谢京将菲儿的手用力压了压,仿佛下定了决心说,菲儿,你是个好姑娘,不管你怎么看我们之间的关系,我都把你当成最亲的亲人最好的朋友,我想在这点上我们已经远远超越了般意义上的情人,这,你承认吗?电子书分享网站

  浊酒余欢第二十章4

  菲儿认为除了年龄间的差异远远超越了般的情人以外她并未觉得还有什么地方与众不同,所以颇有些困惑地看着今天格外情深意长的谢京。谢京说,我把我挣的所有的钱都交给你了,这就充分说明了我对你的良苦用心

  可我不需要这么多的钱,我不认为这个钱和我有什么关系。菲儿说,我只拿你应该给我的那份就够了,这张卡我直要还给你的谢京摆了摆手打断菲儿,你只想维持单纯的包养关系是吗?包养,多庸俗的事!即便当时是这样,那么现在早已经不是了,包养这词只属于现在在外面的你的那些同事,而你不是。

  那我是什么?是你夫人?菲儿笑问。谢京时语塞,百感交集中只能用力揉搓着菲儿那只无辜的手,好会才省悟过来说,这样谈不对,好象是在打情骂俏。

  你今天到底想说什么啊?

  菲儿,有件事情我想了很长时间,现在我下决心了,我想让你出国。

  出国?菲儿很讶异,为什么要出国?

  其实我放在你这里的这张卡,就是我为我们准备的出国费用。我们办投资移民去加拿大,我老了找个没有污染福利又好的国家聊度余生,你还年轻,可以读书可以发展可以开始种全新的生活。菲儿,出国后你如果不愿意和我起生活我也决不勉强,但无论如何我都会对你负责到底,以后条件成熟了你还可以把你父母接过去。谢京口气把话说完,生怕吓跑了她似的更紧地握住了菲儿的手。

  菲儿有些发楞,出国对她个偏远小镇误打误撞来的女孩实在是件遥不可及的事情,让她时根本反应不过来。楞了好半天她才想起来问谢京,你应该和你太太起去才对,怎么找我呢?谢京指着自己的脑袋悲戚地说,我这生有二个缺憾,秃脑袋和凶老婆,脑袋上再长出毛来那是铁树开花不可能了,但后半生不再受她的气还是做得到的。她的生活我会安排好,我现在和你商量的是你的事。菲儿,听说过这样句话吧,机会是秃子头上的根毛,稍不留神机会就不见了,现在对你我来说当机立断是很重要的。

  菲儿的确在谢京的头上看见了新长出来的根毛,如果他所讲的机会只是这样的根东西,那跟没有其实是样的。菲儿的脑子有些乱,直觉告诉她从饱受凌辱的鸟不生蛋的小镇来到这座城市,又从这座城市去加拿大或许只是五十步和百步之间,可问题是她听人家出国从来就如童话般也从未把自己和中国以外的任何地方联系在起过,而且又是和这样个与自己未来生活毫无关系的既老又秃的男人,当然菲儿也没来得及想谢京安排她出国的另层动机。

  我放在你那里的那张信用卡直让你很担心,现在你明白我是干什么用的了吧?谢京说,明天我就把卡里的钱划到专门办理移民签证的公司去,同时把它注销掉。

  菲儿稍稍有些安心,这张曾经度很嚣张的往里面打钱进来的卡终于可以离自己远去了,至于出不出国的事,管他呢,姑妄言之姑妄听之。

  你的护照的我已经找关系在办了。谢京加重语气说,护照出来估计签证的问题也已经不离十了,快的话要不了二个月就可以走了。

  菲儿想着居然要不了二个月自己就已经在加拿大了,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不由得哑然失笑。

  浊酒余欢第二十章1

  杨子收拾完行李,破天荒的跑到厨房里给自己倒了杯冰啤酒,然后用沾在手上的冰水滴轻轻的拍打着太阳|岤。这几天她心烦意乱,睡眠不足使她的眼圈蒙上了层青影。

  申屠斌刚到老家的时候还时不时的打来电话,虽然他在电话里避重就轻,但凭女人的直觉和申屠斌徨顾左右而言他的样子,她感觉状况正在日益严重当中。唯让杨子稍稍放下些心来的是她并未在媒体上看到有关于这区域矿难的报道,或许可以说明起码事情还没大到石破天惊的地步。平时在申屠的只言片语中,杨子了解这行业比其他任何生意都讲究撑死胆大的吓死胆小的,而且以申屠这号人物只会被撑死绝对不会被吓死,事情往往就此埋下了祸根。听申屠家乡的老辈人说,吃地底下的饭其实就是在鬼门关里刨食,不留神就动了龙骨龙脉,惊了大鬼小妖。所以在老家申屠专门辟出个大房间敬神供佛,整日香火缭绕,堪比庙宇。如果不是杨子的坚决反对,那么他们在米阳的别墅里的某个房间定会出现个神龛,当时申屠还为此心神不定了好几天。

  昨天晚上杨子接到申屠斌的电话,没几天工夫他的声音就变得像苍老了几十岁,恍恍惚惚的连从不离口的杨乖乖也忘记叫了。申屠斌说这里的事情有些复杂了,千头万绪的自己实在应付不过来了,光写材料就要写好多,他说你来帮帮我吧我实在撑不过去了。

  放下电话杨子就订了今天下午的机票。

  她从没像这几天这样将所有的思绪都集中在这个自己压根就没爱过甚至没太去留意过的男人身上,在杨子的记忆当中,和申屠斌婚后所有的历程就是同他猖狂的情欲以及因此而惊人高产的精虫之间周旋斗争的历程,种除了留下诸如豪华的别墅这样的生活外壳以外竭力抹杀掉其余任何细节的历程。在杨子的些闺蜜看来,最完美的婚姻无非是有钱有性有爱,而杨子就占了二个半,申屠有钱,而且不是般的有钱,申屠有性,而且不是般的有性。光这二条,就足以使现如今的女人慕煞,至于爱,她们认为这东西在婚后仍然死去活来是不现实的,也是精神不健康的种表现,况且人家申屠不过是拙于表达,不过是由于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所以爱她爱得有点手足无措,不知强过那些扭怩作态的死样男人多少倍呢。她们还语重心长的告戒杨子说,不能因为你不爱他就认为这婚姻是不幸的,婚姻有三票你半票否决制你傻呀,而且你不爱他是因为你还爱着别的男人,你的感情还能出门旅游,雅俗共赏鱼和熊掌兼得,这样二票半的婚姻和二票半的老公在别人简直就是黄粱美梦,难道你非要把它当成恶梦来做不成?

  直以来杨子对于闺蜜们的这番言论嗤之以鼻,尽管她们纷纷总结她们自己的婚姻均在票至票半之间,杨子仍坚持认为自己的鞋只有自己的脚知道,让她们的老公随地吐上几天痰试试,蹲在马桶盖上屙几天屎试试,家里没有交响乐只有莲花落试试,陪几天时时刻刻发情的雄猩猩试试,准保她们的脑细胞吓死大半。

  闺蜜们的三票论杨子当时当笑话听过就忘了,可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突然又从九宵云外悄悄地摸索回来,当申屠斌强颜欢笑佝偻着背从米洋别墅远去,当他蓦然间苍凉的声音从那个污尘蔽日山脚旮旯里传来,杨子隐隐约约感到心里有个从不知晓的角落被绵绵的牵绊住了,申屠所有令她生厌的行径像海潮退却后的沙滩,泛着越来越微不足道的泡沫。小说上传分享

  浊酒余欢第二十章2

  有生以来第次,杨子牵挂了除党远以外的另个男人,而且已经好几天都将党远忘在脑后竟毫无觉察。她的心里掠过了丝忐忑和惊恐,为了灵魂深处某种悄没声息的动摇和变故。

  杨子像是被远处山谷的哨音惊起的麋鹿,推开啤酒杯,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客厅给党远打电话,在拿起听筒的最初几秒钟里,她竟对这个烂熟于胸的号码出现了失忆。

  喂,杨子?当电话那头终于传来党远略有些嘶哑的声音的时候,杨子的眼泪夺眶而出。怎么了?你在哭?党远问。

  你现在可以过来么?就现在,马上。

  可以,我马上过来。先告诉我你怎么了,没事吧你?

  我等你。杨子知道自己就快要泣不成声了,赶紧挂了电话。

  许是杨子打电话时的腔调吓到了党远,他比杨子预计的时间要快得多就赶到了米阳别墅。杨子远远的就听见那辆疏于保养的现代车划破米阳特有的静穆,以与这里所有的车辆本质上截然不同的动静飞驶到别墅前,单这脚刺耳的刹车,就能感觉到党远这路疯狂的东奔西突。透过落地玻璃窗的帷幔,杨子看到党远连车门都没锁就溜小跑,她担心党远别慌不择路掉进干枯的游泳池里去,前几天就有个年近半百的保安可能因为专心致志地朝里面张望而头栽进去过。

  没等党远按响门铃,杨子就打开了门。

  你怎么了?没出什么事吧?已近深秋季节,党远的脑袋上竟然大汗淋漓,他喘着粗气疾速将杨子和她身后的客厅打量了遍。杨子关上门,默默地让自己贴近到党远身前,她盼望党远会抱抱她,但党远没动,只是劲地问她怎么了。申屠斌出事了。没有期许中的慰藉,杨子不免有些有气无力。

  哦,是他出事了,出什么事了?公安局又把他弄去了?上次的事不是已经解决了吗?党远松了口气,在对待申屠斌的问题上,他历来表面上心不在焉但牙根总有些痒痒,他觉得个人如果得到太多的话,失去些那才叫天经地义。申屠斌挖煤如挖金就算是天道酬勤,顺手还娶了杨子那实在是天理不公了。

  是他的矿出事了。

  哎哟,这可麻烦了。党远知道滋事体大,有人命吗?

  杨子说有,还不止个,我马上就赶过去你会送我去机场吧。党远说你去有什么用啊这种事情你又处理不来而且这种烂七八糟地方也根本不是你待的地方。党远有意把烂七八糟这几个字说铿锵有力。杨子摇了摇头,我必须去的,你知道他认不了几个字,有些关键的东西他又不便和其他人商量。

  党远望着眼前这个是申屠斌老婆的绝代佳人,心里就像是有把手艺生疏的刻刀在游走,这种剜剜的生疼,在他邂逅婚后杨子的每次里,十之或隐隐或绵绵或迸发。而现在,隐隐绵绵迸发的生疼混合在起追逐着面前这个也在生疼着的女人,女人疼着她正蒙难中的丈夫,他疼着这个女人带给自己的末世悲情。

  那早点走吧,万路上堵。党远不知道还能说别的什么了。

  还早。杨子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此刻她觉得女人真是窄仄,因了申屠斌竟连党远也模糊了,心里的牵挂东拉西扯,怎么也集中不到起,她再次陷入惶恐,眼泪跟着在眼眶里打转。

  党远无语,盯着客厅里的两只大箱子发呆,他在想这蓝红的二个箱子,个好比是申屠,个好比是杨子,里面装着不样的东西,但终归要去样的地方。

  浊酒余欢第二十章3

  丝再熟悉不过的气息首先抑制住了党远的呼吸,接着他刚跟着挺直起来的腰被轻轻的裹住,杨子的缕长发从他背后泻到他的胸前,静静的像碎得再也聚不拢的残梦,杨子的腮跌落在他的肩上,渐渐绵软渐渐温热,渐渐化作了汪温泉,濡湿了他的每根神经。

  党远还没来得及制止自己突然萌生出来的那个可怕的念头,身体已不由自主的转了过去,矮身像扛麻袋样顺势将杨子背上了肩头,杨子的两只红色的皮拖鞋前后落在了地上,像是发出二记期待的掌声。杨子来不及反应继而不想有什么反应,就这样安详的卧在党远的肩上,任由他颠颠的驮着朝楼上走去。

  身上的女人如既往的轻盈,而党远的肝肠却沉得仿佛被压变了形,他知道自己要把杨子驮去干什么勾当,那么多年了这个念头不过是故地重游,轻车熟路地占领了他的脑海,他也知道当突然感受杨子是怎样在充当另个男人的妻子的时候自己心中的悲愤。他不知道滛别人老婆和讨回自己公道之间有什么关系,但令他的几近肝肠寸断的是,他竟丝丝都找不见往日那份屡败屡战愈挫愈坚的渴望,有的只是偷袭并且践踏别人家园的罪恶的。

  党远将杨子仰面朝天放到床上,鹅黄|色的丝绒床罩立马陷下去个无比优美的轮廓。杨子保持着被放下去时的姿势,安谧的注视着他,眼神柔软如身旁的丝绒。她几乎可以确定此时此刻党远是想做他们之间的第次,这件她欠了太久太久的事情从她来上海的第天她就想让党远做了去的,但山河既已失色,物是已然人非,这还是最初党远百般渴望的东西吗?他们重逢至今,常见党远状如涅槃无欲则刚的样子,即使那天在医院目睹了自己裸露的身体,也不过是普普通通久别重逢的表情,并没点点她记忆中的中烧。可现在,杨子不知道是什么力量使得党远突如其来的惊醒过来,在被放倒在床上的瞬间她甚至感到了股申屠般的雄风。

  杨子感觉到身上的衣服被件件的褪去,虽然衣服的款式早已不复当年,但党远的动作依然娴熟如故,这具躯体上每寸的跌宕起伏,每个不经意的颤栗和灵动,党远在记忆中温习了成千上万遍,因而当故技重演时宛若行云流水,只三下五除二的工夫杨子便体无寸缕,身心俱已缠绵。

  杨子的脑海里阵阵的空白,心狂跳如情窦初开的少女。她从不认为自己由女孩而女人是因为申屠,不是,申屠只取走了她根本没有灵魂的女之身,那薄如蝉翼莫可名状的东西在申屠拿走时早已没有了生命,真正让她变成女人的是党远,是他使自己的每根神经每寸肌肤都涨满了爱情和欲望,思念和感伤。现在,这股曾经让她神魂颠倒的激流终于将要完成本应属于它的长驱直入了,杨子不禁彻底忘记了申屠曾在那里面没日没夜晚的穿梭奔忙,而像个真正的女那样浑身绷直,紧张到眩晕。她感到党远嘴里的热气由缓到急,口重似口地吐在她神经最密集的地方,然后这团热气伴随着扎人的下巴慢慢上移,寸寸越过颤栗不已的肌肤,停在了自己正在大口喘息的嘴唇上,党远的身体也旋即壮士挽弓般微微崛起,凝神屏气,有眼无珠,脸上露出了气吞山河的峥嵘豪情。杨子心里默念着,来了,来了,天啊你终于来了。

  浊酒余欢第二十章4

  不!谁也没想到,最后的刹那杨子竟陡然失声喊叫起来,党远周身个机灵,在距关口不到厘米处应声折戟沉沙。随着个地方的倒下,他的头慢慢的立了起来,眼珠也恢复原位,哀伤的转动着。许多日子以后,党远才明白这是种被叫做条件反射的东西,对他,对杨子。

  杨子从恍惚中幡然悔悟,紧紧抱住被施了定身法样的党远,但此后这个可怜的男人却完全覆没在过去的汪洋之中,任她百般温存犹自蹶不振,多年的雄心壮志在终于可以实现的时候,兀自于城门前自尽,截瘫在这块对它殷殷期盼的土地跟前。

  在去机场的途中,党远的深仇大恨全部集中到了油门上,几乎没和路暗自垂泪的杨子说过句话,也压根没意识到其实隐隐约约中已经透出的那丝不祥。

  任何事情最真实的感受,只在发生的当时,过后都是记忆。越美好的东西,对真实感觉的追忆就越模糊,越让人悔之莫及的东西,当时的感觉反而越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