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张岚不堪二名好友上下其手的搔痒,笑得花枝乱颤,披头散发,瘫在地板蹶不起。

  「你招不招?」惠菱拚命地搔著张岚的胳肢窝。

  「好好,你们停,哈哈」张岚的尾音,随著笑声消失。

  「啊!救命,惠菱救救我。」张岚配合著小曼,扮演被害者的角色。

  「你们两个别闹了。」惠菱站在旁观战。

  躺在地上扭成团的两个女人,互相交换个眼神,有志同地齐向惠菱伸出手,拉她加入战局,场激烈的嬉闹过后,三人排排躺在地毯上喘气。

  「小曼,你最坏了。」惠菱很少疯的失去端庄。

  「对,我最坏了,把美丽的头发给弄拧,我真是该死。」小曼趁著惠菱无还手的力气,更加坏心地拨乱惠菱好不容易才梳顺的头发。

  室内的灯光,好像变暗了,突然三人的头顶上,传来「你们玩叠叠乐吗?我也来参加如何?」

  「雷恩!?」三人同时尖叫。

  害羞内向的惠菱,想到被小曼拨乱的头发,随即红著脸飞奔上楼。

  「你真的是雷恩?你干嘛突然转性,变得这么幽默诙谐,该不会是被小曼传染的吧!」张岚怀疑地问道。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幽默又不是什么致命的传染病,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小曼马上得理不饶人。

  「对,不是传染病,但是会吓坏我们脆弱的心脏,而且我已经习惯他的酷样,你把他改造的有点讨人厌。」张岚的爱慕之情,在这刻终告瓦解,毕竟她无法改变雷恩是事实,而小曼却轻而易举的办到了。

  话才说完,张岚就继惠菱上楼。

  「看吧!都是你的错。」小曼还躺在地毯上不肯起来。

  「没关系,两人也能玩叠叠乐。」雷恩当真叠躺在小曼之上,虽以手肘撑起上半身,但全身几乎是密密地覆上小曼。

  「男女授受不亲,你快起来。」小曼满脸通红地挣扎著。

  「再等下。」雷恩缓缓盖住小曼冻僵的红唇,光看它们在眼前张合,就能挑燃他两膝间的欲火。

  他的吻慢慢由浅转深由温柔转为炽热,两人的双唇难分难舍。

  「咳咳,你们要不要来点蕃薯补充体力后再继续。」张岚好整以暇地端坐在沙发上吃著烤蕃薯,顺道观赏这场免费的热吻秀。

  「张岚!?」小曼惊叫,她刚刚忘形地享受雷恩的吻,竟未察觉到张岚的出现,倏地又脸红心跳加速,迅速地挣脱雷恩的怀抱,起身整理早乱成团的衣服。

  「惠菱,你可以出来了,他们现在没有演出限制级的床戏。」张岚朝楼梯口叫道。

  我的佛祖啊,连惠菱也看到,她的世清誉全毁了。

  回头看看引入犯罪的男人,他脸怡然自得地端坐在地毯上,甚至是面对这种尴尬的情况,雷恩的气势依然没有折损半分。

  由楼梯口探出颗头颅,不用看也知道除了惠菱还有谁?

  「放心,出来啦!我们又不会吃人。」小曼倒是恢复的很快,脸上的红潮已退的差不多。

  「烤好的蕃薯呢?」小曼这时才想起她的蕃薯。

  坐在沙发上享用她的蕃薯,对小曼的疑问,张岚有搭没搭地回答:「要吃自己去火炉里翻。」

  小曼早该知道会是这个答案,张岚是除了客人以外,少有为人服务的善举,

  「我来好了。」惠菱自告奋勇。

  「让你来!?我又不是想吃『蕃薯签』,还是我自己来好了。」小曼领教过惠菱在灰烬中找蕃薯的技术,用惨不忍睹形容已算是好的。

  四人中,雷恩完全没有进入状况,抓不到小曼话中有话的意思,就他所知道的惠菱,是个非常细心有耐性的女孩,又是个名厨师,这等简单翻找蕃薯的小事,岂有难倒她的道理。

  「你别看惠菱副贤慧模样,翻起蕃薯来,根本没有技巧,而且又不准我们直接拨开皮来吃,非要用刀子削皮不可,等条蕃薯到手里时,只剩手指般大。」张岚边为雷恩解释,边嘲笑惠菱的功夫,尚有余力咀嚼口中的蕃薯。

  「张岚,不准你再说了。」惠菱真的生气了。

  就在张岚和惠菱争辩的片刻,小曼已翻出大篮热腾腾的蕃薯。

  「你们别吵了,赶快趁热吃。」在桌上铺上干净的桌巾后,小曼递给大家烫手的小蕃薯。

  抱住冷得直打抖颤的身体,吹著手中热呼呼的蕃薯,仿佛又回到三人同住的宿舍,窝在起抢东西吃的快乐时光。

  bbb2bbb2bbb2

  「雷恩,看不出你挺会烤蕃薯的。」张岚得了便宜还卖乖。

  「是大师我教的好。」小曼不是自夸,她烤蕃薯的技术可不是盖的棒。

  「才怪!」张岚小小声地说道。

  第九章

  盛大的香摩妮古堡餐厅开幕酒会,衣香鬓影之间,会场到处可见莅临的名人绅士。

  酒会开幕的剪彩仪式,订于十点整准时举行,就在仪式开始的前刻,宽敞的大厅回梯,同出现三朵耀眼的东方之花,个个娇艳动人,顿时成为来宾们注目的焦点。

  袭紧身红衣,托出张岚婀娜丰满的身材,直教男人窒息喷火。

  惠菱刚好穿著与菱角同色的淡紫色洋装,羞羞涩涩地低著头不敢视人,自成股香甜稚嫩的气质。

  最后出现在会场的小曼,是袭白色纺雪纱,飘逸出尘,让与会的人士目瞪口呆,不信眼前的丽人竟是真实的人物。标致粉嫩的鹅蛋脸上,有双法国人罕见的单凤眼,使小曼更显稀奇玲珑。

  从三人到场的那刻起,她们即被惊艳的人们团团围住。

  剪彩仪式很快地进行完毕。

  「谢谢各位今天拨空莅临香摩妮古堡餐厅的开幕,请尽情地享用桌上的点心。」张岚宣布品尝酒会正式开始。

  眼看担任女主人的张岚忙碌地穿梭在会场招呼,高超的交际手腕使她再度活跃起来,能在自己喜欢的拿手工作中游走,不仅使张岚活力四射,更是她生命快乐的泉源。

  「小曼,我想上楼去。」惠菱拉拉小曼的衣角,迫切地想要离开人群。

  「别怕生,我们先到外头透口气。」小曼也不喜欢这种应酬不断的场合,但为了帮惠菱克服内向的个性,鼓励她多多与人接触,小曼只好勉为其难地加入这场酒会。

  「嗯!」惠菱死盯著地面,不敢抬起头来看看那些与她擦肩而过的人,不然,她会收到许多爱慕者爱怜的眼光。

  「没事的,你别老低著头,活像个可怜的媳妇。」小曼捏著惠菱小巧的尖下巴,将它抬起来与自己平视。

  「好嘛!可是你要答应我,别丢下我个人。」惠菱环顾前院,发现几乎大部分的人,皆因天气寒冷而待在室内,这使得她较为自在。

  「放心,我才舍不得丢下你。」小曼按下心中的焦虑,放声大笑,看来惠菱要改掉性格上的缺陷,绝不是朝夕能达成的。

  「外面气温低,小心著凉。」随著这句关心的话,件黑色外套落在小曼的肩头。

  「雷恩,你什么时候来的?」小曼来不及掩饰,自然地流露出惊喜,才四天没见,她竟怀念起雷恩在身边的日子。

  「刚到。」雷恩还未曾进餐厅,看见小曼,他就忘了今天来的主要目的。

  情人眼里容不下粒沙,雷恩眼中只有小曼,就连难得打扮得如此盛装的惠菱站在他的面前,雷恩看都不看她眼,只顾著小曼穿得太薄会著凉,惠菱不想打扰他们,提起裙角沿著古堡绕道而行。

  「带你去看样东西。」雷恩不想让小曼进屋,想必在剪彩时,小曼已经风靡全场了,接下来他要独占她。

  「现在!?不行。」小曼这才想起她的任务,如果她偷溜出去,张岚绝不会放过她的。

  刚刚雷恩说的是直达句,而不是问句,所以在小曼推拖之时,雷恩已将她塞进他的房车座椅中,并为她系好安全带,接著绕过车子,坐进驾驶座开车奔驰而去。

  她怎么老忘了雷恩的霸道,遇上这样的男人,她便失去发表意见的余地,总是被他牵著鼻子走。

  奇怪!这次她居然点也不生气,心里还有点乐!?

  「到底要去看什么东西?」小曼转身面向正专心驾车的雷恩问道。

  表面上雷恩是很专心,其实他内心激动的很,因为他要带小曼去的地方,关系到他们的未来,「到了以后,你自然就知道。」

  「对了,你下星期三有空吗?」小曼在法国境内能信任的人只剩他了。

  雷恩狐疑小曼的动机,挑层问道:「你有事?」

  短短相处了二星期多的日子,他对小曼未出口的事已经有个大略的了解,她不外乎是想回台湾,又因张岚不放人,只好使出偷跑的下下策。

  「嗯!这有点难启口,不过,你得先答应我件事。」她能不能回台湾,就全看雷恩答不答应。

  「说吧!」雷恩早心里有数。

  「你绝不能对张岚透露个字,」小曼得到雷恩点头同意后,才接著开口,「我已经订到机位,难就难在如何从张岚的鹰眼监视下消失,我左思右想,只有你能办到。」

  真是讽刺,他才是巴不得小曼永远留在法国的人,而小曼却要求他的帮忙,使她能顺利地回台湾。

  「你能帮我吗?」小曼看著雷恩又皱起眉来,好像很伤脑筋的样子。

  「好,你先把护照交给我,我去帮你拿机票,这样张岚就不会疑心了。」雷恩考虑了许久才答应小曼的要求。

  这个男人除了有点霸道外,实在太完美了,连这点琐事都帮她想得如此周全。

  「太感谢你了。」小曼推翻在牧场及白朗峰时,对他加诸的切不良评语。

  可能是心中不再存有对他的偏见,连带的更能看清他的优点。

  雷恩开车和驾驶小飞机样平稳安全,上回坐张岚的飞车,颠得手脚发软,头昏脑涨,同样的路,由雷恩驾驶起来,有如走在平坦的柏油路上。

  「到了。」雷恩指著杂草丛生的地方。

  「不会吧!你带我来抓爬虫类生物吗?我先声明,蛇我是不怕,可也不喜欢它。」很难想像雷恩会是个喜欢恶作剧的男人。

  「小心点,跟著我走。」雷恩牵著小曼的手,踩过杂草。

  「这是什么?」小曼看到地上钉著根根的小木桩,桩与桩之间连接彩色的胶绳,形成奇形怪状的图案。

  「这是大门,请进。」雷恩走进堆乱绳后,邀请小曼起来。

  「原来如此。」好玩!很像她小时候常玩的扮家家酒游戏。

  「在你的左手边,是间大小适中的厨房,厨房的门,正对著小孩的游戏室,这样女主人才能在厨房做菜时,也能看顾小孩。」雷恩有意提醒小曼,他们将生堆的孩子。

  「既是如此,建议你这扇门最好使用日式拉门,不占空间又不怕风吹,很适合装在有小孩的家庭。」小曼热心的提议给雷恩参考。

  「再来就是客厅。」雷恩踏入用红线圈住的空间。

  「真大,有没有落地窗?」小曼环顾整个客厅的面积,少说也有二十坪。

  「当然有,面东的那面全部都是。」雷恩喜欢早起床后,整个房子都沐浴在阳光的照射下,光线充足,室内就会温暖怡人。

  「这间是女孩房,对不对?」小曼移动脚步到正对著客厅的线圈,想起雷恩在里昂的沙兰姆工地曾送她的那张草图。「隔壁定是男孩房了。」

  「不对,隔壁是间小书房,然后才是男孩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