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6(2/2)

加入书签

  闻敛:这人好烦,后悔了。

  再怎么昏的招,到现在总算是能够认识闻敛,而不是远远的观望偶遇。闻敛的活动范围太窄,除了公开的表彰演讲场合,就是教室实验楼宿舍,平素里对什么都似乎没放在心上,也没有特别交好的朋友。多次不经意的装作搭讪问路在这人心里一点波澜都没留下,他也是被逼无奈,如此总算在闻敛心里挂上号。

  学弟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开始计划下一部该怎么走。

  在之后的频繁接触中,学弟一点点的拉近了与闻敛的距离,他感觉似乎是离胜利近在眼前了。

  虽然这样有点自我美化,但整个学校他保证,除了实验楼的那位未知的老师,他一定是和闻敛关系最亲近的人。

  都是年轻懵懂的少年,他就不信闻敛真的心如止水,一点点多余的想法都没有。

  直到某天学弟笑得傻气,跟在闻敛身后一起吃饭时。闻敛终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我并没有计划在学校里恋爱,不会是别人,更不可能是你。”

  学弟愣了愣,本想继续胡搅蛮缠说些歪门道理,话一出口却变成了:“为什么?”

  闻敛眼里突然有了笑意,轻松的开起了玩笑:“也许你愿意被我睡,这样我还能稍微考虑一下。”

  学弟没说话,在心里挣扎了半天还是不想点头,可又实在舍不得闻敛话里的深意。

  高岭之花原来是霸王花……

  其实被霸王花压、天啦难以抉择,他从来没想过要被人压啊!

  学弟磨磨蹭蹭的不想回答,不想拒绝也不想承认,逃避性的开始了另一个话题:“我想问的是为什么你说没有计划恋爱,家人怕影响你学习不允许吗?”

  虽然经常有平民家庭里的家长对孩子严要求,苛求他们好好学习远离一切诱惑,但是闻敛已经足够优秀,妥妥的好学生。而且恋爱是这么美好的,让人春心萌动的事情,家人不让谈恋爱这也太可怕了吧!

  闻敛笑了笑:“并不是不允许,只是我的父亲建议我在足够成熟,拥有了一定的自控力后再去触碰爱情,避免错过,更多的是为了防止因为突然升起的冲动做出什让自己后悔终身的事情。”

  学弟微怔:“冲动?”

  闻敛点头,提高了语气故意说道:“年轻的时候总会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比如我现在就很想揍你,但是理智告诉我这样不好,所以我抑制了这一冲动,心平气和的和你一起谈话吃饭。”

  学弟丝毫不惧,他满脸星星眼捧着脸叹气:“这样看伯父一定是个很好的人,才能教育出这么好的你。”

  闻敛:喂兄弟你重点错了。

  学弟笑眯眯的吃完了饭,又重新燃起了精神劲,这样美好的重视感情的闻敛,他怎么可能放任自己错过,好不容易都已经迈出了一步,四舍五入就是领证。

  闻敛说不计划谈恋爱那感情好啊,没情敌!至于谁压谁,嗨呀到时候滚到床上了再说,口头上让让也没关系。

  就算闻敛武力值强,可是他小把戏多,大不了平时多吃点苦头。

  听完闻敛的一番话语学弟心里没有任何退缩之意,反到更认真的开始琢磨起追妻之路。

  了解的越多,他就越不可能放弃这块澄澈的美玉。

  程润安从学校回到家后,打趣的在闻鹤怀里和他提起了这件事。

  孩子长大了,有了顽强的追求者,真有意思。

  闻鹤亲了亲爱人的唇,扰乱他的思路。

  让闻敛平时不准回家果然是个明智的决定,学校就和那孩子在一块,回家后该是他的了。

  他想到在某一日曾经教导过闻敛的话,因为自己曾经体验过不成熟所犯下的错,所以不希望他们的儿子会重蹈覆辙。

  爱情需要的是珍惜,琢磨好冲动与克制的度。在拥有强权的前提下,如果不能自我约束,放任欲/望只会造成伤害。

  作者有话要说:  崽是因为看多了两大人间腻歪的老夫老妻相处模式,产生了错误认知,觉得出于冲动产生的热情全是假的,所以拒绝了学弟。

  高岭之花武力值x受和死皮赖脸卖萌攻哈哈哈哈哈哈。

  算是补充之前被我弃掉的故事的遗憾ヽ(  ̄д ̄;)ノ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