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毅夫,快跑!快跑」

  童毅夫没有跑。

  事实上,他不仅没乘机夺门而出求救,连适才受人重击的背似乎也不痛了,他直挺挺地立在原地,不可思议地瞪着几乎整个人挂在外国男人身上的颜愉欢。

  「!」外国男人狠骂了声,终于挣开束缚,颜愉欢被甩到旁。

  他举枪对准童毅夫的胸膛,还来不及动作,颜愉欢小小的身子竟然从侧边猛撞了过来。

  「毅夫,快跑啦!」

  「欢欢」

  情况紧张万分,颜愉欢耳中嗡嗡乱响,根本没听见童毅夫那声动情的歎息。

  她咬紧牙,死命抱住外国男人的手臂,但男女的力气毕竟有所差距,对方用力甩,眨眼间,她又被抛飞出去。

  「喔」她拧眉闷哼,后脑杓狠狠撞上墙壁,痛得她眼冒金星。

  「欢欢!」直旁观着的童毅夫终于如梦初醒般惊跳起来,焦急唤着,衝过去扶住她贴壁缓缓滑落的身躯。

  老天,她后脑流血了!

  血丝随着她滑坐下来的动作清楚印在墙壁上,童毅夫脸色瞬间惨白,赶紧将她拥进怀裏察看她的伤。

  「快快跑危险危险我不准你走,不准你跟他走」颜愉欢虚弱地眨眨眼,看到的却是片模糊。

  她有些想吐,似乎听见熟悉的声音在耳边焦急低吼,心纠结起来,好痛为着那男人心痛

  下秒,她双眸轻合,在童毅夫怀中失去意识。

  「该死的!你伤了她!」童毅夫衝着持枪的外国男人狂叫。

  后者此时好无辜地垂着眉,合起张成「」型的嘴巴,将那把根本没装子弹的手枪收到腰间的皮套裏,双手无奈地摊。

  「别火了,以我挂牌帮人看病那么多年的经验,你还是快点把怀裏的东方美人抱到床上,我来帮她止血。」

  ***

  童毅夫终于尝到自导自演这出「闹剧」所带来的苦头了。

  事实上,外国男人全名萨克瓦?奥兰迪斯,有四分之三的巴西血统和四分之的墨西哥血统,是童毅夫的大学同学,交情向不错,他在天堂岛的闹区有栋规模不算小的诊所,什么科都看,连妇产科也挺拿手的。

  在阵忙碌过后,萨克瓦在苏珊娜狐疑的注视下匆匆离开,卧房裏恢復宁静,童毅夫坐在床边,定定地凝视着合眼侧睡的颜愉欢。

  她后脑杓包着纱布,虽然经过处理证实是轻伤,他却自责得要命,也心疼得要命;另方面,灵魂深处却跃出点点喜悦,充满着他的胸腔,在裏边鼓噪着舞动着呐喊着──

  他的原意仅是想要试探她的感情真假,没想到结果比他期望得还要教人惊讶,多出了这么多。

  这辈子,他绝不会忘记她奋不顾身扑向那把枪急着要他跑的那幕。

  他明白自己的行为跟「光明正大」完全牵扯不上,他算是欺骗了她,还害她为他受伤。

  可是,他心中却是狂喜的,那感动在他血液裏流窜,他的爱和执着已得到她的回应,这切如此珍贵,他会永远珍惜。

  「欢欢,别睡了,醒来好吗?我有好多话想告诉妳,欢欢」

  他俯身轻吻她的唇,舌温柔无比地逗弄着,轻扫她的贝齿和软唇,吻得她不醒来都不成。

  「嗯」瑰唇逸出细细软软的嘤咛。

  「欢欢」他深入她的小嘴,眷恋爱怜地呵疼着她。

  颜愉欢下意识回应着童毅夫的温柔,那熟悉的男性气息带来安全感,将她微颤的身躯团团包裹,颗心不再彷徨不安。

  「毅夫」她的馨香亦落进他口中,轻轻缠绵。

  「我在这裏,别怕没事了」

  猛然间,脑中闪过片断画面,颜愉欢整个人惊醒过来,迅速地抓住童毅夫的肩膀,眼睛瞠得又圆又大,余悸犹存。

  「毅夫,那个人他他」她喘息着,小脸苍白,眸光上上下下地在他脸上身上搜寻。

  「他没对你怎样吧?你没有受伤对不对?你的背没事吗?让我看看

章节目录