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根本就不关心这些?不会的?我认识的争议南据对不是这个样子!我咬了咬嘴唇,固执的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2

  经过了晚上的休息,我身上的伤已经不那么痛了。可是最让我放心不下的还是夏学长的情况。他仍然沉睡着,没有醒过来的迹象。爸爸总是安慰我,说夏学长的情况并不是那么糟糕,只是因为脑袋里面有血块的缘故,等血块散去了就会醒了。但是每次我问他,血块什么时候才能散去的时候,他都支吾着说没办法说出准确的时间。

  孟露和少白学长每天都会来医院里看我,孟露告诉我偷印章的事情花美部已经遵守承诺向教务处的老师澄清了。更奇怪的是丢失的印章也突然重见天日冒了出来。不用想也知道定是花美部做的,他们也知道这件事闹大了,不想再多生事端素以才把偷走的东西还了回去。而少白学长报案之后,警察也去案发现场调查过了,还来医院给我做了笔录。只不过没等他们去学校找花美部的那些嫌疑人去审问,带头的男生就主动投案了。

  孟露边给我削着苹果,遍像讲故事似的说道:“晓筱,你知道吗?真的很神奇哦!听少白学长说,他在警察局看到那个男生了,那个男生居然伤的比你还重。整个脸都肿起来了,活脱脱医科大猪头嘛!而且眼圈都是青了,像是被人从正面拳打中的。他的条胳膊还骨折了,去投案的时候还打着石膏呢。”

  “真的吗?”我惊讶之余,忍不住回忆着当时的情况。我和夏学长只有招架的份,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按理说对方除了被夏学长请走棒球棒的那个男生摔了跤之外,其他人都没有受伤,更不用说是什么重的伤了。

  孟露重重的点了点头:“更奇怪的是他居然主动投案自首了。按照花美部的风格根本不会这样的嘛!他们既然敢做这种事,有感下这么重的手,就已经做好了死赖到底的准备,也会把证据消灭干净。就算找到它们都不可能轻易认罪,更别说是主动投案了。这不是太阳打从西面出来了吗?”

  这连串的事情的确很蹊跷,但和这些比起来还有件事情是我格外在意的,那边是到底是谁给少白学长送的纸条,又是谁把花美部的那些人赶走的?

  这个神秘人不仅救了我和夏学长,连教训那个恶男都有可能是他并做的。如果找到这个人的话,那么很多谜团可能就迎刃而解了。

  “晓筱,你在想什么?”见我沉默不语,孟露吧削好的苹果递到我面前晃了晃,瑞后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补充道,“对了,你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吧?我跟爸爸妈妈说好了,等你出院之后暂时搬到我家里去休养几天。住在宿舍里对你的身体恢复不是很好。”

  “不用了吧?露露,我现在已经没事了啊。”没想到孟露想得这么周到,而且从开学到现在我们俩虽然是人的时间不长,但是孟露却直把我当知心朋友,我真得很感激她。

  “什么不用了?!”孟露把将苹果塞进我的嘴里,“我说有用就是有用!而且你放心吧,我爸爸妈妈工作都很忙,很少回来。他们人也都很好,点都不凶。明澈医生这么忙,就算你回家住的话他也没办法照顾你啊。还不如到我家呆几天,再说住宿的日记我也过腻了。回家改善下生活嘛!”

  说实话突然去孟露家里我总局的自己是在给她添麻烦,而且家里突然多了个人不周到他家里会怎么想。不过这丫头固执起来真是让人头疼,最后我怎么也扭不过他,只好乖乖就范了。

  就在我们两说话的时候病房的门突然打开了,个穿着支付的女人走了进来。他脸严肃的表情,几乎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手里拿着的花篮和她的脸呈鲜明的对比。见我和孟露,她皱了皱眉。

  “这位阿姨,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孟露似乎和我的感觉而样,对进来的人没什么好感。

  谁知道他并不打算离开,也不像是走错了门而是用冷冷的语气问道:“你是颜晓筱同学吗?”

  我把吃了几口的苹果放到桌子上,赶紧直起身子回答:“我是啊。请问,你是”

  “我是校长的助理。校长听说你的事情,所以特地派我来代表学校表示慰问。也希望颜晓筱同学能尽快恢复健康,重新返回校园。”女人像机器人似的机械的说完这些话,然后重重地把花篮放在地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转身走了出去。

  好半天孟露才回过神来,惊呼道:“天啊!这位校长助理是改造人吗?怎么点感情都没有似的?!拜托,我在学校里从来没见过他呢?她是打哪里冒出来的?”

  “你当然没见过啦!”不知道什么时候少白学长的身影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他笑笑着冲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代理校长因为些事情前段时间直不在学校里,不过昨天她已经带这位助理回来了。也听说了花美部和神部的事,所以才例行公事的来表示下。”

  孟露忍不住踢了脚摆在地上的花篮,撇撇嘴抱怨起来:“还真是没诚意呢!”

  校长回来了?那么神部和花美部的恩恩怨怨是不是就可以告段落了?可是少白学长明明说过,代理校长似乎和花美部的人有着某种微妙的关系,她的归来会不会是场新的灾难呢?

  3

  我和爸爸说了孟露的提议,爸爸起初也不同意,不过孟露的坚持还是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记过转天我就在少白学长的帮助下顺利搬到了孟露的家里。其实我身上的上都是皮外伤。在医院里呆了几天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不过对于孟露的关心我还是有感动又感激的。

  我到达孟露家的时候只有孟妈妈个人在,简单的帮我收拾了客房之后她也匆匆赶回公司里去了。对于这样忙碌的父母孟露似乎早就习以为常了。安顿好了之后我们俩起回到学校上课,谁知道才走进教室,班导就通知我去校长室趟。

  孟露有些担心地拉着我叮嘱着:“听说那位代理校长脾气很怪,晓筱,你要自己小心点了。”

  我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冒起忐忑不安的情绪。为什么校长会亲自来找我呢?对于我这样个不起眼的“贫民”学生来说,未免有些太受宠若惊了吧?

  个人走到校长室门前,我努力平复好心情,终于鼓起勇气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个严肃的声音:“请进。”

  推门进去,换大明亮的房间内中间就是张办公桌,而此时校长正坐在桌子后面定眼望着我。见我有些紧张地走进来,她微微笑,伸手指了指旁边的沙发说道:“颜晓筱同学,请坐。”

  这时我才看清楚眼前的人。四十左右的年纪,中等身材。皮肤保养得很好,微微上了淡妆。较好的容貌,戴着金丝边眼镜。头发高高地梳了起来。穿着职业装。整个人显得高贵又不失严肃。

  “不用太紧张。”见我有些怯生生的样子,校长轻咳了声,然后开口说道,“我们还是第次见面吧?本来每年的开学典礼我都会参加,但是今年突然有事必须离开段时间,所以在今年的典礼上心声都没有见过校长我呢。我想到现在高年级的新生们都不中等花间学园的校长到底长什么样子吧!”

  “是是啊。”我勉强挤出个微笑,还是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不安的气息。

  “昨天我的特助送去的花收到了吧?”

  “很漂亮。”

  “本校的学生出了这样的事情,我这个校长也感到很遗憾和震惊。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么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去解决和弥补了。”校长边说边用手优雅的扶了下眼镜,“我去警察局了解了下情况,行凶的那位同学已经自首了。不过她的年纪不满十八岁,所以还是以教育为主。这次的事情我想应该是意外,谁都不希望发生。”

  等等!我没有听错吧?这位校长居然说这次的事情是意外发生的?可是花美部的那些人明显是有预谋的出现,然后故意行凶的。他的话明显是在偏袒对方。这样看来少白学长说的点都没错,花美部的人果然和校长有着某种关系。

  我警惕的纠正道:“校长,虽然我是新生,对花间学园并不了解,可是我听说花美部和神部的恩怨并非朝夕。而这次的时间我是当事人,行凶的不仅仅是个人。现在投案自首的只有个人而已。案件并没有真正解决。”

  “是吗?可是绝我所知,这次的是只有他个人参与,而且花美部已经正式把这名同学开除出去了,所以这纯属他的个人行为,和花美部还有花间学园没有关系。那位同学自己也承认了,当时真的没想到会把夏寒洛同学伤得那么重。所以这次的事情真的只是次意外事件,是我们大家都不想看到的。”校长摆明了是在颠倒黑白。

  “校长!花美部把他开除出去是在行凶之后吧?这怎么能算是个人行为呢?”

  “颜晓筱同学,其实很多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么单纯。我们学校在整个花町市是很有威望的。请你替学校的名誉考虑,不要说些无中生有的话,以免造成不良的影响。”刚刚还脸微笑的校长见我固执的和他争辩,于是换上了另副嘴脸,严肃的对我说着,目光中还流露出警告的神色。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敲门声,随后昨天出现的那个助理缓缓走进来:“校长,有份文件请你签收下。”

  “好的。”校长接过文件放在桌子上,熟练的在最下面签上自己的名字。

  当单个漂亮的字闪进我的视线时,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北如雪”,那么北影萱就是她的

  助理走出去之后,北校长再次郑重地同我说道:“颜晓筱同学,我翻过你的档案了。你是今年新生中成绩最好的名。我很感谢你对花间学园的信任和支持。不过考虑到你的情况特殊,我可以给你个更好的机会。如果你在家下来的集中考试中取得年级第的成绩,我会特批你到更好的学校里去!并且提供全额奖学金!”

  更好的学校?花间学院不是花町市里最响当当的学校了吗?还有那里比这里更好?与其说是为我提供个机会,不如说是在威胁我吧。因为夏学长到目前为止都没有醒过来,而我是这次事件中唯的当事人了。想必在家下来的时间里警察还回来向我了解情况,他是希望用这个作为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