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6(1/2)

加入书签

  这则答案一发出来,便有人对此提出了疑惑:“哪有这样的单位和这样的同事,没接到孩子犯点错就扣一年工资,抢钱吧。”

  “也许是巨巨巨有钱的那种,就算扣一年工资钱也特别多的吧,羡慕。”

  “啊,想要和对象和我生个乖的不行的崽。”

  “本楼又出现了恨嫁女郎。”

  “滚你丫的哥是男的。”

  “恨嫁男郎,没人和你生你可以自己生啊。”

  “……”

  答题里的主人公小少爷名闻敛,黑霸和面团自然是闻鹤与程润安。

  闻敛正被缠绕在一桩不太美妙的桃色事件中,他被一个热情大胆的学弟缠上了,准确的说应该是被追求。

  学弟出生名门,是首都星某个贵族家的长子,拥有绝对的继承权,长相俊美性格开朗,从各种方面来说都是一个很好的恋爱或者结婚对象,特别是对于闻鹤这种看起来只是一般平民的好学生。

  闻敛从实验楼的办公室出来,他和自己的父亲程润安在办公室里进行了一场短暂的谈话。走过单面透视的玻璃长廊,他又看到了守在玻璃门前的少年。

  虽然不在意,但闻敛不想和旁人在离父亲这么近的地方发生纠葛。

  闻敛站在门口,停下了刷卡推开门的手,转而从地下室绕了一圈离开实验楼,随后回到教室。

  自从他的另一位父亲闻鹤禁止他在工作日回家后,他就只能趁着程润安回学校办公的时候过来联络感情。旁人只当他是得了某个老师的赏识,偶尔会出入实验楼。

  学弟在门外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人,收到消息闻鹤已经回教室了,气的直跺脚。最初他还能偶尔在实验楼堵到闻敛说几句话,结果现在闻敛总是避着他出入实验楼。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学弟开始在教学楼下堵。

  学弟从前没在教学楼下堵人是因为总会被路过的同学看到,他拉不下脸不愿被人指指点点,可是现在为了追求闻敛这样一个高岭之花,为了未来媳妇,丢点面子算什么。

  果不其然,闻敛连续几日看到学弟举着气球广告牌,执着的在教学楼下对他表白。他一开始并不在意,班上的同学打趣的看着他也无所谓,只是受人瞩目而已,他天生就带着光环。

  只是当处在实验楼的程润安都对此有所耳闻,发来讯息问闻敛八卦消息时,他终于是沉不住气了。

  这样不管不顾意图博取他的关注,实在是让人无法忽视。闻敛看着教学楼下的身影,玩味的想是该让这位热情冲动到狂妄的学弟认清事实。

  闻敛约学弟去搏击馆一叙,很轻易地打赢了他,在对方不可置信的眼神中扶起灰头土脸的少年:“我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合适对象,你的行为都是没有意义的。”

  他并不能从学弟的眼里看到如何深厚的,如同他的两位父亲之间的爱意,在他看来更多的是一种好胜心理。

  贵族少年放下身份主动的去追求一个人,却不想陡然受挫,因此越战越勇。

  学弟黑着脸,趁机拉着闻敛的手揩油,随后又被闻敛一个过肩摔摔倒。

  “唔!”

  这次闻敛没有扶起他,只是静静的站在一边:“你还不明白吗?”

  即使在父亲的要求下闻敛需要低调收敛,但骨子里的强权此时还是散发了出来。

  学弟咬着牙爬起来,眉头紧锁:“你凭什么说没意义,我在追求你,我想睡/你,追求不到也只是我失败了,对我来说意义重大。”

  闻敛:“……”

  榆木不可雕。

  闻敛转身离开,学弟赶紧拉住他的衣袖,发出热忱的告白:“我的感情是认真的,并不是出于什么斗气意气。我从进学校第一天就被你吸引了,每天了解的你更多,最后无可自拔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决定开始追求你的。”

  闻敛本想再给他一个过肩摔,可是看着那张俊脸变得鼻青脸肿动作慢了片刻,又被眼神尖利的学弟抓到了机会。

  “我做的事情可能打扰到你,我道歉。但是只是因为实在没办法出的昏招,要不然你给我你的联络号,以后我保证再也不这样影响你了。”学弟的语速飞快,明亮的双眼里既有得意也有歉意,特别是当闻敛真的给了他联络号后,喜得几乎快要蹦起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