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镇政府大楼门口,面无表情的菲儿遇见了镇政府秘书。秘书满脸讪笑的说,镇长和主管财务的第副镇长在办公室等她,她家的欠款这次两位镇长批了八千块,他现在去找会计起到银行提现金,他还特意眨着眼睛补充说,领导和他是放弃休息帮她办这事的。

  正月初五的晚上近六时,镇长和第副镇长终于弹尽粮绝,这场绞肉战他们整整进行了八个小时。体力稍胜筹的邬镇长终以五射对四射勉强胜出,却由于超量服用了二粒又二分之的伟哥和腰伤尚未痊愈而成为滩烂泥。第副镇长也因为激动过度加上空腹而导致血糖过低在四时二十分的时候短暂休克了次,醒来后他觉得自己好像是睡了觉,忙又爬到菲儿身上,他万分珍惜今天的机会,若不是因为自己主管财务,老邬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和自己勾结,像菲儿那样的身子岂会让他染指?他清楚的记得刚才自己第次塞到菲儿身体里去的时候,老邬脸上的麻子下子团结起来,手甚至已经抓起了菲儿喝剩下的酒瓶。第副镇长肥胖的身体趴在已经没什么知觉的菲儿身上,好长时间心有余而力不足,他粗重的喘息夹着唾沫星子不住的喷在下面白皙的肌肤上,无能为力的沮丧中他忽然有些怜香惜玉起来,他亲眼看着在麻子剥菲儿衣裤的时候,菲儿抓起茶几上的茅台酒闭起眼睛仰脖猛灌,在两台绞肉机轮番折磨中她又几次挣扎着去抓那酒瓶。唉,要说这姑娘也真够可怜,方圆几十里几代都出不了个的大美人竟落到这步田地,他和麻子比他爹都要大上好几岁那!这样想着,他竟迷迷糊湖的从菲儿背上翻落下来,睁眼看才知道原来是老邬又卷土重来,嘴里还咕噜着说他占着茅坑不拉屎。

  大年初六太阳落山前,便有消息从邻近的坎儿镇卫生院传来,说菲儿因为发烧和下身出血不止在那里住了夜。另外还有个消息是关于镇里秘书的,说他昨天下午爬上办公室的房门从天窗上观察领导同菲儿办事的过程中,不知什么原因忽然跌落,摔断了左脚的踝骨和那副金丝边眼镜。

  春节过后,“碧玉馆”还是盘给了人家开了中药铺。菲儿去了邬镇长办公室近十次,总共要回了三万块钱,刚够还给银行,保住了抵押的房子。那天邬镇长提上裤子后居然分钱都没批,他说镇上实在是没有钱了,给他们的三万块钱里面相当部分还是外地捐助盖希望小学的,他说不过可以安排菲儿吃皇粮当他的秘书,反正原来的秘书成瘸子了,不符合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形象。菲儿走了,拿着镇政府余下的万八千块钱的欠条转身去了县里,在信访办排了半天队后人家让她填了份表格复印了欠条让她回去等信。个多星期后,镇法制办,群众工作办和精神文明办分别找她谈话,告诉她她的投诉县里已经转下来了,他们严厉警告她不得随意上访,有事必须在镇里解决,至于欠款可以直接和镇主要领导谈。随后他们按照吩咐把她领到邬镇长的办公室,邬镇长不知从哪弄了根雪茄叼在嘴上喷着浓烟说现在的确没钱,你再闹也没用,不过我已经安排好了,你过来当秘书吧。菲儿闻言转身就走,邬镇长跳起来把将她拉住“呼哧呼哧“地就扯她的裤子,被菲儿狠狠的嘴巴甩在脸上,这巴掌因为憋得实在太久而重如千钧,邬镇长的假牙直接给打飞了出去,据说事后瘸子秘书找了很长时间才在墙角落的痰盂里把它捞了出来。

  两天后,菲儿去了区里,仍然被打发到信访办,仍然填写了几张表格后又被劝了回来,所不同的是这次区里转县里,县里转镇里用去近个月时间。那天,瘸子秘书亲自登门,传达了镇长办公会议研究后的决定:从镇长及九位副镇长的工资中每月每人扣除五元,计每月五十元用以逐步还清“碧玉馆”的欠款,并将这项工作当成民心工程和实事工程来抓。当天晚饭后菲儿不顾父母苦口婆心的劝阻搭上了连夜去省城的火车,第二天早上省政府信访办长长的队伍当中出现了个头上绑着白色布条的姑娘,布条上斗大的“冤”字和姑娘出众的姿色身材引起了不少路人驻足围观,她也因此提前被保安请了进去。这次,菲儿除了要求归还欠款还控告了镇领导对她的滛,上级很是重视,立即责成基层公安部门着手调查,并动用警车将菲儿送回了镇里。

  镇派出所极其认真的对菲儿被滛案进行了调查,并首先将全部的工作热情集中在菲儿身上,他们反复要菲儿提供细节,越详细越好,连续几个通宵意犹未尽。他们甚至好多次让菲儿模仿被强犦时自己所处的姿势,菲儿的妇检报告也被反复审阅。之后案件便没了音讯,镇长和第副镇长这阶段正忙着镇政府门口喷泉的改建工程,有线广播中说这是项体现新农村形象和优化投资环境的实事工程,当然另个实事工程也没有因为菲儿的指控而终止,连续两个月镇政府五十元的还款如期而至,同时镇上已纷纷传闻说菲儿即将出任镇办的秘书和对外招商引资的形象大使。

  倔强的菲儿再次踏上了去往省城的路,两天后又被警车原路送回,不过关于案件这次基层公安机关有了明确的结论:,菲儿和镇主要领导之间确发生多次两性关系,但无相关证据表明属于。二,县有关部门对于镇主要领导私生活的有失检点予以通报批评。同时派出所严正警告菲儿,再去县,区尤其是省里无理取闹,将以扰乱社会秩序论处。

  菲儿成为小镇茶余饭后经久不衰的话题,人们理所当然的在话题中将第身子和第房子合二为。男人们由衷的羡慕麻子镇长,在公共厕所遇到他的时候都争先恐后地朝他的张望,崇拜得忘记了撒尿。邬镇长也乐在其中,并宽宏大量的通过各种方式劝说菲儿尽快履任。

  终于,在第九次被镇派出所从省城押回的路上,趁着车辆抛锚,菲儿跑了。

  浊酒余欢第十章1

  菲儿父母执意将党远留在家中,并让他睡在菲儿的屋里。

  没有灯罩的15的白炽灯泡将党远的身影投射到空荡荡的墙上,只蜈蚣慢慢的顺着他脑袋的轮廓朝着更光明的地方探索而去。老式的木格子窗户估计已经封闭许久,在党远推开它们的时候发出了咿呀呀如梦初醒的声音,菲儿闺房橘黄|色的灯光随之荡漾开去,跌碎在经年清冷阴湿的的青石板路上。

  躺在菲儿那张祖传的龙凤床上面,党远的目光随着围板上依稀的图案起模糊,他努力地从浓重的樟脑味中分辨着菲儿的气息,感受着心中无限的悲悯。忽然,他想到了米洋别墅,想到了别墅前面那片阳光明媚的芳草地,和那个腰形的湛蓝色的泳池。他忽发奇想发了个短信给杨子让她猜自己现在什么地方,杨子以最快的速度回问他在那里,党远深深的叹了口气,字句的回复如下:边陲古镇,美女闺房。孤灯残影,龙凤塌上。旋即关掉了手机。

  第二天早上,党远出现在了邬镇长的办公室。正往鱼缸里放鱼食的邬镇长下子便认出了他,惊得满脸麻子都跳了起来。党远毕恭毕敬地微微向他鞠了个躬,然后热情洋溢地伸出双手,邬镇长往后倒退步,手中的鱼食也纷纷扬扬的飘落到地上,你要干吗要干吗?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来投案自首?党远“呵呵呵”笑着坚持向邬镇长亲密的靠过去,我的镇长大人呵,你也太没肚量了吧,我那么老远来拜访你,你连手都不跟我握下,还怎么招商引资?

  招商引资?邬镇长狐疑地看着满脸笑容的党远,麻子都快由句号变成了问号,你来招商引资?

  先引资嘛,招商的事情来日方长。党远意味深长的看着邬镇长,他好奇的发现这坑坑洼洼的麻子有时候也能深入浅出,很能领会主人的思想,它们又从问号状态调整成了圈圈的省略号。邬镇长伸出几根肥短的手指交给党远任由对方如获至宝的紧握番,随后悠悠地说,你是为菲儿的事来的吧?没想到她在你们这样的大都市也那么稀罕?说着顾自坐到了沙发上,掏出根雪茄人模狗样的吸了起来。

  在隔壁房间听到动静的秘书连忙瘸瘸的赶了过来,看这站坐的阵势,料定党远为等闲之辈,遂大声嚷嚷,谁让你进来的,这是领导的办公室。出去出去!党远上前扶住跑得快跌倒的秘书,顺势将他原地旋转了圈往门外牵去,悄然说,我和小邬有重要的事谈。秘书挣扎着回头看邬镇长,镇长朝他挥了挥手。

  党远将门关好,笑容可掬的在邬镇长对面坐下。他发现透过缭绕的烟雾,邬镇长朝他的黑色“都彭”皮包瞥了好几眼。不瞒您说,您还真是洞察秋毫,党远帮他赶去些有碍视线的烟雾,我的确是为菲儿的事来的。邬镇长将眼皮缩小圈仔细打量党远,这事不好办呵,像她那样头上扎条白布,次次跑省里静坐示威,影响实在太恶劣了,我们如果不严肃处理我们就要犯错误啊,她上访的那些事情,都有明确结论了嘛,所以,我们,呃,还有我们的上级部门都认为对这种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要予以严厉的打击。

  党远笑着频频颔首称是,是啊是啊,您说得到对,不过邬镇长,这事我们也可以换个角度去解决,上级其实对于上访这类事情还是强调以疏导为主,强调社会的和谐和安定,菲儿的脾气您也看出来了,属弹簧的,越压越弹,再说据我所知这事还牵涉到您本人,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派出所是帮着您才做这样的结论,如果这事情越捅越大,您能保证每级的公安机关您都搞得定?

  浊酒余欢第十章2

  邬镇长的眼珠子开始滴溜溜地转动起来,在党远看来,它们是下面群麻子的领袖。转了会,邬镇长的嘴角果然浮起了丝笑意,那么在你看来呢?我应该放了她?就这样放了她?党远说,这样吧,我提个建议,第,我出面帮助镇政府把欠“碧玉馆”的钱还掉。第二,我带菲儿远走上海,确保她不再去任何地方上访。这第三嘛,嘿嘿。。党远从皮包里拿出了个厚厚的信封。邬镇长的眼珠终于停止了转动,落定在信封上面快速目测着它的厚度。党远把信封轻轻举起,牵引着邬镇长的视线在半空中绕了两圈,随后“啪”地在自己手掌上砸出声美妙的响声,斩钉截铁的说,五粒米!

  五粒米?什么五粒米?邬镇长刚才还在奔走相告的麻子们蓦然停下,和眼珠起疑惑的注视着党远,五粒米是什么意思?党远哈哈大笑起来,他告诉邬镇长,这是句北方土话,粒米就是万块钱,五粒米就是五万块,是向邬镇长表示敬意歉意谢意和情意的。邬镇长脸上所有的表情连同麻子块迅速的瓦解了,那根装模作样的雪茄也被迅速分泌出来的唾沫牢牢的沾在嘴唇皮上。其实他有点或许永远也搞不明白,所谓粒米在上海话当中还有另外个解释,那就是代表颗子弹。此时的党远正想着关于五万块钱和五颗子弹,以及如果有机会这五颗子弹将从麻子的哪些部位射入的问题。二颗肯定打他的麻脸,另外颗打爆他的睾丸,再埋颗在他棺材里伏击他的鬼魂,还剩颗,顺便打断第副镇长的,让他以后只能和娘们样蹲着撒尿。

  党远很过瘾的想着,想得眉开眼笑,他仿佛看到邬镇长在他眼前中弹倒了下去,黄黄的尿也被打出来流了地。他定睛看,原来是那老东西蹲在地上正往办公桌最下面的抽屉里塞那只信封,忙乱中打翻了桌子上的杯隔夜茶。

  二个小时后,邬镇长和党远出现在了镇派出所。

  这是解放以前个财主的老宅,两进院的两层木楼仍遗留不少当年的儒雅,现在却由于成为维护社会治安的最前沿而变得熙熙攘攘。邬镇长让党远在回廊里等他会,他进去找所长。党远对切老建筑都怀有浓厚的兴趣,便独自细细打量起来,在派刚烈的气氛当中,簇缠绵的爬墙草蜿蜒地攀过高高的围墙,仿佛条青翠欲滴的绿色通道,爬墙草的旁边用醒目的红字写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顽抗到底,死路条”的标语。党远记得他进来的时候,在围墙的另端,就是爬墙草爬出去的地方还写着另外条标语“少生孩子多养猪”。正看得出神,他突然觉得身后呼呼生风,伴随着种声带遭到强烈挤压之后发出啸鸣,党远本能的往左侧身,只看见只干柴般的手臂擦着他的耳朵“咔嚓”声砸在了廊柱上面,他回头看,原来是在“约坊”抓菲儿时和他结下冤仇的“崩豆”,这下旧仇未报又添新恨,“崩豆”抱着手臂疼翻在地。

  党远自然被闻讯赶来的警察们团团围住,好在他是内行,在被围之前已跳过走廊,背靠墙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了护脸护腹护档的姿势,迎接了阵雨点般的拳脚。混乱中党远听见邬镇长和另外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拳脚也随之嘎然而止。胖警察分开人群,笑眯眯的看着被踢得浑身都是泥脚印的党远问,还认识我吧?党远拍着身上的尘土笑着说,当然认识,所长嘛。胖警察说,昨天县公安局打电话给我说有个大城市的朋友要来,原来是你啊,不好意思,来就让你误会误会。党远忙说没事没事,兄弟们干这行的应该威猛些,晚上起喝酒。电子书分享平台

  浊酒余欢第十章3

  到了所长办公室还没落座,邬镇长便借故离开。胖所长清了清嗓门刚欲开口,党远摆摆手问,所里有电脑吧?胖所长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有台破电脑,286的。党远沉痛的摇着头,你看看你看看,不是我批评你,都什么年代了,怎么点都不重视现代化建设?286收废品的都不要了你们还在用?难怪坏人全跑你们这里来了,这样吧,我赞助你们三台电脑,其中台手提的给你用。胖所长连声道谢,旋即自作聪明的试探说,菲儿这事党远打断他的话头,这事,其实你我心里很清楚。你说她冤不冤?你不必回答,心里清楚就行,可人家既然已经跑我们这儿来了,我们这儿又不是北京,你们还去抓她回来有什么必要?

  说着,他以种语重心长的表情将个厚信封拍在了胖警察手里。

  晚上,党远在镇上新开的“翡翠酒楼”宴请镇政府全体领导和镇派出所全体警察。目前他和邬镇长,胖所长以及“崩豆”已尽释前嫌,亲如兄弟。半路上他心疼的抚摩着“崩豆”缠着绷带的手臂,悄悄的将五百块钞票塞进了纱布的缝隙当中。

  这酒还真喝出了真情,人们无不感叹美丽女人的美丽前程,感叹菲儿虽在深谷有人识,酒香不怕巷子深,并公道的认为凡美丽的女人在这闭塞的小镇都是种浪费种糟蹋,基本上没什么好下场。坐在党远身边的邬镇长更是感时伤怀,心酸不已。他头倚在党远肩上,颗豆大的泪珠在麻脸上磕磕绊绊往下掉,兄弟啊,他颤着音轻声说,我这辈子还没这么喜欢过个女人,这次我把她弄回来是想把她留在身边做秘书的,可她这样七告八告搞得上级唉!党远拍拍他的背,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天涯何处无秘书?

  党远继续想着和天涯芳草有关词语的时候,邬镇长的那滴泪珠终于在麻子中间曲折迂回,流到了腮边摇摇欲坠,他伸开手掌用力抹了把,兄弟啊。我今天忍痛割爱了,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只是这娘们被我破了处了,回头你到上海给她按个人造的,咱不能耽误人家呀。听说这东西还有进口的?

  说到女膜邬镇长的精神有了明显的起色,并重重的打出了几个酒嗝。党远忙俯到他耳边问,破菲儿的处,定很舒服吧?邬镇长咽了几下口水又咂起了嘴,那还用说?我那天差点就脑溢血了。党远又问,那菲儿呢?邬镇长抬起醉眼环顾了下四周,推心置腹的说,我给她下药啦,昏过去啦,不然我哪搞得成?此言既出,党远便微笑着将邬镇长的脑袋从自己肩膀上移开了。

  在“翡翠酒家”,党远再次证实了自己非凡的酒力,体会到了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本以为这趟行程难免龙游浅池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没想到人民的币砸出的新天地竟是如此让人赏心悦目,他还在第副镇长跌跌撞撞地前往厕所的途中,顺便将个酒瓶踢了过去,然后闭上眼睛享受了记肉体和地板之间发出的闷响。

  “翡翠酒家”的老板娘怎么也没想到,今天有那么多领导出席的宴席竟然能结到现钱,而且这个唯没有喝醉的人还把镇政府前几次欠的钱也付掉了,她把钱在验钞机上连点了三遍之后,由衷的觉得这世道变了。

  从拘留所出来的路上,党远接通了谢京的电话后将手机递给了菲儿,菲儿默默的接过来在谢京急切的呼唤声中按下了关机键。回家后,陪着哭天抹泪的母亲和团团乱转的父亲坐了会,她便走进自己的房间,将门反锁了。院子外面聚集了大堆以男人为主的人群,正通过各种缝隙往里张望,几个半大小子甚至爬上围墙,裤裆在砖头上磨蹭着朝里面吹起了口哨。

  浊酒余欢第十章4

  这个小镇在很长时间里只剩下了镇政府大楼个奇观,就像身体只有骨架而没有血肉样,连青石板路也显得到毫无生气。男人们呆头呆脑,常常在街角巷尾迷失方向,平日里并不起眼的几个姑娘也被饥不择食的老少爷们看得脸红脖子粗,激动得走投无路。在失去菲儿的日子里,小镇奄奄息,而每个关于菲儿的传说,又让小镇不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