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魔尊炎烈身陨,叶明明的昏迷,顾行之的重伤,顾子远受伤,让很多人的情绪受到影响,开始不安起来。

  玉虚道尊环视天福山四周,敏锐地察觉到修真界原本就稀少的灵气,因这一战再次锐减。他的心瞬间冻结,手指微微颤抖。

  另一方炎烈带来的千万魔军,群龙无主却反常地越战越勇,叫嚣着要为魔尊报仇,这可不是好现象。玉虚道尊果断地带领众元婴修士,尽量不杀那些魔界小兵小将士,大多数以强硬的武力,强势遣送回魔界。

  他知道,纵使这些人真该死,留下再多的火患也是无奈,不能在这方土地上,造成更多的杀孽了。否则就算赢的彻底,戾气太重,修真界的环境,会变得连俗世都不如。

  放就放了,善念存心间,天地会更宽……

  *

  叶明明与顾子远顾行之等被小柳小武,赶来的叶虎,小灵一起带回百花谷中。

  这一战损失惨重,天福山最高的三位长老,顾行之同叶明明两人,都陷入了昏迷中,顾子远也受了内伤吐血,也只有他从外表看起来,精神还算不错。

  到了百花谷,趁人不注意时,他把云明居从幻灵镜中挪了出来,免得叶妈等人在里面呆久了,不能出云明居心里着急。

  并且,身边的伤员也要回云明居的,必须从幻灵镜中把云明居挪出来。好在云明居本来就是可以随身携带的,移出放回原地时,大家瞧见也没什么意外的举动,都认为再正常不过了。

  而后,叶明明被顾子远抱进了云明居,叶妈等人正坐在客厅,对外面的事情毫不知情,瞧见昏过去的叶明明,一个个惊讶得不知所措起来。

  “阿远,明明怎么了?”叶妈愣了会,才快步冲了过来,满脸的焦急。

  顾子远望着叶妈,强笑道:“她灵力使用过度,要休息休息就好了,我先带她回房。”

  说完,他抱着叶明明往两人的新房走去,大家都不放心叶明明,紧跟在后头进了房间。

  顾子远把叶明明轻轻地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往她嘴里送了几颗聚灵丹,好在这丹药都是入口即化的,他的人久久都没离开,视线一直粘在她苍白的脸上,舍不得离开。

  “姑姑,姑姑不要睡觉了,好不好?”小星星跟了进来,渐渐长大的他,学会了察言观色,看姑父的表情,就知道叶明明不是真的瞌睡了。

  小武站在小星星身后,焦急地望着叶明明,难过地问:“哥哥,姐姐怎么还不醒?”按道理不该睡这么久呀,或者是他的传承中,对灵力耗尽的记载有错误?

  “快醒了。”顾子远只能如此安慰,也是在慰藉自己。

  这里有人看着明明,他挪步往外走去:妈我先出去下,你帮我看着明明。“

  ”我也要守着姐姐。“小武抢先说道。

  ”小星星要守着姑姑,给姑姑讲故事。“两个小孩子,在这时变的非常粘人,也非常的懂事。其他大人都知道,如果明明真是生病的话,是不能吵闹的,就算再着急也得静静的等她醒来。

  ”阿远,明明到底怎么了?“叶妈和王颖,一同追出来,又问。

  顾子远脚步一顿,闭着眼睛道:”妈,是我没照顾好明明!“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妈还能信不过你,妈会好好守着明明,你瞧你身上的血,精神也不好,快去休息。“叶妈慈爱地望着顾子远。

  ”妈,明明的朋友们来这边时间不短了,他们在那边都是有工作的,我让叶虎送他们先回去吧!“丫头还不知何时醒来,不能让大家一直呆在这里等下去。

  王颖咬着唇,使劲地摇头:”我不走,明明还没醒过来,我们怎么能就这样走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他们对云明居外,方才的那场大战,完全不知情。

  小含,小羽等人也纷纷摇头,明明是他们的朋友,那有在朋友危难时,自己先离开的呢?

  书屋的几个女孩子也表了态,她们都不愿意走,明姐不醒来,实在不能让人安心。

  顾子远劝说无奈,同时也为叶明明有这么多的朋友而欣慰,他轻叹口气,往隔壁躺着顾行之的房间走去。

  刚到门口,瞧见大伯顾行之静悄悄地躺在床上,他身边守着的人是顾仲衍,小灵,还有其他几位长老,都是一副愁眉苦脸相。

  他凝望着床上的人,神色落寞,在他的记忆中,大伯除了以前受伤那次以外,向来都是有活力的,他老人家心中的酸甜苦辣,都被竭力隐藏在嬉笑怒骂背后。

  此时,此刻,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人,有两个人都倒下了……

  这种滋味,着实难受,他快速抬起头,逼回眸中涌动的亮光……

  再面向大家时,露出一抹淡淡的浅笑。

  瞧见顾子远出现,小灵抹干眼泪,眼睛通红:”大哥,明明姐好了么?还有你的伤严重吗?“

  众位长老纷纷挪开,给他空出位置:”阿远,守云,你的伤要不要紧?“

  因为向来爱洁净,衣着整洁的他,白色道袍上沾

  染了鲜红的血迹,看起来十分的刺眼。最亲近的人都倒下了,他哪里顾得急收拾自己。

  走进房门,来到顾行之的床边,才对大家道:”她睡了,我没事,大伯好些没?“

  ”阿远,太上长老被炎烈重伤,恐怕……“顾仲衍忧心忡忡,除非有上好的丹药才行,但是九品丹药,那是那么容易有的。

  小灵听闻,抓着顾子远的衣袖,呜咽起来:”大哥,我们不能没有大伯呀,他是我们最亲的家人了,我这就去找丹药,找最好的炼丹师炼丹,一定可以让大伯醒来的。“

  顾子远身子一僵,大伯怎会伤的如此之重?

  似又想到了什么,一把拉住往外冲的小灵:”我刚好有颗丹药,先给大伯服用了,堂叔请你派子弟,去找百草堂的炼丹师,无论需要多少灵石,丹药都要找来。“他不知长生丹是否能起死回生,只能做好两手准备。

  闭上双目用神识操控着幻灵镜中,这对他已经不是一种全新的体验,顺利地拿出了一颗长生丹,同样用手轻轻掰开顾行之的唇,送入他的嘴里。

  希望这丹药能有效吧!

  他知道丫头如果醒着的话,也不会吝啬这颗丹药的,就算丹药再珍贵,能比亲人的性命更重要么?

  *

  几日后,顾行之因服用长生丹,倒是先醒了,也不用百草堂帮忙炼丹了。

  可是,叶明明依然沉睡着。

  ”玉虚前辈,为何我喂了丫头许多灵丹,灵药,她还是沉睡不醒。“顾子远满脸的憔悴,双眼血红。

  除此之外,想了很多办法都没用,能不着急么,他肯不得躺在那儿的人是自己,也不愿意看着她……

  玉虚道尊这几日,忙着处理魔界大军的事情,现在才赶过来,瞧了叶明明后,叹了口气:”她主要是体内灵力多度虚脱,补下去的还不够她塞牙缝的,还得等段时日才醒,你耐心些,不必着急。“

  无法确定叶明明醒来的日期,顾子远还是让叶虎送了王颖等人回俗世,他们都是有家有口的人,消失的太久也不是办法,家人说不好会抱人口失踪,最后在叶妈的劝说下,大家只好都回去了。

  唯有叶妈留了下来,说什么都不走,要等女儿醒了才能安心。

  这晚,大家都回房后,顾子远关好门窗,带着沉睡的叶明明进了幻灵镜。

  两人来到五彩池边,他把她抱进五彩池中,整个人靠在岸边浸入水中,吸纳灵气恢复神经脉络。

  上一回,与青岚道君大战,她受伤也是在这里恢复的,这次或许也能好吧!

  *

  可惜,他失望了。

  将近十日过去,叶明明依然沉睡着……

  云明居中,顾子远满脸的宠溺,满腹的心事,望着昏睡不醒的叶明明:”丫头,师兄带你回家吧,你不是想住新房子么,我们回去盖新房子给你,等新房子盖好,你醒来看看我可好?“

  当初叶明明给叶家新画了幅建筑图,说是打算重新翻修房子,顾子远也是看过那副图的。他带着叶明明,叶妈回了俗世。

  叶家要重新盖过,只好先住到叶家大哥那边,大哥叶龙的家早在叶明明的建议下,也重修过了,盖成了两层的别墅样式,里里外外焕然一新。

  顾子远就带着叶明明住了二楼的靠近东西,朝南的一间房子,两人已经是夫妻,他做主叶家人也没什么意见。

  把叶明明托付给了小柳小武照顾,白天顾子远就亲自监督改造叶家的房屋,晚上带着叶明明在幻灵镜中泡灵泉。

  其实对他这样的元后修士,尤其还懂炼器的修士来说,用炼器的手段炼制一所房子,绝对比人工建造的还要精美,结实,舒适。当初叶明明画建筑图时,就层对他提过,也想过是否放置一座,出自炼器师手里的房子。

  后来还是否决了这的想法,这是俗世,不是修真界,她不想弄得太惊世骇俗。

  只希望自己的家,经过改造,或者重盖,比原来好一些就够了。

  此后的日子里,只见叶家旧宅中,一个俊朗不凡,面带些憔悴的男子,天天盯着那些工人忙忙碌碌,甚至不时还亲自动手帮忙,为那座院子里增添一砖一瓦。

  叶明明不是建筑学出身的,有些地方设置的很不合理,顾子远仍是要求着工人们,按照图纸建造。到了夜里,他找出那些不合理的地方,用炼器的手段加固下就没了问题与隐患。

  那些建筑工人时常面面相觑,感到很奇怪,这家人不会是有什么保佑着吧,不如这里少了条横梁,这里少了道墙,是显得空间宽了不少,可是这样不合理的建筑方法居然也行,房子愣是没塌,一个个更不是不敢马虎,一心一意的做起活来。

  陷入昏睡中的叶明明,不是不想醒来,而是醒不来,她只记得灵力虚脱的那一瞬,整个人就陷入了一片白茫茫的迷雾中,浑身无力。她听得到外面的声音,听到,每个人对她的诉说,对她的爱护,更多的还是师兄在她耳边唠叨。

  她从来不知道,活了两世是师兄,能说出那么多话来。

  心里很着急,可是浓雾中的她修为尽失,想尽办法都跑不出去那片浓雾,也开不了口……

  叶家的房子建好了,也装修好了,两个月又过去了……

  又是一个夜晚,在幻灵镜中泡灵泉的叶明明,手指终于轻轻动了下。

  顾子远欣喜不已,把她拥在怀中,亲了亲她的脸颊,低声道:”懒丫头,房子都建好了,你还不醒来,我想待你一起,去瞧一瞧我们的新家,同你画中是一模一样的,你肯定会喜欢?“

  ”懒丫头,你再不醒来,我就亲你,亲到你醒来为止。“他搂着她跑在五彩池中,如此絮絮叨叨的,重复着每天的工作。

  ”我,听到了。“一道沙哑,微弱的声音,在他怀中突然响起。

  ”丫头,醒了?“顾子远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多日来的期盼终于变成了现实,他愣愣地盯着她带笑的双眸,不住地摸摸她的头脸,摸摸她的人,再次确认她好些了。

  这人又在摸小狗呢,叶明明用了很大的力气,推了他一把,对顾子远来说不过是挠痒痒,依旧纹丝不动。

  她换上笑颜,浅浅一笑:”当然是真的,难道你不想我醒来?“呃,自己的声音真难听,像是鸭嗓子,好像每次受伤醒来都会这样,真糟糕。

  ”我想你醒来想疯了,乖,先别说话,喝点灵泉,你体内的灵气太弱了,我补了多少都补不进去,现在总算好了。“要是没有幻灵镜,没有五彩池,后果他不敢想。他顺手拿出常用的墨色茶杯,倒了杯灵泉送叶明明她唇边。

  叶明明就着他的手,一口气把灵泉喝光了,又倚在他怀中,抬头望着这个憔悴了不少的男人,都有胡子了,眼窝深陷,邋里邋遢的,那还是那个高高在上,风度翩翩的元后修士啊!

  她几时他这样的他呢,好像只有小灵受伤的那次吧。

  心微微一酸,凝视着他:”我是不是睡了很久,让你担心了?“

  在浓雾中,她觉得那些日子太难熬,除了睡还是睡,总感觉比一个世纪还长,长的她差点没了耐心,害怕再也醒不过来,见不到他,见不到家人,此生无望只能那么呆下去。

  她不甘心,她从来不做坏事,上天为何要那么待她。还好,有他一直在耳边唠叨,吵的她不能老实入睡,她也不想那么睡下去。

  ”你知道就好,以后再不许这么能睡了。“他别过眼去,只是用手抚摸了下她的黑发,不想让她知道,她睡了多久,有多少人担心她。

  ”不睡就不睡了呗。“说着,叶明明又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哈欠,赶紧拼命闭上嘴,眨着眼睛无辜的望他,她也不想啊,估计是刚醒来,身体不听大脑指挥。

  顾子远认命地从灵泉中起身,拦腰抱起她:”好了,你体力还太弱,我们回去睡接着睡。“只要她醒了,就算再睡着,也用不了那么久才醒。

  ”炎烈怎么样了?“怀中的叶明明,蹙眉问道。

  ”没了,今后不要再提这个人。“他霸道的回答。真不知为何与这样的人纠缠了两世,现在也该结束了,往事不必重提。

  ”你不想说啊,那我就不问呗,干嘛那么大声,我又没耳聋。“叶明明没好气地回答,但是声音弱弱的,像是在撒娇,甜到了他的心扉里。

  其实,她能好好地呆在幻灵镜中,师兄还能在这儿陪着自己,不用脑子想都知道,炎烈肯定是陨落了。这个两世都带给她灾难的魔尊,终于彻底从她的生活中消失,可喜可贺。

  真想放些鞭炮,烟花来庆祝下,但是她的身体不允许啊,脑子是清醒了,浑身依旧无论,便又阖上眼睛,闭目养神,不再言语。

  回了房间,躺在舒适的大床上,顾子远伺候好她,也躺了上来,他很久都没休息过了,一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叶明明侧身望着他,唇角微扬,往他身边挪了挪紧紧的靠着他。只要有他在身边,能躺在熟悉的怀抱在中,闻到熟悉的气息,干净,温暖,这种感觉真好!

  真想,永远这么下去!

  *

  叶家,原来的围墙往后挪了很多,整个院子变大了不少。

  从前到后,从里到外,焕然一新,搬进新居的一天,络绎不绝地来了不少宾客。有叶明明的朋友,有叶虎的同学,也有顾子远的朋友,能来的都来了。

  大家不只是庆贺叶家搬进新居,还庆贺叶明明的身体终于康复。

  或许是见叶家的变化巨大,就连村子里的人,也有不少来帮忙,庆贺新居之喜。

  一派喜庆的氛围,显得非常热闹,人气十足,叶妈抹泪对叶明明道:”咱们家里,很久都没这么热闹了。“

  是啊,曾经从她被人说三道四的那天起,叶家无论有任何大小事务,也只有几个与叶妈铁杆的邻人来帮忙,其他人都怕沾染上晦气,通通站的远远的。

  叶明明一手揽着叶妈的肩,一手帮她拭去泪水:”妈,我们家以后会更热闹的。“

  不管这些人是真的对她家的印象改观,认为她不再是克星。还是如同新的传言,认为她

  嫁了个家世显赫,有钱的老公,或者是她在外面做生意,发了大财。

  总之,这些都不重要了,锦上添花她就收着,门庭冷落她也不惧,也不必在怨天尤人。有多少女儿能嫁人之后,还在娘家常住呢?

  所以,只要她自己强大了,能守护好家人就足够了。

  叶家的新居,盖成了四合院的模式,原先的四四方方的院子,现在变成了长方形,成南北走向,是座仿古式的建筑。

  叶明明去了修真界后,就喜欢上了古代的建筑模式,近些年来俗世仿古的建筑越来越多,所以她家的房子也算不上特立独行,尤其是在农村,有些人家还是砖木结构的屋子,所以大家还是能接受的。

  四面的房子都是两层,分为正房,东西厢房,倒座房。

  中间是一些假山活水,山前有鱼戏莲叶,很美,这里水源都来自幻灵镜。

  整个大宅都有阵法保护,而且顾子远以叶家为中心,直到田野远处的虚弥洞天的距离内,设置了座大型聚灵阵,即便他们往后住在这里,空气也要好很多。

  某天,因一位写生的大学生,拍了村子里的风景,发到了网上,引起了媒体的关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