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5(1/2)

加入书签

  帝国的皇室有着属于他们的骄傲,从来不需要牺牲感情与贵族联姻,这也是帝国内部存在的矛盾之一。闻鹤的父亲元首大人娶了首都星普通家庭的女儿,可惜元后身体不好,在闻鹤十多岁的时候因病逝世。

  元首大人娶了大贵族的小女儿作为继后,与继后无比恩爱,只可惜未曾有过子息,但总挡不住有的人心静不下来,想要惹出点什么事情来,事情由此产生变故。

  程润安迷迷糊糊的听完这番皇室秘闻,闻鹤一如往常的平淡语气驱走了他心头的乌云,看起来他的出身也不算什么难以解决的顽疾。

  只是很快,他发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

  他和闻鹤好像还没成为恋人关系,他什么时候答应了成为闻鹤的爱人了?意识世界里的事情能当真吗?

  闻鹤抱着他不放手,认真的表示必须当真:“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旁人就觉得我们只差领证,到现在星网上的所有民众都知道这件事,你如果还回到家乡,我该变成所有人眼里的笑话了。”

  “那也只能怪你自作主张。”程润安推了下闻鹤没推开,想生气却又生不出来。

  其实在他的潜意识里,以后的日子除了和闻鹤一起过没有想到过会有其他人,如果闻鹤也愿意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领不领证都无所谓。回到贫民区后他则是怀着这辈子都孤家寡人的心态,只想改变家乡混乱的现状。

  但是他从前的设想里以后的生活是和在学校一样,好兄弟好伙伴,攒够钱了偶尔去繁华的首都星浪一把,享受醉生梦死的滋味,才不是像在意识世界里那么频繁的哗——啊!

  闻鹤亲了亲他,眼里既有怜惜也有骄傲,更多的是一种没能陪在爱人身边见证他成长的怅然若失。

  意识世界里的程润安和现实里的不一样,都要瘦成只有一把骨头了,清瘦的脸上没有一点多余的肉,眉眼透着十足的锐利,曾经隽秀温和的少年添了几分冷厉的气质。

  闻鹤想到程润安回到贫民区的两年,总不能还和在学校一样满脸稚气,面对着四面八方的恶意,他需要举止从容,表现出足够的威慑力才能服众。

  他的少年离开他后,受了太多磨难,却也同时变得更加迷人,他为他而骄傲。

  以后要好好投喂才行,不说养成意识世界里那么圆润,至少得回到当初在校园中的状态。

  “夫人,你就答应我吧。”闻鹤说完,加深了原本浅尝辄止的吻。

  “唔、”程润安被他一边亲一边问,他才醒来身/子/骨/软正是没力气的时候,推又推不开,哪里还能说出拒绝的话。

  等闻鹤放开怀里的人,清澈的眼里全是喜意,映出程润安的摸样,他扬起唇角宣告:“润安,你默认了对吧,我看看什么时候适合去领证。”

  程润安喘了口气:“其实我还能再辩解——”

  闻鹤又亲上去了。

  大兄弟你这样我们是没法交谈的啊摔!

  程润安的心腹们守在病房外,他们听不到里面的声音,心里异常担忧自家老大能不能应对闻鹤的哄骗。等病房打开后,几人一拥而上见到程润安那张明显被细心疼爱的唇,心里回荡着绝望的哀声。

  完了,老大被帝国人的花言巧语骗到手了。

  程润安掩饰的抬手遮住嘴唇,见到心腹们明显的表情脸黑了黑,干脆自暴自弃松开手:“是的,就是你们想象的这样。”

  哦,晴天霹雳。

  ……

  确认了自家老大要留在首都星,其他人因为不信任闻鹤的皇太子身份,决定要回去守着家乡,等闻鹤真的办到他说的消除贫民区的限制后,再回来和老大报信。

  帝国皇太子的婚礼不算盛大,没有任何媒体受到邀请。民众们只能通过官方发布的文字讯息知道这位神秘的平民太子妃在紫荆学院认识皇太子,共同学习互相爱慕,直到皇太子受伤昏迷遇上危机后也依然相互扶持鼓励,听起来温馨而又感人,同时导致报考首都星紫荆学院的人数显著增多。

  作为直属于皇室的紫荆学院,年轻的皇子们都会隐藏身份入学接受教育,毕业后再去接受皇室考核,合格了方能执政,出现在民众的视线中。

  所以只要眼神好一点,表现的足够优秀,很有可能你就是下一个平民太子妃。

  ……

  一年后,程润安的心腹李招从已经不复存在的贫民区发来简讯:“老大,皇太子实现了当初的承诺,大家都生活的挺好。我原本想去首都星找你,但是家里人连催带逼给我娶了媳妇,所以现在暂时去不了了。老大你在首都星注意身体,别重/欲/过/度太虚了,等我过段时间和媳妇一起去看望你。(稍微也要拿出点我们当年当叛军的气势来,别总是被压啊!)”

  程润安看完信,面无表情的踹了闻鹤一脚,闻鹤打蛇上棍的缠上他,又开始了老夫老妻的日常。

  李招是程润安的发小,当初为程润安提供了许多可贵的资助,后来又成为程润安的心腹,不管是从生活上还是精神上,都是程润安的恩人。

  在意识空间的时候,那个反应慢有点蠢的系统正是他捣的鬼,本来是想趁机给闻鹤下绊子,但是在闻鹤属官以及医护人员的监管下又不敢做出什么大动作,只能留下微弱的暗示,这是李招在回到贫民区后才敢坦白的。

  不然闻鹤怎么可能放他离开。

  知道这件事后,就连程润安自己都有些想揍人!

  星际时代会选择自己怀孕的人非常少,例如当任元首的元后,也即是闻鹤的母亲,她深爱元首想要亲身体会作为母亲的感觉,由此却落下难以治愈的病根早逝。

  普通人习惯去医院利用科技孕育后代,性别早已不再相爱的阻碍。闻鹤和程润安领证之后,程润安重新醉心于曾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